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父權

「你的男友如何,你的日子也必如何」,這句話看似理所當然,實際上自我物化,而且將男人當作老奉。男人在這種時代環境下更加需要頭腦清晰,真正的風度與大方是建基於尊重,是雙向的尊重,付出不是問題,但也請保留底線。

可憐女權分子

女權文章之所以總是流為女權文而非平權文,就是因為文章總是只打男性一百大板,卻甚少去講傳統性別定型的受害者有男有女,有老有幼的事實。女權分子之所以可怕,也是因為她們覺得女性就是唯一受苦的那方,卻不多強調男女對社會問題都有責任。在他們眼中,男性就是既得利益者,社會文化和制度忽視女性需要,卻沒有為男性帶來難處,男性的目光永遠是萬惡,女性則永遠是被難為的家嫂。

《變態假面》的假變態

變態假面最具殺傷力的武器是他的性徵:陽具。鏡頭多次集中於他的陽具迎造令人肅立的氣氛,甚至多次以近鏡拍出佔了大半畫面的陽具,令觀眾感受到當中的壓迫感。每每假面把陽具靠到敵人的面前,敵人都以畏懼的神情凝視,甚至親吻。他們面對如此粗大的陽具禁不住恐懼,不知所措。最後,他們跪拜,甚至親吻這樣權威性的陽具。

「純情」

「純情」就是把所愛的對方放到無限大,甚至她只是表現出半點不耐煩,你都會下意識覺得你是有甚麽做錯了。既然稱之為「純」,大概也可以將其理解成感情付出的原初狀態。自古以來,人類(特別是父權社會)對「純」有著不知所謂的追求:從女性的貞操,到生活上的潔癖;從概念的純粹,到英雄的完美。唯獨是「純情」,由於打從一開始,我們就接受它的不完整。而對著真的稀有生物,我們反而會笑。這種生物大概是世界少有瀕臨絕種,而又無人會干涉其死活的。

略談「飲酒強姦論」

我在網上偶爾看到『叫男人不要強姦是白費氣力』的說法。這是沒有根據的。從2010 至 2011 年,加拿大溫哥華市仿效本國其他省市,推行了一個叫 “Don’t be That Guy” (『別當那個人』 – 也就是侵犯者)的海報宣傳活動。這個活動只是把帶著 ““Just because she’s drunk doesn’t mean she wants to f**k.” (看圖) (「她喝醉了,但這並不代表她想上床」)之類口號的海報張貼在酒吧、大學校園、巴士候車處等公共場所,而同期強姦案的數量下跌了百分之十 ! 當然,海報跟罪案率下跌之間不一定有因果關係。不過,在沒有其他動因的情況下,強姦案的數量的確下滑了。這代表了對潛在強姦犯的教育是可能有成效的!

我認為「反黎者」的論點往往被理解為「上綱上線」是既偏頗,且不負責任的。細心觀察下,不難發現不少的婦女團體要求黎棟國收回言論及道歉的原因,是不希望有犯罪者透過「女性飲了酒,沒有好好保護自己,是她們的責任」的意識形態來合理化自己的罪行,同時令受害人明白喝酒多而導致悲劇發生,並非她們的責任。其次,「反黎者」亦沒有純粹地排拒一切「好心忠告」,她/他們的態度既是一方面肯定女性需要學會保護自己的意識,藉以達致充權(重新肯定自己於當下結構的權力和角色所經歷的過程)的效果,但亦更進一步追問整個「喝酒強姦論」背後所揭示的父權社會意識形態。

黎局長對強姦案上升,作出女士不應飲太多以避免遭強姦的發言,筆者有朋友認為這只是對個人風險管理的提倡。本人不否認醉酒是會對個人及社會造成風險,畢竟個人的健康乃是由自己一手負責,而作為社會的一員分子,也有義務為社會減低發生事故的風險。不過黎官作為政府官員,把強姦的責任只歸咎於女士醉酒及夜出,除了有咎過於受害者之嫌,也忽略了個人風險發生的社會因素,更反映香港體制內官員的權責意識嚴重不足。

中國職場上的性騷擾

從上述國內和香港職場女性處境的調查,大家可以看到,年輕女性的勞動和經濟生產價值,是不受到父權社會普遍的尊重和認可的,相反,年輕女性的身體在父權社會下的價值,通常只有被視作為花瓶的價值,藉以滿足男性對女性身體的凝視和慾望。我期望在場所有市民,今後會多重視職場女性的勞動處境,尊重女性勞動者的人權、勞動價值和尊嚴。

鄧紫棋的看法,不是甚麼驚天地泣鬼神的高見。任何一個認真看待音樂的人,都知道香港的音樂頒獎典是一塌糊塗。但是,像她所説,be true to yourselves,是最低限度。好像梁振英是中共點出來,就是中共點出來。硬要把自己説成民主,更加樣衰。一個樣衰的人不是最樣衰。一個樣衰同時又宣稱自己西施降世,才最樣衰。也許在be true to yourselves的content下,新城電台擺明分豬肉,做一場年度show,更加落落大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