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滬港通

恆指單日下跌290點,雷鼎鳴在10月3日指恆指每跌一點代表香港的名義財富蒸法十億港元,以此推算滬港通令香港消失了2900億港元。同樣地為了方便計算和免去爭拗,筆者照樣學雷鼎鳴教授把2900億打個五折,得出市場所估計滬港通對香港整體的損失達1450億,相當於每個香港人平均要承受20,700萬港元左右的損失,是港人平均月入$14,000的一點五倍。

滬港通所反映的思想盲點

不論從那一個角度來檢視滬港通,都是中國利用香港作為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的工具,誰靠誰? 這是再明顯不過。而查實香港作為中介,憑自己的辛勞來賺一點中介費用也不為過份。但滬港通的安排其實只能用「亂搞一通」來形容,但竟然在政策出了技術問題的時候,有人反過來含血噴人,指責香港是「大種乞兒」? 這就有點過份了吧。

皇恩浩蕩的北水南調?

對比港人和大陸投資者,誰有較大的誘恩做投資?你不是大戶的話,那唯有在資訊透明度高的環境和法規完善投資作是有較佳的保障,那麼很明顯是港股優於內地股市,因為大陸好公司都是紛紛來港上市,次一等的都只能在大陸,這樣優質資產便自然在香港,投資者理性底下便會作出最正常的做法。即使當年阿里巴巴不能在港投資也走美國而不讓回大陸上市,便是過中因由,而且在海外上市有利銀團貸款或者引入高質資金,這都是港股的優點。

沒有為下一代預留位置的香港

所謂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這些富二代雖然無法晉身金融界揸fit人,起碼生活無憂,創業轉型的故事包裝得漂亮,但背後已隱隱透出港青上位無望的事實,細心想想,香港近十年有沒有任何一個四、五十歲上下,在大財團裏位高權重的香港仔能教人有深刻印象?

中國的經濟動力,必須重視「自主增值」才能維持下去。否則在歐美各國重新工業化、以及產業智能化之後,再將低值附加工序搬到友好的第三世界國家,那麼中國將面臨「產業空洞化」的威脅。

滬港通與法治迷思

光是滬港通的運作,居然可以在法律真空的情況下「橫空出世」也又真夠你瞧了。而更加自添麻煩的,又是「中國優先」的歪理。法律就是建基於平等,沒有平等又何來法律?真搞笑。

是千禧年代初期在香港頗為流行的一款日本Flash小遊戲。此遊戲沒有三級成分,並曾經佔據《新線上遊戲地帶》熱門榜首位一段時間。玩法非常簡單,只要趁遊戲中的「中堅商社」老闆接聽電話時,按住滑鼠讓工作中的一對情侶持續偷吻,若老闆收線時被發現,遊戲即告結束。雖則遊戲因操作太簡單無聊,但遊戲進展的不確定性讓其好玩程度大增,成為了同學課餘話題之一。為便於融入最近話題,以下故事的舞台曾被筆者更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