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灣仔

囍匯雜談

這種沒有廚房的細單位,銷售對象當然不是一般本地住客,而是那些在中資工作的「港漂」和外資工作的expatriates和海歸。他們大都是單身中高產,需要的是方便上班的小單位,煮飯對他們來說也不是重點。灣仔是中資的集中地,大量港漂要找租盤,買這些單位放租,雖然租金回報率低於有一定樓齡的二手樓(回報率= 年租/樓價x100%,二手樓租金回報率較好——,但樓宇升值能力較高,所以還是一個有合理回報的投資。

信和集團田少源較早前表示,將會在灣仔利東街/麥加力歌街的市區重建項目囍匯(The Avenue)滲入大量綠色元素,締造成「非一般的城市綠洲」。項目仍在建造階段,綠色元素當然未能預見。不過,大家可以在囍匯一期找到今期最流行的「單身露台」。

及後去到外國留學時,洋文就不見得有進步,反觀從朋輩口中更是學習到更多博大精深的金句。若說這些形容身體各部分的詞彙等於文學水平高低,大概我們華夏文化認第二,沒有其他文化敢認第一。我們廣東的文化更是裏裏外外能形容的都講得出來。在中國城(唐人街英譯)大家年輕人,中年人都是說成d片,形容那些老外的行為多麼白癡低能,鬼婆的身材等等,也有發洩比那些老外不禮貌對待的。(我們的文化其實很有趣,自己人就是喜歡打自己人,在自己地頭內葉問上身,一個打十個一百個,反而面對其他民族,瞬間變鵪鶉,變身速度比美少女戰士更快)

關於叮叮的碎碎念

幾年前回到香港,坐上久違的電車,由天后中央圖書館對開的站坐到跑馬地電車總站,再換車去上環西港城。沿途的店鋪很多已經變成周姓金店,莎化妝品,麥記7仔大家樂越開越多,一間又一間麵包店倒閉(銅鑼灣禮頓麵包店),茶餐廳冰室也搬遷了(筲箕灣金記冰室)。雖然坐叮叮沒有冷氣,但是自然風緩緩的吹過,心靜自然涼,聽著陳奕迅的舊歌,我不禁歎息,屬於我的回憶真的已經變成回憶。昔日繁華的鬧市,雖然很人山人海,但是大家選擇很多,好像買玩具禮物,我會去灣仔玩具街(太源街),現在那條街上的檔口款式變少了,店也少了。食店就起碼30大元,偶而想吃一碗熱辣辣的雲吞麵,如果是時代池記,[email protected],接近50元一碗,如果去舊區吃,可能20元就已經吃到。

謎的空宅:灣仔嘉賢臺

曾被譽為「灣仔鬼屋」的嘉賢臺,相信是香港最便捷的廢墟,雖然經已証實當中沒有發生過命案,不過一座位於半山地段的房屋竟在有樓難求的熱市當中空置達廿多年,就一直令人不解。筆者就在上月前往上址一探究竟,不過疑惑沒有解釋到,卻留下更多問號……

我沿著石水渠街而上,藍屋前的行人路已經擺滿了椅子,昏昏暗暗的光從「香港故事館」透出來。故事館的鐵閘向街開著,就成了最簡單的舞台。附近的街坊每一次都會煮糖水過來,免費送聽眾。這場音樂會是免費的,糖水也是免費的。事情發生在香港的灣仔,是多麼的不可思義呀!從演出前到演出後,一個多小時裡面,從來沒有丁點的募捐的意味,錢和物質好像都不存在。音樂、食物,一切都是純粹的分享。聽進耳朵,吃進肚子,全都是洗滌煙塵的白水。

腦場版本的$128餐蛋飯

我問他賣多少錢,他說二百多元(確實數字記不起是二百三十還是二百幾多十),我拿著那盒咪看了看,雖然我不算專家,但多年逛高登黃金的直覺告訴我,那東西不值二百多元,於是把咪還給他。接著,我到另一家電腦店看看,果然找到同一款咪。那支咪原來值75大元!!我說這個故事,不是要阻人發達,而是因為感到慚愧。

「囍歡里」的陰謀論

「囍歡里」既座落灣仔區,你說發展商是想租給那些賣印刷品維生的小商號嗎?別天真了!你知道那邊的租呎價閒閒地$150嗎?他們吸納的當然是六福周生生Cartier九龍錶行甚至是萬寧(大把人家下大住個肚結婚啦!賣奶粉絕對同婚嫁有關囉!),到時什麼「囍匯」「囍歡里」其實都只不過是另一個凱旋門和圓方。還有,發展商說會保留25%是餐飲業,老老實實以前你去「囍帖街」是為了醫肚嗎?那時候會看到每行三間舖就有一間食肆(或以面積計算~)的情況嗎?大佬結婚廿萬樣0野要做,香港人年假出名少,我此刻看完帖下一刻即時去訂禮服啦!食食食食矇你咩!而餐飲業的對象當然是連鎖快餐店、大型商場必備的food court還有幾家酒樓,你們這些賣兩三送飯麻煩你過主啦!

嚐豬為牛的食神

真是個個都是食神!牛丸、牛肉餅被他們從各個角度讚了個透,真是近乎眾口一詞,無與倫比,那口感(要證明自己對「食物鑑賞學」有一定造詣,就要識得說「口感」,就像品味紅酒基本要識說「fruity」和「dry」一樣)味道如何如何,其口吻就如朱咪咪的愛康健齒科廣告一樣,「專家、專業」。只是,他們卻吃不出來,他們盛讚「有牛味的」不是牛丸,其實是豬肉丸。

近年,位處市區的政府設施、政府建築物、甚至紀律部隊人員宿舍等政府用地,變成一個又一個的地產項目,政府、審計署署長根本就是直接兇手!當政府一邊說香港不夠土地,另一邊將市區土地賣給地產商,而不用於市民身上或直接解決民生問題,你還敢相信這政府真的「齊心一意為市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