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港鐵

話說大圍港鐵站東鐵線北行1號月台升降機要翻新,由2016年5月2號起封閉到6月中。於是不能用扶手電梯的老弱殘障、行李BB車,將會有一個半月時間失去通往1號月台的唯一路徑。

港鐵將「溜後」、「逆行」稱為「向下運行」,實在是語言偽術,淡化意外本質。

昨日下午6時25分,小弟於東鐵線火炭站D出口進站乘上行扶手電梯,當時正值放工時間,乘客眾多,電梯滿載。小弟踏上電梯上升約十餘米後,電梯「轟」一聲突然停頓。正以為有乘客誤觸緊急掣時,電梯竟轉向急速溜後!

「東西走廊」新建部分全長 11 km,列車離開大圍站 3 號月台後,會取道現時車廠範圍到顯徑站,再經有蓋高架車道,進入獅子山隧道;及後會抵達鑽石山站新建部分,而到啟德發展區,順路到宋皇臺、土瓜灣站,並於何文田站與「觀塘綫延綫」相交,最後駛至紅磡站高層月台。

對椅杖友來說,鐵路仍然是公共運輸之中最容易使用的,無論如何都帶來了便利。通車的第二天,小弟就到過堅尼地城站和香港大學站,作過初步的考察,主要集中在車站出口和車站設施兩方面。

上星期三早上發生了 「未雪」慘劇 後,我們更是遭動保人士的「關顧」,連日送來幾千個留言,實在應接不瑕,結果我們只好於緊接的星期六宣佈暫時休息,疲憊過後重新上路。其實,「未雪」慘劇並非陌生,2013 年曾有小貓不知何故在葵芳站路軌停留多日,險些遭路軌工程灼熟,我們曾試用港鐵內部渠道,令貓貓獲救,事後也表達了對動物闖入路軌處理手法的憂累,故這次再撰文時,標題故意呼應去年的文章。

正當苦惱的時候,我的眼神和平台上的一個姐姐交接了。她面帶微笑,向我伸出雙手。太好了,謝謝妳,可以幫一幫我爬上來嗎?我高度只差一點點,妳讓我借一借力就可以了。姐姐真仁慈啊,我滿懷感激地搖了搖捲起的尾巴。

關愛座的吊詭

早在關愛座出現前,讓座文化早已出現。那時人們都不會因為自己身坐關愛座之後猛然醒覺,「噢!我要讓座了,我座的是關愛座啊!婆婆來來來!」而是只要看見有有需要人士,就會自動自覺讓座,如同一種潛規則以至文化,好比日本地鐵車廂沒有人會坐車時大聲說話或講電話一樣。但是,關愛座出現反而讓人想起只有關愛座才會讓座,其他座位的人仿佛責任少了一重一樣?試問這樣的分別如何能把讓座文化推廣,反而只會把這文化局限在那四張塗上紫色的座位中。

車廂並不擠逼

每平方米可站立 6 名乘客的標準,係當年負責設計、興建地鐵的集體運輸臨時管理局(Mass Transit Railway Provisional Authority)而訂下的。英國的列車廠商,同樣以此標準為香港地鐵、九廣鐵路造車。結果,每個車廂容納了 312 個乘客後是為滿載,最高負載(Crush laden load)則為 450 人。而所謂「最高負載」,即 80 年代尾地鐵乘客互相推擠上車,令車門無法自動關上的情景。隨 90 年代中期起,商業區不再集中於上環至灣仔一帶,荃灣、港島、觀塘綫又分別在 96、97、98年更換訊號系統和購入少量新車廂,以及機場鐵路通車,即東涌綫將荃灣-美孚的乘客分流到經西隧過海,「最高負載」已不復見。

外遊韓國後再嘆家門不幸

先不要計香港人和強國人講嘢是否都太大聲,首爾地鐵較靜主要是少了一堆垃圾廣播,在月台等車時,地鐵站不會不斷播放一些阿媽是女人,“please hold the handrail” 的聲帶,也沒有發聲的電子燈箱,不停播放范冰冰或李冰冰的化妝品廣告。等車就是等車,乘客不是被逼接收消費訊息的羊牯,車廂到站時,會有一段音樂提示大家上車,上了車後,站與站之間,也會有廣播指示下一站的名稱,但聲量十分克制,不會吵到人心神不定,即使在行車時,首爾地鐵的聲浪也比香港地鐵低。

近年港鐵「年年加價,日日壞車」,加上訪港旅客數字創新高(2013年全年便達5,300萬人次,單計2014年2月份也有4.4百萬人次),這類「逼爆」場面經常在港鐵車廂、月台發生。原本受惠於鐵路的物業因交通不再方便,其升值潛力可能受到影響,這個危機以極度依賴鐵路的將軍澳區最為嚴重。

地名意譯的港鐵路線圖

香港地名的英文翻譯大多只是直接的音譯:如是者難讀的地名甚多,而且毫無意義。像「牛頭角」這樣好玩的地名,在英文中就完全消失了。此外,香港還有很多中英文名字由來沒有關係的地名…假若將地名意譯,香港的地鐵圖會是什麼樣子的呢?

既然港鐵只願意用錢來回應社會訴求,我認為政府應對港鐵在多次事故所帶來的社會損害和經濟損耗,施以經濟上的重罰:根據年報,港鐵2012年度的收益超過三百億港元。就算只罰扣一年的收益,港鐵最多只會發盈警而不會倒閉——令一家靠香港起家的鐵路機構被香港判罰,其世界聲譽定必直插谷底,其在外地持有的鐵路專利權隨時被當地政府質疑甚至收回——這對它來說是最大的生存威脅,也是逼使它把管理層的專注力放回改善鐵路營運的本份上。

吓?人面全非35年的港鐵

單看主題,真已經設計得不倫不類。人情事物本身就應該分為「人情」及「事物」兩個類別。可是,在宣傳字眼卻刻意玩字:「多年來連繫城市內嘅各樣人、情、事、物」。要知道人無情就只是一個軀殼,即等同吹氣公仔;而一件死物若「無事無幹」,根本就無記錄的價值。如此非人性化的思維,足可預期日後港鐵的服務水評。

一雞兩味的港鐵

以平面思維方式去提升效能已經過時。那個坐及企各佔幾多平方米之說,只應屬前朝的落後思考方法。今時今日,就連電視也3D,港鐵何不以三維空間去思考?現在港鐵車箱中,最浪費的不是人人手中的ipad或手機,而是頭頂的空間。於是,港鐵應推出「一箱兩層」計劃。只要把車箱分為上下兩層,就能即時提升足足100%載客容量!

為了讓更多大陸人可以來香港shopping、喧嘩,你們統統要讓路,連乘車都不可以坐。為了甚麼,就為了那兩三個巴仙的GDP,然後那些GDP的真相是少數財主地主零售商賺大錢,而我們全民付出代價。

頁 1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