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烏托邦

每天都是六月飛霜

「烏托邦 販賣血汗變棟樑 (誰被誰越抬越上)|烏托邦 那獵物也是獵人 踏破了樹林|浮在半空寄生貨櫃箱」共產主義本來要為人類擺脫資本家的剝削,帶來理想的大同世界。然而,要在龐大的體制裡向力爭上游,到底也得明買明賣。那年夏天走在最前線的學生,帶著空中樓閣式的改革呼聲,被當權者鎮壓掉、捕殺掉。但是誰也說不準,當初結果若然逆轉,也難保出現另一種殺戮場面。之前說好了,這是弱肉強食的國度。

到某一天,也許沒有國界存在

在早幾天的時事節目中,一位雙非媽媽表示因承受不了香港人的異樣目光,最後決定舉家搬回天津,但仍計劃移民德國。我突然發現,這一切根本都是一個「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的迷思:內地人嚮往香港的自由,卻看不見香港生活壓力之大;香港人嚮往外國風景幽美,亦看不見他鄉的種族歧視……良禽擇木而棲,我們只看見別人的好,自然而然的被吸引過去,實是無可厚非。在這個人人到處飛的年代,我愛的不只是我的祖國,不可以嗎?

錯誤解讀也又是錯得離譜,就是埃及的亂局並不在於民主選舉,而是在於勝出選舉的人第一時間拋棄民主,將保障人權和維護司法獨立等普世價值的原則通通都撤掉,只是一味「排斥西方」,將埃及強硬拉回中世紀的「原教旨烏托邦」,那才會有一場人民革命再次發生。要是當選的政府真正順從人民意願,不搞假民主、不搞假修憲,埃及的人民又何必再來革命耶?

此一黑白分明的事實判斷,又如何可以隨便篡改為「民主就一定會動亂」呢吓? 正確解讀是「假民主才一定會動亂」才對。觀乎香港過去十多年的社會離心,也又真是只能佩服香港的「能忍人之所不能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