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版權條例修訂

形形式式的布偶公仔和墊褥最受人歡迎,但是這些東西有本身未必獲得原著的版權人授權,會有侵權的嫌疑。近日海關打擊冒牌貨不遺餘力,起出不少冒牌貨如手袋鞋襪等,並拘捕一兩位涉嫌網上售貨的人士。雖然海關沒有向年宵市場攤檔採取行動,但因為不少貨品也有侵權的嫌疑,所以攤販究竟如何自處是一個重要課題。而且,幾年前鄭金鈴在旺角街頭賣Mario鴨舌帽引致街知巷聞,最後遭任天堂出信通知,要求她停售涉嫌侵權的鴨舌帽。年宵攤販會否招致版權同一命運?而政府對戲仿作品的版權條例修訂和民間提倡的「個人用戶衍生內容」(UGC)對這些貨品究竟會否有所豁免?

《版權條例》就戲仿作品的公眾諮詢正在進行中,筆者上星期應政府邀請出席了個別人士的諮詢活動,與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副秘書長黃福來、商務及經濟發展局首席助理秘書長蘇貝茜和知識產權署助理署長彭淑芬會面,交流對於《版權條例》、二次創作、戲仿等議題的意見。筆者當日帶著不少疑問出席那次會面,官員也算是能夠解答筆者的疑問,本文將講述當日的會面內容。

戲仿作品諮詢會後記

有聲音指刑事化會讓政府,可以跳過版權持有人檢控二次創作者,造成政治檢控和白色恐怖,但當天出席的官員則指出要先證明是侵犯版權,執法機構才可以檢控,所以有關的說法不太有可能發生。其實,堅決反對刑事化的人,最主要是出於對現時政府的不信任,多一條易墮法網的條例,只會讓網民的頭上多了一把刀,還造成創作人的自我審查。從前用來對付黑社會的「非法集結罪」,現時變成了打壓示威者的工具。所以,「網絡廿三條」的說法並不是沒有道理的。

雖然我們一直致力推廣創意共享(Creative Commons),本報的絕大部份文章及圖片,都以CC 3.0署名及非商業用授權,但是無論《成報》的商業模型是如何從中共國家機器鍾收錢,她都是商業機構,在「徵用」時更隻字不提本報名稱及/或作者姓名,絕不附合我們的CC 授權。既然偉大光榮正確的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功能組別立法會議員馬逢國都認為,改圖之前都應該打電話問聲劉華,而我們的電郵不像劉華的手機號碼般秘密,在我們網頁上很容易找到,可是《成報》連一個電郵查詢都無,就偷了,實在很可惡。

尊重原作

.

勿忘版權修訂草案

近日,一首改編自《大愛感動》、為悼念南丫島海灘而填詞的「二次創作」(簡稱「二創」)(更適合的稱呼是「再創作」,因為二創之後可能還會有三四五六七創)歌曲《大愛香港》上傳至YouTube不足一天即被刪除一事,再次引起市民對版權修訂的關注。立法會重開在即,除近期被受關注、反對之聲不絕的國教科、新界東北發展計劃,上屆未果的《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同樣是事關重大,不得不留意。創作人的權益固然必須得到保障,創作自由亦然;要如何在兩者之間取得平衡點,這才是「版權」的存在意義。

知識產權署署長張錦輝在接受頭條日報訪問時表示,「惡搞並非一定犯法,若事前無問准版權人,才會墮入法網。他質疑網絡通訊容易,為何網民當初不先發一個電郵問准版權人呢。」為了方便愛戴張署長的千萬民眾詢問 閣下相關授權事宜,我們特備「便民電郵表格」,讓大家輸入簡單資料(包括自己的電郵及相關授權用途),然後按「Submit」,就能簡簡單單,電郵到張錦輝署長及知識產權署的電郵帳戶[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要撤的是譚志源吧?

