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泰國

桂河橋及中國遠征軍墓地

在刻上「孤軍墓」大門配有墓誌,也有淡淡的一句英文譯名“Chinese_Soldier_Monument”,一切是那麼的莊嚴,褪色的文字附有年代,告訴你這是異域的地方。大門旁樹立著斗大的字句寫上「中國遠征軍」再加上墓室的是個巨大的軍人形象頭像及頭盔正中有著國民黨青天白日的標誌,而「中華英烈浩氣長存」、「中國遠征軍功高如天」等斗大漢字提示旅客這裡有中國人長眠著。這處地方據說是一些泰國華僑集資建造的,是為重現中國遠征軍的無奈無助離鄉的形象,而網上資料更直說這個設計主題是「死不瞑目」,那個軍人一定要露出雙眼。

泰國中低層的生活體

泰國媒體報道,,名為iamgooodview的推特賬號上曝出,12月14日曼谷大皇宮壁畫前的一排柵欄被一群中國游客弄倒,幸好欄柵沒有倒向壁畫,造成損失。泰國工作人員了解狀況時,中國遊客大聲反駁,與工作人員爭吵。直到工作人員指出,現場有閉路電視監控,中國遊客才安靜下來。同時,我想起這篇文章。我的朋友,對中國人的印象,本來,是不錯的……

從檳城到曼谷:火車之旅

火車是個漫遊的好方法,很多朋友都笑我,搭飛機從檳城到曼谷一個小時就可以到,我卻寧願坐火車,要20多個小時。我倒覺得火車很舒服,一直在車上晃,思緒可以任意地飄浮。空間大,比飛機要舒服得多。

陳美故事讀後

小兒尚在襁褓,這陣子帶他四出拜年,親友例必無所不用其極地逗他,小兒一般也會咧嘴而笑,逗得一眾親友不亦樂乎,讓這苦悶的例行公事生色不少。然而,曾有一回小兒不願笑時,我有些焦躁,事後反省,那一刻的焦躁,實緣於自己把他當作取悅親友的工具,這才讓我猛然醒悟:不視他人為工具還易,不視子女為工具極難。父母在子女身上有頗大的權力,待小兒稍長,我會否為了面子,濫用這權力對之威迫利誘,無視其情感或意志?刻下也沒用十足的把握可以隨時勝過這考驗,惟有恆常警惕。我與太太也有協定,若他日見我如此傷害兒子,可立時面斥,我寧在人前丟臉也要保我兒健康。

泰國亂局對中國的影響

在世貿的多次談判之中,從來都是「農業補貼」成為最大的「障礙」。不過和泰國不一樣的地方在於:從來也沒有一個歐美國家的中產因為農民補貼的問題和政府大打出手,甚至要「改變一人一票」的投票方式來「另外找個平衡」。而更令人大跌眼鏡的,竟然是美女總理「忽然被刁難」的時間,正正就是她「找出了解決方案」之時!

解決方案是什麼? 就是找到另一個傻佬來「埋單」,不用泰國人自己找數。這個傻佬是誰? 中國是也。

【相片故事】癱瘓曼谷

泰國反對派月中開始「癱瘓曼谷」行動,向總理英祿施壓。今天,看守政府在曼谷及周邊地區實施緊急狀態令60天,應對暴力襲擊。

近日反政府示威中,外界關注泰王和軍方會否有所動作,嘗試居中調停。可是,泰王和軍方均沒有表態,泰王僅在其生日慶典中呼籲國民團結。筆者認為,這意味著泰王和軍方明白社會矛盾難以調和,胡亂介入難有成效,一旦未能調停只會削弱王室威信。泰王近年身體狀況欠佳,曾因肺炎入院,一旦駕崩,由名聲不佳的王儲哇集拉隆功繼位,會對王室造成極大衝擊,故泰王更須謹慎行事以保王室權威。軍方亦不願重蹈2006年政變的覆轍:政變雖可即時推翻現政府,但政治紛爭不會因而消弭,只會愈演愈烈;同時軍方出手將削弱議會權威,民主制度無法確立,遺禍無窮,軍方將背負罵名。當然,若然其後局勢再添變數,泰王和軍方會否出手就不得而知了。

