專題: 法律

香港各行各業的市民,由機場保安、空姐地勤、警員甚至法庭人員以及法官,竟浪費無數時間與精力,浪費納稅人的金錢來處理這些不知所謂的劣行──自己護照冇續期,上唔到飛機竟發洩在無辜的人身上,打人發爛渣,然後死不認錯,反咬一口──連法官都咬,事實是這些人的所作所為,令香港人感到厭惡之極,還是香港人「歧視」他們呢?

話說錯了,得企定。前文對公眾地方與私人地方所提及的論據,幸得網民提醒,始察失誤。然而,翻查法律條文與字典,及詢問專業人士之後,砂糖以為自己的結論依然無錯,儘管理由得換別個。說在前頭,永遠十七歲的砂糖十七年來只陪人去過一次CW和一次城大秋祭,並不熟悉同人界的事情。然而,正因砂糖不懂本身圍內的定義,才更可以用公眾的立場去說話。

翻查過電影、報刊及物品管理辦事處的網頁,砂糖認為,此部門基本上並非執法機關,能做的唯有向淫褻物品審裁署提交物品要求評級。也就是說,任得此部門的人如何巡視,也看不出甚麼門路,除非轉介警方調查及跟進。

有關新移民家庭團聚之權利,可見於《歐洲人權公約》第8章第1段:”Everyone has the right to respect for his private and family life, his home and his correspondence.“ 同一章的第二段則表明,這權利是有限制的:這限制必需有法律基礎、民主基礎,和合符公眾利益。

歧視,沒那麼簡單

  批評就能以言入罪? 有人早已屢見不鮮一而再,再而三的指他們所作的只是單純的批評,而不是歧視。其實 […]

被問到如何篩選有不安全性行為的異性戀時,他(李卓廣)認為「唔需要加入呢啲問題」。我不明白李卓廣如何得出「不論安全與否的男同同性行為都要被篩選及禁止,但即使曾有不安全性行為的異性戀就不需要被篩選」,因為這種說法無疑是自相矛盾以及沒有足夠科學根據的。但令人震驚的答案在後面,至於現時空窗期已由3個月縮短至12天,為何不能在捐血後透過測試篩走問題血液,李回答:「雖然有準確(12天核酸測試),但我哋呢度係捐血唔係驗血,冇理由個個嚟到都幫佢驗。」

在法庭上,我引用了美國黑豹黨(Black Panther Party) 反抗警察暴行的精神,Malcolm X 的用一切可行的方式進行抗爭(By any means necessary)。在香港的主流民主派高喊和平抗爭的同時,其實和平一直都沒有存在過,當權者的暴力一直都在繼續發生,二十多年來從無間斷。引起共鳴及道德的感召不一定是和平抗爭的專利,就正如我在陳詞中指出:「面對中共一黨暴政、六四大屠殺、李旺陽被謀殺,我們的反抗行為只是必然的後果。我們在傳統思想上被認為不合理的行為,只是暴政下必然的副產品,就正如黑人民權領袖Malcolm X所說的 By-products。一切責任在於當權者,我們沒有義務和責任為當權者的副產品作出任何解釋。」

高登討論區向來是積極參與公共事務討論的網絡平台。六月中,高登發生大規模封鎖用戶事件。高登解釋封鎖用戶帳戶,是因為「伺服器累積一些涉及誹謗的內容」,「避免小部份人士使用同一帳戶重複發表誹謗言論」及「有會員刻意引導不知情會員以誹謗言辭回應」等等。到底國際人權如何理解言論自由?此文將從聯合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略談言論表達自由國際標準。

老老實實,作為新世紀鍵盤戰士,平時好小睇電視,但或多或小食飯時都會垃倒,有時甚至是那些永遠唔會有人睇的電視台節目;話說記得某集《我要做特首n》裡胡恩威將香港盛行二次創作的現像解讀為特區政府對「正常」藝術活動支援的不足的非正常現像,其實好鬼好笑。