為免香港繼續蹉跎歲月「食老本」,我呼籲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懸涯勒馬,撤回《 2012 年立法會(修訂)條例草案》(俗稱「遞補機制」)及《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俗稱「網絡23條」)。議員拉布「蹉跎歲月」,做法正確嗎?是不正確的,但前提是,倘若政府提交與施政相關的法案,有益於萬民,對所有人公道,「過到自己過到人」,議員為反對而反對的拉布,最終會在九月被選民唾棄;另一方面,如果梁振英修改政府架構真的非常重要,不修改真的影響順利施政,那麼,甚麼「遞補機制」和「網絡23條」都是小問題吧?最實際的做法,就是先擱置爭議,撤回方案,讓那些「為反而反逢中必反亡我之心不死美國帝國主義和大英殖民主義的走狗」的「反對派」議員毫無任何「演戲扮激進騙選票」的空間(按:土共語。),不是更好嗎?還是現屆政府有心刁難梁振英同志的組班進度呀?

不少政圈中人也知道,2010年的「禮義廉」Tee事件乃為小弟有份參與之作。雖然事件最後以海關不提告作結,但是135件汗衣均告充公。我不得不借此機會,向那些為政府護航的真心膠說句佩服。某位港大法律學者指出,是次修訂加入「超乎其微的經濟損害」為法庭考量原則,經已為二次創作提供變相豁免云云。我想說的是,假如日後民建聯不怕自我挖苦,製作以B字禮義廉汗衣售賣時,那麼我跟參與者所作的D字汗衣,便會令民建聯的經濟利益受損。

新民主同盟發起遊行,反對版權修訂條例草案,約500人參加。出席的團體包括公共專業聯盟、公民黨、人民力量、民協、鍵盤戰線、環保觸覺、基督路小教會、中大學生會屬會動漫畫研究社、社民連等,還教育界人士和 Cosplayers的參與。

惡法一立,治不了「刁民」,出了一兩個不合理的案例,不執法則政府威信掃地,「刁民」更加有峙無恐;惡法橫行則民怨益深,自由經濟亦盪然無存。有人創作了所謂港女十式,側面s 型扭腰等等的拍照pose,第一個這樣拍的人可以聲稱其版權,咁以後靚模寫真如何創作,有誰告訴我們,邊個做型有版權,邊個無?名人名星婚紗照,大小婚紗公司、私人影師,取同景、同pose、同構圖,有沒有付原創者一毛版稅,有沒有認真去取得授權,没有的話,如此二次創作以謀利,要不要拉人封艇?Model同結婚之類的相簿算不算侵權物?

你話,二次創作幾咁厲害!一首粵曲,一變可變 cha cha 福音歌,再變可變「屎」歌。你完全認不到原曲!再來,聽下原來《屎撈人》又可以 crossover 另一首歌變 ROCK 版架喎!早在上世紀中葉,新馬仔已經「惡搞」過呢首歌,而且加左一段。呢D就係香港地道的二次創作。

事實上,各式藝術中,「二次創作」可謂比比皆是。音樂上,採用某些樂曲素材作主題,變奏、重複、移調,重新編排成為新樂曲可謂十分普遍。以笛子為例,最著名的「二次創作」例子當屬鷓鴣飛。關銘依據信天游樂曲作的二胡叙事曲「蘭花花叙事曲」,後來又改編成笛子的版本。「梅花三弄」本來是晉代笛子名曲,後來笛譜失傳,獨古琴移植譜傳世,後世又根據古琴譜反向移植回笛子上。「山村迎親人」引用了「三大紀律八項注意」的樂句主題。

自主權移交以來,政府多番對政見不同的網民取態迴異,難免讓網民對政府執法的公正性存疑,網民要求「不要一把隨時跌下來的刀!要清楚的條文指引!」的訴求,實屬合理。若政府想以理服眾,就必須清楚列出豁免納入刑事化的範圍,而非創作前要「估估下」,都唔知自己有冇違例。霸王硬上弓,只會引來更大反彈!

「網23」近了,教會應當悔改。為了讓教會「在凡事上都作眾人的榜樣」,在下撰短文一篇,苦口婆心勸眾教會要作鹽作光,做好見證,不要犯法。

作者按:二次創作好巴閉咩?我要來個三次創作+Cross Over!!!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