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火車

從檳城到曼谷:火車之旅

火車是個漫遊的好方法,很多朋友都笑我,搭飛機從檳城到曼谷一個小時就可以到,我卻寧願坐火車,要20多個小時。我倒覺得火車很舒服,一直在車上晃,思緒可以任意地飄浮。空間大,比飛機要舒服得多。

西伯利亞鐵路之旅

2011年冬季,我送給自己一份最特別的聖誕新年禮物 - 和朋友結伴登上西伯利亞列車,穿越那片遼闊的大地,看漫天風雪。此行從鐵道西邊的起點莫斯科開始,綿延數千多公里,在偏東方處下拐到蒙古的烏蘭巴托結束。冬天的西伯利亞沒想像中冷,卻如齊瓦哥醫生電影內那樣,一幅幅美麗的冰雪圖畫,拼湊出蒼茫的美。

火車電氣化30週年

2013年的7月15日,係火車全綫電氣化30週年。電氣化至今的日子,雖只佔其百年軌跡約四分之一,卻已是九廣鐵路最精采的一段歷史。70年代中,隨香港的經濟逐漸起飛,火車的客運量不斷上升;同一時間,香港政府正在市區興建地下鐵路,當局在邀請了英國國鐵的顧問進行研究,並獲中方答允會多利用九鐵作出入口工具後,港督麥理浩爵士於1977年,與行政局批准火車電氣化,並照當時英國國鐵的最高標準,更新整條鐵路和舖設雙軌。

大家在電車做甚麼?@東京

各位看AV長大的毒男,別妄想了,那是只會在你的電腦屏幕上出現的情節。的確,有些路線是以痴漢多而聞名的,例如比剛才的中央線還擠迫,來往埼玉縣和東京都心的埼京線。車廂中的男士,其實大多是瞇著沉重的睡眼,兩手高舉抓住吊環,恐防被誤會為有心搏亂的。筆者試過有一次被人潮擠至下體被迫貼著前方女士的臀部,而且長達五分鐘,告訴你,那感覺只有度日如年,惴慄不安,恐防「小弟」偶不生性,便從此英名掃地!

邊城小記

寧靜不代表簡單,閒適不代表安逸,這座簡樸的上水小鎮,往往站在鬥爭的前沿,成為華南地區的暴風眼。原居民抗擊英軍,游擊隊伏擊日軍,偷渡客越界求生,水貨客引發矛盾。不過,話說回來,友人在途中說得好,放眼如此風光,揚言光復的人,會有心細賞眼前的邊城風景嗎?

日前,倫敦運輸局(Transport for London)安排150年前領航的「1號蒸氣機車」,牽引幾輛1890年代的三等、頭等客卡,開出了幾班經大半年籌備的「懷舊之旅」。穿上昔日裝束的臨時演員,更陪伴持門票的乘客,同嘗時光倒流之樂。我地在去年曾介紹過,日本將古董火車「動態保存」,兼得保育和盈利的經驗。隨住沙中綫工程,以及兩鐵第一代的電力車組日漸老化,香港即將產生新一批的鐵路文物;現時在大埔讓它們日曬雨淋的公園,空間已不敷應用 … 到底屬於香港人的歷史,會否繼續只在白紙黑字上出現? 還是會承襲「香港特色」,先將活生生的文物、文化屠宰,將他們的骨灰放入博物館,只供憑弔就算是交代?

個人經驗告訴我,大陸的高鐵,可以說是沒有服務可言!還記得在廣州南站的那一天:幾經折騰,到達車站,作為中國人,民以食為天,當然是要找餐廳!在暗黑的車站大堂,找車站員工問路,他竟然「十問九唔應」,服務之欠佳,可想而知!過了一段時間,還是找不到好餐廳,因為沒有,最後,只能吃快餐!至於男廁,三個洗手盤,有兩個是壞的!當然,我有投訴,結果是怎樣?幸好沒有被控以:尋釁滋事罪!

我地常提及「港鐵接駁巴士 MTR Feeder Bus」同「港鐵巴士 MTR Bus」,佢地嘅名稱聽落相似,原來角色唔一樣!為吸引鐵路沿綫的居民坐火車到各區,九鐵於85年始辦免費的「接駁巴士」,全盛時期有7條路線。另一邊廂在89年,香港政府當局隨輕鐵通車,讓輕便鐵路依法接管區內的集體運輸。此舉除可補貼不可能有利潤的輕鐵外,另外又可將屯門和元朗區內的巴士、小巴,變成公營服務,提升服務水平。輕鐵曾辦公路巴士線,方便元朗區的居民,不需要在輕鐵上「站站停」,即可到達屯門。

唔止話今日星期一,各位日日趕番工番學 … 有無發現「火車」(東鐵綫)比以前,越嚟越慢呢?最近一兩年,新搬到火車兩旁的業主,尤其是「名城」的住戶,均投訴行車噪音難以接受。由於在法理上,《噪音條例》是不會考慮噪音源頭,會否比投訴者早出現,故此港鐵只好設「臨時速度限制」,盡量讓列車比原定的速度,慢駛一大截來控制列車的聲浪,不致「超標」。請問你買樓,點解會買埋百萬人的時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