多年有一部日劇《龍櫻》(台灣改成《東大特訓班》),這部是描述一位櫻木建二從律師轉當老師,並要將被稱為「笨蛋高中」的私立龍山高中,改造成每年有超過100人以上考東京大學的明星高中,該劇除了講述部分的考試技巧外,也描述這一群高中生的成長過程,其中,有一幕:社會中的法律絕大多都是聰明人制定的,這些人為了自己方便,所以制定符合他們的法律,稅金、退休金、健保等都是,而這些聰明人故意把這些法律搞得很難理解,設下一個大圈套,讓從不關心、冷漠不想理解、頭腦不好的人的口袋撈錢,而光會抱怨和嫌麻煩的人,一輩子被騙、被迫付出更多的代價。

選擇性不執法已損害法治

兩天前筆者從蘋果日報網頁看到一則有關香港青年關愛協會banner的新聞,新聞中的一段內容,觸動了筆者的神經:『另一青年李先生也曾作投訴,警方卻回覆指,「話律政司落咗order(指示),唔做得」,原因是橫額屬於法輪功與青關會的政治抗爭,警方不適宜參與。』當我看見律政司指示「唔做得」的理據時,我感到十分訝異。如果事件涉及兩個團體間的「政治抗爭」是警方不執法的合理理由,那麼按此邏輯,社運人士堵馬路,警方又是否應該「因事件涉及社運團體和政府/建制派間的政治抗爭」而不執法?這個邏輯明顯是荒謬的!

最近要求香港立檔案法之聲又起,自 2011 年起,已斷斷續續說了幾年。多得前署理檔案處處長朱福強(很可惜從來未正式坐正),公眾對這方面的關注和了解多了。現在退休法官也加入這個行列,立檔案法對香港社會確實是有利無害,看不到反對的理由。政府推搪,只能猜測主要是源於政治原因。然而即使立了檔案法,以現今政府的管理思維,只怕亦徒具其形。終究「法」只是一個最基本的準則,一條界線,行政操作上有太多的手法可以蒙混過關,尤其是香港式的 New Public Management 之下。

燒國旗,so what?

至於國旗神聖不可侵犯這點,亦是經不起辯證的。法庭認為國旗代表國家統一及領土完整,因此要保護它免於侮辱,我倒想問一下,香港哪條法例要求我們維護國家統一?廿三條通過了嗎?將保護國家統一及領土完整視為一個合法目的,本身就是非常可笑。有人說,由於國旗代表國家統一和民族團結,所以不可隨便褻瀆。美國大法官William J. Brennan, Jr.的判詞就是最好的解答:「政府不能僅僅因為一個思想被社會視作冒犯,不能接受,就禁止人們表達這種思想。對此原則,我們不承認有任何例外,即使被冒犯的是我們的國旗。」

人類劣質食品史

歐洲人有這樣的制度,為何大陸沒有? 200-300年前的歐洲人,每天就是食有毒食品長大,情況同現在的大陸差不多,為何歐洲人能改變,大陸人不能?歐洲人定立法律,大家嚴守這個遊戲。而大陸,難道沒有法律嗎?中共也成立了食品安全委員會,由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領導,他說過:攻堅克難,深入持久推進食品安全,重點整治。上月底還開會,有用嗎?

我本身無意為時代論壇的文章寫什麼,因為我不是教徒,直到看見這一篇《保護家庭,保護孩子,天經地義──社會大眾豈能一知半解支持立法?》。其中內文涉及的宗教觀點恕不討論;惟談及「一、立性傾向歧視立的禍患」時,此文作者涉及了大量的法律謬誤,故此才特以反駁。為了不讓並些混淆視聽的人繼續胡言亂語,我文中的法律觀點將會以香港大學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香港教會面對反性傾向歧視立法的策略》一文作基礎。

明顯地,上訴委員會要求一個比林法官「更高要求」的取態,是源於他們的印象 - 而這是錯誤的 -即如果按第 26 條的理由成功提出選舉呈請,就必然會「構成一項刑事指控」。如此一來,上訴委員會頒下的判斷準則,應該是「能否達到與刑事準則一致的舉證準則,以證明有關字句,按照其自然及通常字義,構成虛假達關鍵程度或具誤導性達關鍵程度的陳述,而陳述目的屬法例所提述的特定目的,且沒有合理理由相信陳述屬於真確。」很遺憾地,這表述相當啟人疑竇。第 26 條是選舉呈請的理由,上訴委員會卻直接將它挪移為刑事檢控的理由。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