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熊貓

倒楣的程翔與陳淨心同坐

程翔提到「國家專政機器」,包括法庭公安軍隊武警以及相信是打記者的「國保」(公安部國內安全保衛局,前身為政治保衛局,專門對付異見人士及上訪者等)。其實普羅大眾未必聽過這個詞彙,但這個節目討論的是嚴肅議題,程翔怎會無端端飛咗去四川講熊貓呀?!妳估而家《笑聲救地球》和《開心主流派》,乜太教用厚顏炒餸再講開心字典搞爛gag呀?!無人能知曉天下事,妳唔識扮鵪鶉無人會怪妳,但自我露底就真的無人救到妳。下次搵妳同黃興桂講波,桂神話「卡斯拿斯好少痾蛋咁失禮喎」,我估辣妹會直斥桂神「你即係話嗰個咩斯…拿斯係『雞』呀?你咁講嘢都得嘅咩?!」

熊貓竟然可以生存,是大自然的巧合;綜合熊貓的習性及生理,牠們在秦嶺及四川竹林以外絕對不能生存,係必死無疑那種:熊貓BB夭折率很高,這又是眾所週知,一來因為每隻熊貓都係不足月的早產BB,而且熊貓媽媽不是好媽媽,經常壓死自己的子女。熊貓無論在牙齒結構乃至消化系統,生理上都是肉食性動物,故此竹葉並不能被有效消化,效率不足,唯有以多「搭夠」。熊貓的「死唔去」,完全是建基於竹的「成功」,這些年來,人為破壞和氣候變化,令竹林面積減少,熊貓習性及生理的缺點曝露在殘酷的大自然中,實在非常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