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法治

香港勝在有 ICAC ?

自回歸以來,廉署「出位」的調查手法已屢遭人詬病。2009年廉署人員於調查窩輪天王吳鎮濤造市案時,涉嫌教唆污點證人張青浩作假口供,企圖妨礙司法公正。結果數名廉署人員被裁定妨礙司法公正及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名成立,其中的總調查主任成為廉政公署成立以來最高級的人員被判罪法辦。事件中顯示廉署在調查過程中「密密實實」的傳統文化缺乏有效監察而引發濫用權力的疑慮。同時,公眾亦關注廉署調查關於前特首曾蔭權的貪腐指控以及現任特首梁政英於競選特首期間與劉夢熊有關於賄選的案件是否能夠不偏不倚,而調查的結果又是否能夠如實向公衆交待。以上的種種疑問的指向已不再是何人沾污了廉署的聲譽,而是我們該如何在體制上保障廉署繼續公平公正地為香港整體社會服務?

如果「中央執意斷水斷糧」要求香港人不再「抗拒干預」,請把香港「驅逐出境」。讓港人完全過渡到「新加坡模式」去。

新加坡模式說到了底,就是和美國一樣,「搞獨立」噢。

各位,既然發夢冇咁早、也沒興趣搞港獨,也又請大家繼續上網打機,不要過問政治啦。

而各位中央大員,也別來發此春秋大夢,請勿以中央意旨、人力物力和時間,企圖或意圖誘使或鼓勵或迫使本港無知少年向新加坡學習「搞獨立」。

習近平時代來臨

中國的經濟火車頭無疑是一直開著而且有能力去良好運行,然而倘若如高鐵般撞毀才是最讓人擔心。習近平的未來十年時代正式降臨,他要面對不是什麼如何再起經濟起飛,而是如何把這列火車運行在正常的路軌上,現在這條路軌就是極之不正常,由內部到外部都要面對困局。

古思堯與Hugh Jackman

其實我並不支持社民連,古思堯和阿牛的論述水平實在太低,有勇無謀,但問題不在於他們是誰,而是法律本應不論政治立場,一視同仁。香港人都現在都覺得法官的判決一定是公正的,戴起個假髮就是正義的朋友,但一連串的裁決,說明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這支歌,在香港已播完!換個身份,愛港力成員打記者,罰款1500,長毛被土共阿伯箍頸,人證物證俱在,警方都不起訴,香港警察變了質,法律面前不是人人平等!

在中國面前,我們的「所謂」特首屈就迎合,甚至幫忙破壞香港的核心價值!一邊,卻在跟香港人談「中心」、「樞紐」,利用大眾恐懼「邊緣化」的心態,轉移視線。他說「 這成功故事,無論如何困難,我們必須寫下去。在高度競爭的國際環境中,停滯就是落後,落後就被淘汰。」,他告訴香港人要防止被「邊緣化」就要錢、就要發展、就要堆土式地發展。他卻沒告訴香港人,正正是香港這種「邊緣」,不願染紅,維持著自由和法治,才讓外商放心投資,專才來港發展,才有香港國際中心的一日?沒有,只是玩著偷換概念的把戲,把重點由「核心價值」轉移到「邊緣化的恐佈」。

危險的破壞社會安全秩序

香港有遊行集會的自由,同時我們也有法律去限制我們的權利與義務。法律的制約正正是告訴我們,權利、自由不是無限大,我們自己要有控制,要遵守法律。但是當政府及警方沒有清楚界定何謂「破壞社會安全秩序」這種所謂的「社會整體利益」時,是否我們便要容許警方無限制地把香港人的遊行集會自由變成需要警方採取行動的「破壞社會秩序」、「破壞社會整體利益」呢?

對捍衛法治的無力感,是大多港人的死穴。筆者樂觀相信,大多數港人心底裡都是支持民主,支持普選的。可是,實際上,隨著香港與內地關係越來越密切,港人好像再望不見民主的彼岸。法治的作用是保障人們免受恐懼,不過由於法治屢次受到衝擊,港人的無力感和危機感同時增加,安全感亦大幅降低。某部分人索性不理社會事務,只顧個人利益,甘願做「經濟動物」。倘若這股沉重和無奈的無力感在社會上進一步蔓延,後果將會是中央對香港法治的進一步蹂躪、踐踏。

公正何價?

