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獅子山精神

反佔中者不是「討厭政治」,也不是「不關心政治」,而是不斷抹黑學生,不斷抹黑民主派,由抹黑市民收錢,抹黑市民受外國操控,以至抹黑市民暴力;「反佔中」不但不是政治的「被動者」--「不理政治,經濟便自然會好」,而是不斷耳語,用電話以至電腦不斷轉載抹黑學生批判學生的文章以及圖片,特別是一提到外國勢力就有如上身,一提到美國人就咬牙切齒,請問這是英國人教你的嗎?難道英國人教你「反美反帝」?

悼念港劇的光輝歲月

事過境遷,電視台間的競爭成為歷史,香港現時的免費電視台實際只有一間仍在「運作」,但創作未有與時並進,多年來不思進取常受批評;另一家免費電視收視長期偏低,更只依賴不斷又不斷的重播霸佔珍貴的電視頻道。年輕一輩慢慢遠離電視,到電腦上找尋更創新,更具素質的台劇,韓劇,美劇等。2009年,政府決定開放免費電視市場,為香港市民及走下坡的電視工業帶來一陣樂觀的盼望,但希望愈大,換來的卻是更大的失望。

「因為你已經老喇。」我說:「因為你老,所以自然搵唔到學生妹。學生妹點解搵你呢?就算係援交,都有大把更好的對像。中環友呀,起碼後生過你十幾歲,係咪?」他聽了以後,不知道是在沉思還是入醉,沉默了半晌,才說話:「可能係呀‥‥‥所以我支持中港融合架,唔係我呢啲老野邊有運行呀﹗返大陸娶老婆,仲有大把人幫我申請佢地落嚟‥‥‥人權嚟架嘛,如果有人反對,話新移民黎得太多,就話返佢歧視囉。我一定投票比張超雄架﹗唉,你地大把世界,加埋本地既學生妹,呢啲機會係屬於你地架。不過你地仲有好多野唔識,唔識做人呀‥‥‥同埋‥‥‥例如‥‥‥」

《危樓》與危急的城

是夜在上環文娛中心黑盒劇場公演的是香港話劇團作品《危樓》。我得知它的途徑,是香港文化中心的宣傳單張。本來對劇團無偏好,但在觀賞《危樓》之後,也有了繼續留意這話劇團的打算。畢竟,學生身分的好處,就是可以購買半價票欣賞「文藝嘢」。

感於風雨飄搖時

我以前也會說「返大陸」,但現在不會。所謂「返」,就是「回去」、「回歸」。香港就是我家,我還可以「返去」哪裡?說「返大陸」者,是否根本不當香港是家?港共不以香港為家,只以其為爭權奪利、榨取財富之場所。若果你不視香港為家,請返歸吧,不要再在此興風作浪。香港是我家,香港我有份。見家園遭受蹂躪,家人遭受侮辱,實有不忍不甘之心,不可能沉默不語,不可能當無事發生過。我有權利也有義務去為家園謀福祉,與家人休戚與共,共同商議、共同奮進。假若我們皆有此感,或許香港仍有得救。這肯定不是最好的時代,但這是「可以變得更美好」的時代。

[email protected]眾人 住在獅子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