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法輪功

自從一月,我在崇光百貨的門前,於擁擠的人群中寸移的時候,我的目光都會被漫天的白旗蒙蔽,雙耳被一大堆音訊蹂躪。在混亂之中,我辛苦地摘取音節,看著白旗上血紅的字幕,再發揮一點想像,才能推算他們口中在喊的,應該包括「邪教」,「荼毒」以及「法輪功」等等。除此之外,我別無得著。因為當中有十幾個揚聲器,播放著三種語言,互相撞擊的聲音,像千萬隻碗碟同時粉碎一樣刺耳無比。多留一刻,我的雙耳便傷多一分;遲走一刻,我頭中劇痛也更深一層: 銅鑼灣變成了一個片刻不能留的地方。

以上片段是青年關愛協會成立不久後的響朵之作。事發於2012年落馬洲,青年關愛協會以一貫作風,拿出挑釁性旗幟遮擋法輪功標點,口頭辱罵,警方依舊懶得執法。最後更發現有在場有青關會成員持刀,並威嚇法輪功方面的記者,警方卻以持刀者沒有襲擊為由拒絕執法。這段片和遍街的青關會橫額一樣,睇過的人唔少,但幾乎無人理會。試問如果不是林老師一句WTF惹來五毛和自詡道德高尚者小題大做,則青關會打壓法輪功,警方執法不公,又有幾多香港巿民關注?

我忍不住質問警察,為何不阻止。其中一警察以囂張態度回答我,說每件事性質都不同,不能一概而論。我反駁問:「如果我喺你耳邊大嗌,你都會告我襲警啦,佢宜家喺人哋耳邊大嗌,咁都得?」另一較溫和的警察自知理虧,回答說:「如果佢再喺佢耳邊嗌,我哋會阻止。」我暫且相信他。過了一會,那頭目上前辱罵那三名警察,問他們為何容許法輪功「阻街」、「當街擺屍體」。我本來想沉默,但由於那頭目態度惡劣、橫蠻無理(雖然他罵的是警察),我實在忍不住,於是走上前與他理論。

攬炒是極殘忍

我討厭政治,也不知該要怎樣才可以拆下圍牆,還我街景。顯而易見攬炒是最容易的,可是這樣彩瀅卻心有不甘,覺得怎麼能夠給這種無賴手段求仁得仁。想要推倒圍牆,又明白圍牆推不緊,天光掛又生,更重要的還是被斷正,大大頂帽扣下來說刑事毀壞,又說是暴民沒有素質,反倒助了他們一把。(雖然人家確實沒有素質,只有素養。)又只不過,漠視他們,他們收不到效果,又會再三嘗試挑戰閣下的底線不停煽風但求點火,希望有人看不過眼向食環投訴,好等火百合開遍城牆之上,一把火將旗幟都燒得不生不滅,連法輪功也一併歸於塵土。

選擇性不執法已損害法治

兩天前筆者從蘋果日報網頁看到一則有關香港青年關愛協會banner的新聞,新聞中的一段內容,觸動了筆者的神經:『另一青年李先生也曾作投訴,警方卻回覆指,「話律政司落咗order(指示),唔做得」,原因是橫額屬於法輪功與青關會的政治抗爭,警方不適宜參與。』當我看見律政司指示「唔做得」的理據時,我感到十分訝異。如果事件涉及兩個團體間的「政治抗爭」是警方不執法的合理理由,那麼按此邏輯,社運人士堵馬路,警方又是否應該「因事件涉及社運團體和政府/建制派間的政治抗爭」而不執法?這個邏輯明顯是荒謬的!

官賊勾結

既然當今社會要與賊為伍,我就學做賊吧,sorry,官匪賊結是朝不保夕的,因為沒有制度,純靠奪權的江湖規矩,是一種你死我亡的模式,你看看王維基,他雖然號稱魔童,但從來不是反對派,魔在有少少創意,打破壟斷而已,但也因江湖大佬出爾反爾,搞到進退失據。我們一般人為搵食,入錯行,跟錯老細, 最多是賺少些錢,但官匪勾結的模式下,跟錯老細就家破人亡,權鬥的結果是可以令到前特首也無處容身的,學做賊又沒本錢,那就只有抗賊一個選擇。

在歐洲,意大利在墨索里尼的統領下,展開佔領埃塞俄比亞的戰爭,當時國聯雖然對意大利實施經濟制裁,但因為蘇伊士運河沒被封鎖、亦未有向意大利禁運石油,這些措施對抑止意大利行動近乎零作用;另一方面,希特拉在德國冒起後,迅即對周邊地區展開侵略行動,先後佔領了萊茵非武裝區及奧地利,又武裝干涉西班牙內戰,當時英法兩國持守著「綏靖政策」未有介入,直至德國入侵捷克斯洛伐克前,英國首相張伯倫才緊急召開英法德意四方會談,希特拉在會上作出「承諾」說在佔領捷克斯洛伐克後不再擴張後,英法兩國就很安心地把捷克斯洛伐克「移交」給德國;張伯倫回國後甚至作出了那著名的「我相信我們已獲取『一個時代的和平』」的演說

不論讀者對法輪功持有任何意見,但都容忍不了《香港關愛青年協會有限公司》,以「香港」、「關愛」及「青年」之名,用擾民方式去反對法輪功。可惜,特區政府15年來,養下一堆「唔做唔錯」的前線官僚及過份揣摩上意執法人員,以致行政效率低下及偏坦;法治不再,中國式人治劣根性慢慢滋生。原本小弟有很多更值得要寫的題目,亦先行擱置。希望花點時間,去分享一下,給「錫身」卻想做點事的香港人。

車輪大法好 退休保平安

.

三件事,或多或少都和基督教信仰拉上關係,但不幸地,三件都不是甚麼好人美事。三件事都反映出基督教有某一部份人的思想,和世界脫軌。支持以色列侵略、恐同、希望消滅法輪功,三者反映一種為我獨尊,絕不包容的世界觀。唯(他們版本的)基督教價值,才是世界的出路。他們理想中的世界,就是聖經字面上的世界:以色列會大復興,同志要死,神擊殺異教徒。他們的思維,比其他人慢了約 1000年。你不要以為沒有這些人,有,我肯定,而且大有人在。他們的世界大概只有一件事:傳福音。一定要把全世界 convert 成基督徒,然後世界末日 BBQ,他們上天堂,沒決志的,下地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