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港女

品味比拼其實非常膚淺,藝術在某些場合或有等級之別,卻絕不適宜硬套成劃一的修養和社會地位指標,否則這跟幾十年前,舊派家長反對子女讀金庸小說沒分別。所謂品味金字塔,用來唬人可以,真心相信就on 9得要哭了,別笑,曾經見過某港女真心相信,只要讀過沙翁和Jane Austen,天下鴻文皆下品。

潛力股

股票價格可升亦可跌,背後也許有大戶操控;而男人的未來呢,就要看際遇。對,男人可能奮發向上,投入事業,但過往努力表現不等於將來收穫。幸運的,三十出頭事業有成;可是更多的,會在洪流中浮沉。若女方自覺不幸坐艇,訓身買了蟹貨,到那時候千萬不要怨,不要覺得選擇「錯」,更不要跟別人比較,因為這是個人選擇。也許男人有成就後,「有錢就身痕」,共不了富貴;也許是命是運,共了富貴後,礙於壓力,生活也未必如意。各有前因莫羡人。

港女變了,假以時日,或者我們會出一個言必名牌、金句滿瀉的王迪斯。港女站起來,不讓蔣薇的三言兩語專美——這是港女精神的異變。至於行為上的異變,就數到兩個報稱是港女的在台灣做租霸,一路下來,破壞旅館,癲癲喪喪,從北搞到南,最終在台南被台警拿下,聽來像共產黨「長征」,還要警察買雞排、給香煙。香港男女,何時變得如此彪悍?

明明只需要中五學歷忌政府助理文書主任 (ACO),成班大學畢業生走去面試,而政府又請渠地。結果? 咪做無兩三日就劈炮囉! 跟住又要再浪費公帑重新出廣告請人、面試。Who fuxking care ? 你同我交稅尐錢之嘛! 政府資源錯配,市民承受。私人機構都唔差好遠,大部分人都係over-qualified,根本無恁多位去容納高學歷忌人。個個返工都好似行屍走肉恁……

不敢做狂者,至少做狷者吧,不要因真心膠頂爛市營造的恐怖氣氛而變成驚弓之鳥,如雷兆恆君所說,如常生活,緊守崗位;當我們收到不公不義的指令時,即使未有伍珮瑩站出來的勇氣,仍然可以選擇不去認真執行。「你不能不開槍,但你可以選擇射不中。」前東德柏林守衛者費雪的名言,於我們身上仍然適用。我難以一一列舉各行各業每個位置,如何推卻不公義的指令而保自己不失,但我相信大部份崗位在「有做」、「完成」、「做得好」、「做到盡」之間永遠有很大空間,容許你hea做、交頹貨、射波,容許你有所不為。正如當年有兩位同學跟我一樣沒簽道歉卡;有前線港鐵員工,會對撒野的陸客說「我們沒有領導,只有制度」;宏利也始終有經紀不怕麻煩,把公司要求簽署的「特首愛國愛港意見書」直送垃圾筒。

假如每個人在自己的崗位上也有這種自覺,孤立那幾件沒有判斷能力的真心膠,阻止他們頂爛市,邪惡巨輪的運轉即使不能停止,也可以減緩,因為不論是多麼牢不可破的強權,還是要底層的你和我,去執行指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