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澳門

如果從表面看來,可以輕易地把「一二.三」總結成為一場「愛國反葡殖」的抗爭。雖然就實際上所達成的政治效果來說,它的確令澳門之後成為所謂的「半個解放區」,而整個社會的人心亦偏向中國政權,但這樣一種後設的觀點,容易地把當時的整個運動的社會潛能忽視:事實上,愛國是否足以令人去與壟斷暴力的澳葡政府對抗,是有一定疑問的。

澳門,不過一個沙田既大小。搞到一鑊粥,到底係澳門人太忍得、還是有錢就塞得住把口、又抑或好多響香港係接受唔到既野澳門人覺得係理所當然,我唔知道。只係呢一刻,我響一架迫滿人既巴士又試塞住左。

其實票站的人員違了甚麼令,又為何要加重呢?原來違令是指民政總署(類似是康文署MIX食環署的部門)沒有批給公共空間作票站,因此說他們是非法集結。另外經警方警告之後不離開,所以是為「加重違令罪」。其實沒有民署批示,只是不能擺放桌椅等作固定投票場地。今次公投的所謂「票站」,只是幾位工作人員拿著iPad在街上協助市民投票。跟一般的街頭問卷調查無異。再說,難道幾個人在街上拿著iPad也是非法集結嗎?小弟也曾做過一場普通街頭表演的搞手,事前象徵式通知民署,卻換來如臨大敵般詢問活動是否帶有政治目的,又說要翻查法例。結果我們是在沒有民署批示的情況下完成活動,警員經過也沒有理會。我們還使用了規定更嚴謹的揚聲器呢。果然一提到政治,政府的敏感度是會以百倍提升。

澳廣視長期被公認為官方喉舌,報道偏頗,質素參差。罔顧傳媒操手、新聞道德。代表澳門新媒體運動中的一顆細沙,縱使無力,我方亦在此對這種局部放大、報道片面的傳播手法予以強烈的讉責。

為甚麼新澳門學社以如此資源緊絀的情況下可以培養出一個社會運動的「青年領袖」,而以澳門政府如此豐富的資助下,所謂的「青年領袖」們卻不知所蹤?分別在於舉辦方與參加者的心態。那些建制社團,為的是政府資助,舉辦活動當然要多豪華有多豪華,反正也不是自己錢。還有一大班「理事長」作免費勞工處理會務,何樂而不為?而參加者多為免費旅遊而加入,當然不會認真參與和學習。

由創業比賽到捍衛廣東話

「唔好意思,呢個比賽規定要用普通話或者英文嚟做presentation」在台上的我發言不足十秒,司儀以廣東話打斷我。啊不是,是作出提醒。經過一輪抗議,最後評判們都准許我們組以廣東話完成整個演示。而毫無疑問,我們輸了,廣東話輸了。

「大.追捕」與金錢社會

我走出賭場,看著巨型螢幕與噴泉,燈光閃閃的浮華,並非每個人的喜好。身處其中,我慶幸自己仍能夠選擇是否下注。但賭場外的賭局,整個社會卻無一倖免。近年出現的佔領運動,源起西班牙的15M運動,擴展至佔領華爾街,以至世界各地。這是一場思想運動,反思資本主義,反思社會公義以及生命的應然。我相信,時至今天,的確是反思現有制度的時機。

香港問題多,澳門也不少:議會(間選、委任議員)、保民生法案未能通過(工會法、家暴法、路環保護法案)、最低工資(23-28元)、住屋問題等等。儘管有錢派,但每年也有民怨要爆發,如果說七一遊行是香港一年一度抗爭代表日,那麼在澳門,就是五一大遊行。今年遊行令香港人注意到的,就是澳門社運女神甘雪玲老師。天下著雨,當地民間組織「澳門青年動力」繼續濕身遊行,成就了網民瘋傳的濕身照。保守派到處都有,批評陳巧文周澄衣著的香港道德_多,而網上也不難見到當地老師說甘雪玲暴露,Anyway,有得睇咪睇,借此還可以吸引更多人關注事件,濕身0者,犯法呀?

派八千大元好勁咩?

作為香港人,我認為澳門很好。但當我看見澳門不停增加的,都是酒店、賭場……甚至外資的合作項目:金沙城中心(又有賭場),我為澳門感到擔心。而且,澳門的立法會也令人擔憂。猶記得曾聽過一個講座,是由澳門民主派議員之一的吳國昌議員及盧兆興教授主講。吳議員講了很多澳門政制的發展情況。澳門比香港更早有直選,但公民社會的澎漲卻較香港慢。而行政長官只有三百人選出,兩屆行政長官更是在無其他競爭對手下上任。

澳門巴士服務新模式

澳門新巴士公司維澳蓮運(REOLIAN)在三月初首個服務天就出現大量失誤。澳門的公共巴士服務合約,其實早在2008年已經完結,新的「道路集體客運公共服務批給合同」臨時合約去延續兩家巴士公司的專營權2年,而檢討得出來的結果,就是將現有路線分為五組,以「政府主導,市場營運」的方式重新的招標,向外公開招標。簡單地說,巴士服務經營者是澳門政府,但他不會出資買車及請員工,而是按路線里數,班次以及車型等因數向外判商「買服務」,而車資收入全歸政府,情況就有點像現時的倫敦運輸局(Transport for Lon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