食環署職員拘捕街頭擺賣的雞蛋仔檔主,並充公其「搵食架生」與財物,並與檔主夫婦肢體碰撞。其間職員一句「無牌賣嘢係咁嘎啦」,聽著似有道理,但將心比己,即感受到他們表面上維持公正,實際言行舉措卻涼薄不已。香港市民普遍對所謂無牌小販並無惡感,而小販亦會自覺地避免阻路、滋擾民宅,本來相安無事。若有小販被捕,不少民眾亦會代為求情,而法官亦有就此從輕發落。食環署厲行執法,市民不僅毫不欣賞其效率,反而同情涉事檔主。

功能組別 萬惡之首

剛過去的星期四,立法會會議繼續辯論議員議案,公民黨法律界議員郭榮鏗動議促請政府「捍衛法治和司法獨立」。郭議員的動議措辭如下:本會促請政府維護一國兩制,捍衛香港的法治精神、法律制度和司法獨立。這個「阿媽是女人的道理」議員們應該贊成吧?但夜晚扭開 電視機,聽到曾主席又說:議案未經兩部份在席議員分別以過半數贊成,我宣布議案被否決。我立即愕了一愕,這個議案竟然遭到否決,真是荒天下之大謬!

如果特區政府一意孤行,悍然硬闖,像十年前那樣,提出危害人權的廿三條立法,例如在叛國、分裂國家、顛覆等罪中引入「嚴重非法手段」的提述,將和平集會示威等一概包括在內;對警方的搜查民居權力不減反增;撤銷政治罪行檢控時限;剝奪被告在公開法庭應訊的權利等等,民間原則將成為反擊當局圖謀的論述工具。然而,即使當局按兵不動,我們也不應疏忽大意,對現存相關立法同樣損害人權的事實,視而不見。

今晚,香港會點?

香港今日既問題,伏線早已係回歸前埋下。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只能怪香港受殖民地主義下既教育同政治制度下影響,政治意識向來普遍薄弱,又不乏討厭政治既犬儒主義者。至於社運界同泛民既多年黎既抗爭「成效 」,大家更加係有目共睹。老實講,聽日既遊行,參行得既,有邊個唔想CY落台,聽日立即普選?但係,真係,真係,真係,我完全諗唔到一個樂觀既理由。

共末日邂逅之道德淪亡

小時候,上一兩代洗腦把「香港人」定形,謂我們積極樂觀向上,靈活卻有規矩,謂不會灰, 生於世紀末,不信天書相信美麗的生活;此時此地,境況已去到市民不信任政府和警方,網絡上自告奮勇放蛇捉迷魂黨,靠自己保衛香港,還可憧憬生活?生於不義,焉能求活?

本會認為,法治精神為香港不容侵犯的核心價值,若其面臨挑戰,港人必須嚴陣以待。12 月 13 日,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指出,律政司於 12 日傍晚提交了外傭居港權上訴案 的書面陳述,並請求終審法院考慮尋求人大常委會澄清 1999 年釋法的效力。但因有關 案件仍在審理階段,該書面陳述文件未有公開,公眾只能從律政司司長約六分鐘的講話中,得悉有關梗概。本會認為,律政司必須盡快就以上質疑作出澄清,以免對法治做成無可彌補的傷害。 謹此希望能喚起市民大眾關注事態發展,共同表態捍衛香港真正核心價值。

由超英趕美到回頭比美

面對釋法,人大又不斷地對本港治律體系進行修改,這並不是一個好慣例。釋法是美名,命令才是真實,透過不斷的「管理」最後被同化,這種優勢隨之而煙消雲散,的確暴風雨並不是來臨,而是早已降臨。或者有朝一日報導不是描述中國,而是描述香港,說香港的法治制度和昔日美國開國時,相對地「開明」了。到時可謂「超英過美」了。

不論讀者對法輪功持有任何意見,但都容忍不了《香港關愛青年協會有限公司》,以「香港」、「關愛」及「青年」之名,用擾民方式去反對法輪功。可惜,特區政府15年來,養下一堆「唔做唔錯」的前線官僚及過份揣摩上意執法人員,以致行政效率低下及偏坦;法治不再,中國式人治劣根性慢慢滋生。原本小弟有很多更值得要寫的題目,亦先行擱置。希望花點時間,去分享一下,給「錫身」卻想做點事的香港人。

香港人的自由是誰賦予的?

依家舉下支旗,中共喉舌就已經接二連三發功。先有陳佐洱「心痛」,繼而Dreambear就話你別有用心。魯平都唔執輸,叫香港人一係愛黨愛國,一係滾回外國。到依家譚慧珠仲明刀明槍話比你知,冇基本法你唔會有自由。原來根據中共邏輯,「香港人係因為基本法,先會得到自由。如果中共當年寫基本法唔施捨比你地,你班港英餘孽邊似依家咁自由,舉枝殖民地旗出來都冇人拉你去勞改?」所謂嘅法治,到底係被乜野淩駕住,一目了然。咁又唔怪得譚慧珠呢粒真心膠嘅,一個由人治社會訓練出來嘅政治人物,永遠都唔會明白真正嘅法治係咩一回事。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