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王維基

王維基之敗,係香港仔以往引以為傲既世界仔之敗,精仔之敗。世界仔的世界之所以成立,係因為有窿比你鑽,有位比你攝,係因為統治者,公權力的執行者,對你隻眼開隻眼閉。《史記·殷本紀》:「湯出,見野張網四面,祝曰:『自天下四方,皆入吾網。』湯曰:『嘻,盡之矣!』乃去其三面。」網開一面,是王道。王道之世,才是世界仔的生存空間。

王維基走投無路

今日香港電視股票停牌,我最初天真諗住宣布開台細節,點知啱啱相反,係宣布延遲開台。咁當然啦,同一日有馬來西亞航空失蹤事件嘅延續,以及因為澄清免費電視牌照顧問報告而畀人炒魷嘅伍珮瑩出嚟控訴有人迫害佢,維基開台無期,到底得到幾多人關注,又成為一個謎。

香港人的熱情,太容易淡

對犯錯的人來說,香港是一片福地。即使在鎂光燈下做盡錯事,只要捱得住不表態,任由網民一直罵,拖了幾星期,待新一件熱爆的事出現,就可以避過一劫。就像,參選特首時的唐英年,婚外情、僭建、再推卸責任,就像過街老鼠,人人一見就罵。過了一年多,他閒時出來揶揄梁振英數句,大家拍爛手掌,暱稱他「唐唐」,忘記了他曾經被叫「豬」。若然,當初的他沒有爆了令人永世難忘的「做男人就要有膊頭,做公職就要有腰骨」,現在的他,應該已經被很多人遺忘。

香港的二O一三年

2013年對香港人嚟講,係一個既難過、亦難忘嘅一年。對善忘嘅香港大眾,梁振英上台一年以來點起嘅處處火頭,當中包括大宅僭建(Well,點解唐太要被檢控,佢就無事)、懷疑黑金政治(佢應該係喺香港第一位獲得疑似黑社會人士出錢出力支持嘅執政者:雖然64原兇老鄧講過話黑社會也有愛國的)、被指為幕後的「一男子」去否決發電視牌給王維基,都只是小菜一碟的。真正令深深刺痛香港人的,反而係政府一連串激化港中矛盾嘅優待中國新移民政策。

王維基能勝任特首?

王維基兩個月以來所展現的政治手腕以及公關魄力令民情為他所向,是近年來少有如此影響力的商界人物,黃毓民亦曾因此推論治港人才在商界大有人在。碰巧自梁振英上任後,不斷傳出中央有Plan B換走劣迹斑斑的梁特首。人選當然眾說紛紜,但筆者認為王維基具備勝任特首的條件。

CSL與港視,N個小小啟示

當一男子把免費電視牌照的大門關上,另一道小小的側門被人悄悄打開了。無論王維基在記者會上如何強調港視收購中移動子公司純屬商業決定,始終難以排除這宗交易背後有人穿針引線,而且沒有受到阿爺打壓。當一男子以個人意志壓倒顧問報告、官僚程序以至廣大民意,激起社會廣泛迴響,建制派議員不敢傾力為政府護航,現在就連中央政府亦對於狠批一男子的王維基隻眼開隻眼閉,本身在政圈已無太多朋友的思歪連阿爺亦未見力撐,可謂腹背受敵。

王維基的絕地反擊更是另一場好戲。當政府常說「一籃子」(一男子)因素拒絕發牌時,他的確真是以香港精神來回應政府,找到另一個藍海,向中移動收購旗下的CMMB本港流動電視牌照,這很明顯是對政府打了一巴掌。CMMB是香港的流動電視服務牌照,但是推出以來基本上無人知亦無人理,因為市場沒有人去發展,但事實上在其他國家已經挺流行,如韓國的DMB服務,用家在移動裝置上收看電視服務,並以數碼廣播形式進行,而最好是不會影響現行流動通訊服務的質素,所以這是減少資源壓力問題。

戲中老周電視台很吝嗇孤寒,小台慳錢,所以戲中吳準少(曾志偉)月薪常被擠壓。但現實上曾志偉雖是演藝人協會會長,但並不見得有助藝人取得合理薪酬待遇,擔任導演拍無線賀歲劇,演員只有一封無言感激,卻少有說一句話。在發牌一事上,卻反指王維基營運不加思索,是因為王維基給予一個合理待遇予幕前與幕後人員這是不該?還是曾志偉在角色上的衝突。演藝人協會理應是維護演藝人員的利益但在無線多年來以大台卻壓低市價薪酬對待員工,只因為是一台獨大而演員被擠壓,反而還未正式開台在無線眼中的小型電視台規模的香港電視卻有合理回報。

無恥有沒有底線?

因此從事情發展到如今的地步,以及基於司法覆核的裁決先例,看不出梁振英還有什麼可以左閃右避的地方。

當然囉,還有一個選項,而他之所以氣定神閒,應該也是這個原因了吧。就是「釋法」。因為即使司法覆核成功,按照五十年不變的習慣法和所有憲法案例,「無端端變成三揀二」的決定,也可以由人大釋法,變成「行會保密制度不容挑戰」,那就「天下太平」了唄。

這種事情,他肯定做得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