今時今日我們仍在電視見到的各種「街頭衝突」,又是怎麼來的?要是「憲政民主」有用可取,為什麼泰國看起來還是「亂作一團」?而我們是否需要否定「普選」呢?老實講,假如大家心清眼亮,其實可以看得出一個走勢,就是泰國的「內鬥」其實「越來越靠譜」,並且在可見的將來,會逐步馴化為英國的「兩黨政治」,並逐漸進入正常的政黨輪替模式,出現真正的和平憲政。

泰國皇室慈善機構 The Prostheses Foundation of H.R.H. The Princess Mother 成立於1992年,志力為截肢者免費提供小腿義肢。機構用鋁罐拉環等再生材料,循環再造為成本低重量輕的義肢配件。透過市民及遊客的愛心支持,機構至今已造了超過22,500 個義肢,,服務逾19,400名截肢者。香港人向來樂善好施,網上有熱心人發起徵收拉環,待泰國親友來港時帶去泰國捐出。

即使大部分在港外傭受到法律保障,她們的處境依然十分脆弱 ;與身處其他地方的同胞一樣,逃不過被孤立的厄運。僱主違反勞工法例屢見不鮮,例如刻扣工資、不人道對待她們(例如以廁所作為外傭的房間)、要求工作超過十六小時、言語攻擊、性騷擾甚至性侵犯她們等。

最尊敬的父親,你聽到嗎?

你是六十年代成長的海外華僑,正如從未離開過印尼的二伯父說過「海外華人就像遊子,飄來蕩去,不知家在何處。」你們那一代年青人對於祖國充滿了遊子歸家的期盼,更何況你們是圍讀<紅岩>長大的一群,滿懷熱情欲以共產主義建設新中國。一九六六年,印尼政府拒共排華,你作為華僑中學學生會會長帶領華人學生走上街頭保護僑民,保護國旗。學生運動遭軍警鎮壓,你因而被捕入獄,在獄中遭虐打而不屈。同年被逐乘船歸國。我常想像廿歲出頭的你當年抵達祖國的港口時,是如何受到英雄式的歡迎:紅旗鋪天蓋地,口號震耳欲聾。是的,迎接你回來的正是那一個瘋狂的年代。

嘩!醜化泰國人的電影,在賈選凝筆下變成「爲歲末過于沉重的國産院綫帶來了通俗笑點,讓觀衆終于看到一套不那麽苦情陰霾的喜劇片」、《泰囧》結合風光片的類型組合,一樣作出了很好示範。」嘩!咁都得?醜化泰國人就係「通俗笑點」、「很好示範」?雙重標準到咁?咁都未算,呢句先嚇死你:「國産喜劇小品有可能創造的新格局『賀歲片』在國際化中顯現出更强的本土性。」 - 留意,本土性!大陸人就可以講本土性,就係值得支持的事,但係反過來香港人講「本土性」,賈選凝就大吵大鬧劣評仲要狂踩係垃圾,真係醜陋的中國人,一鋪現形。

我的外公是泰國華僑。因為這次事件觸發的排華浪潮,他回中國去。可是中國也不見得有甚麼好日子。在其他國家,有排華;回去中國,卻是紅色江山了。之後的政治動亂、飢荒、文革,總不能跟他們無關。幸好他死得早,我連他一眼都沒見過。但活在中國,死得早,也許是一件好事。

戴教授建議嘅其中一個條件,係一人被捕萬人自動投案。我先唔計差佬同用律政係唔係真係會告呢個問題,淨係呢一個門檻已經係違反香港人有事走佬嘅慣性。假設行動者唔走數的話,就係要所有參加者一齊去差館投案。由細到大俾老師教要「奉公守法」,到老豆老母就教你「生不入官門,死不入地獄」嘅香港人,又點樣因為「普選」呢個道德感召而去衝破呢塊膜呢?而且走數又唔會受到實質譴責,走數嘅誘因實在太大喇。

很多人都認識哲古華拉,因為他常常在「長毛」的汗衣上出現。到了古巴,哲古華拉的照片,頭像,畫像到處到是。你跟古巴人聊天,就會明白這個生在阿根廷的古巴革命英雄的崇高地位。他聰明,是醫學院的學生(是不是搞革命的都要學醫?)。他愛冒險,駕電單車遊南美洲。他愛寫作,寫了很多日記,現在都結集成書。他是個好領袖,攻下古巴中部的Santa Clara,是革命成功重要的一步。但最重要的是,他好帥!!!愛死這對耳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