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澳洲

蝗禍漫延墨爾本

筆者正身處澳洲墨爾本WORKING HOLIDAY,這是一個華洋雜處的大城市,CBD的唐人街聚集十九世紀中來澳洲定居的華人後裔(按:華人包括中國、香港和台灣人)。九十年代始,一些近郊地區如Box Hill、Doncaster、Glen Waverley逐漸發展成華人商業中心,自成一閣。

另有:荷蘭政壇最新海報fail: 「呢度落兩行Slogan」|澳洲發現巨型水母沖上岸 扁平直徑達1.5米|義大利右派推貝盧斯科尼女兒回朝?|加拿大廣告:冬季奧運總有一點GAY~|法政黨用HBO美劇主題廣告介紹候選人|

昆士蘭省 Queensland – 當地一名7歲女童寫信澳洲科學院,問科學家們能否發明「龍蛋」,並承諾會好好照顧它。然而科學院則在網站上回覆女童,表示他們自成立87年還未能發明龍蛋,對此表示歉意。

澳洲 - 避孕套電視廣告往往有一大禁忌,就是不能展示避孕套產品本身。但澳洲一間公司,乾脆叫演員現場「扑野」,聲稱要裸體親身試size,才知個套是否「啱身」。雖然廣告已經巧妙安排景物和配角遮住性器交合的確切畫面,但意識過於大膽依然被禁播。但負責公司社交媒體的同事,反而藉機在網上大叫:「你睇左個電視禁播既廣告未?」

正所謂「選舉如何、政黨也必如何」,不同的選舉制度、就會孕育出不同的政黨政治。例如香港實際上採用「多議席單票制」(Single non-transferable voting)選立法會,結果由民建聯到民主派皆為求以最後一席「低票」當選而不斷拆隊甚至分裂,同時也誘使選民費盡心思策略投票。正值香港熱烘烘地討論普選特首與立法會,久不久就有人引澳洲為例。誠然,澳洲貴為世界上最早採用「排序法」(Preferential voting)選國會的國家,經過近百年的演變後,其政黨生態基本就是排序法塑造出來,其政治作用頗值得討論。

新思維一代(其實不限年齡)一於少理,你有你做牛做馬生活,我有我多姿多采的忙碌,去旅行浪費金錢嗎?唉呀,傳統智慧說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呀;不儲錢買樓太不長進?唉呀,樓價升得快過火箭人工卻停滯不前,咪玩啦;本土主義是閉關鎖港?又不是大中華主義般坐井觀天,說甚麼血濃於水,我們一代就是要放眼世界,編織夢想,不可以嗎?人無夢想同條咸魚有咩分別?

餵母乳不一定是親生媽媽,其實中國自古以來已有「奶媽」這種職業,就是負責餵母乳的。不過,現時香港有好多商場和公眾地方,似乎暗中都有不允許媽媽餵人奶的政策。其他地方又如何呢?社會要有健康的嬰兒,就應有母乳庫和捐奶機制,就像血庫和捐血機制一様,要同時與醫院有緊密的聯繫,由醫院提供消毒和檢驗的工作,確保所捐的人奶無問題。其實,在英美、歐洲、澳洲等地均有母乳庫,巴西更多達187間母乳庫。歐洲母乳庫協會的數字指出,目前歐洲有約186間活躍的母乳庫。

簡言之,澳洲聯邦法院上訴庭相信,旅店,是僱主出錢提供的;僱員入住,是為了完成僱主指示的一整個時期的任務;只要行為不太乖張失當,無論僱員在酒店裡面幹甚麼,當然屬於工傷賠償的範圍啦。總不能說「爆房」是嚴重失當吧?

求婚方程式

生活在物價高企,政府社福政策不堪入目的我們又怎會知道幾時才安定下來,最近樓房的收緊政策雖說落實推行,但依然貫徹政府做法—慢幾拍,火花不等人,最好入市時間經已過去。無論如何,靠人不靠自己,唯有自求多福吧!然而這個「安定」時間感覺已經逐漸迫近。而所謂的安定因人而異,安定可指自己已經不再任性為所欲為,亦可指生活收入與開支取得平衡不再浪費。先此聲明,數字這東西,很主觀,歡迎自行填充,一計無妨。求婚方程式: (n-p) x 0.368+p

這兒我不會叫他做劉華,還是叫劉江華較真實,也尊重劉華這個稱號。在上世紀九十年代未,澳洲出現了一名著名的女政治家,名字韓森Pauline Hanson,並不是無間道那個韓森,但是同樣極具爭議性。她是一個白人種族主義者,她的言行出位,時常得罪少數族群,特別是亞裔人士,如果以合理的想法,她理應是被人大罵,但可是當時她卻很受歡迎,她極俱市場價值。她領導了黨團「一國黨」,取得了空前成功,在其昆士蘭州上奪得十一個議席,風頭一時無兩。當然她的仇恨出位言論,雖然是有市場,但是仍然是大部份人對她是極為討厭的。更甚是很諷刺她。後來她氣勢下滑,更因為選舉舞弊而坐牢。及後在政壇浮沉,成為一名無價值的政棍。

澳洲最近決定會建立全球最大的海岸公園,其面積達到三百萬平方公理,差不多等於一個印度的面積,可以想像到這個規模之大的國家海岸公園的確是一個國家極重要的政策,其影響甚至不只是國家未身,甚至是全球。這政策將會是嚴禁這些地區進行一些資源開發,包括捕漁、礦產、石油等。以能夠保護海洋地區,使該地區的生態環境得到實際的保護而非有限度的保護。不過,西澳洲對開水域仍可進行原油和天然氣開採。西澳向來是該國的重要資源開發區。政策出台,總會有人不滿,這次不滿當然是產業界,捕漁業、礦產界甚至是旅遊界,因為旅遊界方面亦會影響其優閒捕漁產業的。此外環保團體認為保護不足,應該更擴大地域。當然環保團體是期望再拿多點籌碼,產業界自然想減低影響。

抉擇

[新詩分享]經歷過許多大大小小政治的,人治的磨難,我們是時候思考哪些痛苦的根源,是時候反省這個民族的生活形態扭曲的病症。這絕對是抉擇的時刻,當虚假與偽善如洪水泛濫,整個社會就淹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