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滅貧

由經濟學者Derek Headey新近發表的研究顯示,當窮困國家的食品價格上升,該國的極度貧窮人數會減少!研究以World Bank的國家貧窮估算數字,與及那些國家的本土食品價格變化﹙他以食品CPI對非食品CPI的比率估算﹚作Regression,結果顯示,貧窮人數對食品價格變動的Elasticity 為-0.32至-0.46。即是説如本土食品價格上升1%,平均而言該國的貧窮人口會隨之減少0.32至0.46%!

筆者並不是完全否定「將資源集中在最有需要的人」的原則,它聽起來好像很合理,但究竟何謂「最有需要」呢?梁振英強調這原則,其實即是意味著,政府將繼續使用「剩餘福利模式」(residual model)去制訂各項社會福利政策。「剩餘福利模式」的意識形態視社會問題的起因為個別人士本身的能力貧乏(例如家庭教育不足)或意識問題(例如懶惰)所造成。只有在市場失效時,政府才會作出補救性介入,社會福利只提供予「最不能自助者」,其他的個人或家庭都被鼓勵在私人市場上自行尋求滿足其需要的方法。

先前在一個座談會講起「中共最怕的是什麼?」,發覺原來香港的知識份子真的很井底,即使是主管意識形態的前線經辦人員如郝鐵川 (現任中聯辦宣傳文體部部長) 早年多篇文章都反映了這種「中共的憂患意識」,而香港人仍只是自滿於在西環門前叫囂的快感,而對於中共的「深層次恐懼」近乎全無認識。也又不必由我來講,自有書本可看。大家自己去理解評論吧。

早前忙裡偷閒去泡書,檢到一本差不又是被棄置一角的舊本,2005年由 Jeffrey Sachs 撰寫的 The End of Poverty。書名本來就很震撼,一介書生何來如此大口氣? 想把人類千百年來夢寐以求的理想一下子完成 ?但假如真的認識誰是 Sachs, 那倒又奇怪為什麼過了這麼多年,還要把題目寫得那麼「小家」,「只是」針對了貧窮的問題?

查實這個Sachs老兄,正正就是郝鐵川眼中視為搞垮蘇共的千古罪人:《震盪治療法》的始作俑者、在1989年替東歐國家「出謀獻策」的「那一位」美國經濟學家。

到底這位書呆子是否真的如郝鐵川所指,是美國中情局的臥底? 如果真的是,那麼中國的麻煩可大了,因為他到現在仍是聯合國的顧問,而且仍在全世界四處「作惡」:以「滅貧」的名義,將共產主義的地盤逐個剷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