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瑞士

瑞士反對大規模移民公投,週日以微弱多數通過,但有左派社會民主黨資深政客 Rudolf Rechsteiner 不滿,表示要重新發起公民提案,再就議題公投一次。出身法語區的聯邦總統守堡先生 Didier Burkhalter,面對德文記者發問,一度堅持用法文發言,表示用「莫里哀的語言」才能好好表達自己,有德文小報,更隨即大造文章。

邊京 - 初步官方結果顯示,由右翼人民黨提出的「反對大規模移民 «Gegen Masseneinwanderung»」的公投案,週日以 50.34% 的微弱多數,以及全國14.5個邦的支持,獲得通過,意味著瑞士將重新引入移民配額。

邊京 - 瑞士德文公視一台 SRF 體育節目「體育新聞 Sport Aktuell」週六的一集播錯字幕,更糟糕的錯誤的字幕有大量性明示,甚至帶有粗口。字幕出現的包括「含撚啦!Schwanzlutscher! 」「__你老母的蠢人! Blöder Wichser!」等粗俗字句。

蘇黎世 - 蘇黎世大學法律系首次嘗試讓學生上網考試,但週一第一批學生一開考,有關的Server就冧機,學生無法登錄。受影響的學生都是讀了法律系入門的課程,而他們會分三批參與考試,考方表示,若果學生考試分數不合格,可以重考。而另外兩批學生的安排,校方也沒進一步公佈。

日內瓦 - 當地週日舉行邦政府選舉,選出邦行政會議的7名成員,其中左派選票大倒退,本土日內瓦公民運動 MCG 首次獲得閣員席位。MCG成立於8年前,在2009年開始就以「日內瓦和日內瓦人優先」爲口號,是反對外國移民的地方政團。

蘇黎世 - 有一個陽具形狀的飲水機,屹立在蘇黎世城多年人未識,直至週三有一名美國籍女子在Reddit發表圖片,方爲世間傳頌。而圖片的描述是:「在瑞士搵到這個飲水機,她無法抵抗這個誘惑。」

蘇黎世 - 當地政府在遠離市區地方設立「性盒子」讓妓女做生意,但似乎反應不熱烈。而當地救世軍組織發言人更呼籲,讓妓女回到街上招攬生意。「他們是合法謀生,又有交稅的,為甚麼他們就沒有應有的自由呢?」這名發言人表示:「而且更多不合法的妓女,比更多合法妓女更危險。」然而蘇黎世政府則拒絕評論時間,表示措施需要數個月才能知道是否有成效。

伯恩 - 瑞士廣播公司 SRF 報導,瑞士郵政近日擺烏龍,將一個慣常寄給新搬屋的「迎新package」給一名剛過身的老人。而收到信件的家屬表示,這是對他們的二次傷害。而瑞士郵政的發言人表示,「我們在處理資料的時候,很不幸發生錯誤,導致這令人遺憾的個別事件,我們已經立即採取措施防止事件再次發生。

伯恩 - 瑞士國民週日就數個議題公投,其中通過了俗稱「香腸立法 Bratwürste legalisieren」的新勞工法 Arbeitsgesetz 公投案。公投案總共獲得56%的國民,26邦中18邦的支持,獲得通過。該公投案得名於支持公投案一方指出,在舊有勞工法下出現荒謬情況:在星期日凌晨0-5時,加油站的便利店只可售賣在0時前煮好的香腸,但期間不能售賣未煮好的香腸,或制作新的香腸。因此支持公投案的一方,就以香腸為標誌。

一年一度的性感男女《農民月曆》的製作在德語區各國展開,但在瑞士卻傳出醜聞。月曆中6位性感型男既非農民,也不是瑞士人。這6人在月曆上的照片,竟然和希臘一間內褲公司的廣告照一模一樣。

談到這個「公投」的情況,也又真是事無大小也可以公投,而除非只是雞毛蒜皮的小事,否則瑞士的投票率不會低於40%,而且是記名投票,超級超前世界標準。搞得連聯合國也要過問,但也只能「記錄在案」而無法加以「問責追究」,皆因聯合國人權公約規定,為了「保護人民自由投票,投票要不記名」嘛。瑞士人的反應是「民主不需要外人來保護」。真豪氣。在這種社會制度裡面,請問你可以如何「瞞上欺下」搞腐敗?

下班的時候到了,河邊的人越來越多。有的穿西裝趕來、有的騎單車來、有的丈夫帶著懷孕的太太來、也有父母帶著小朋友來。他們的共通點是他們都帶著一條「魚」。一個魚型的防水袋,有藍的、紅的、橙的、紫的。一到河邊,大家就很有默契地脫衣服,泳衣都一早穿在身上了,然後把衣服和所有貴重的東西都放在「魚」裡。把魚口褶上七褶,空氣把魚充得漲漲的,扣好。無論他們是一家人、兩口子、或一班朋友,都一人抱著一條魚下水了。下水以後,他們承著魚的浮力,悠閑地順著河水向下游浮去。浮水期間,大家天南地北甚麼都聊一番。有人大笑、有人溫馨地說俏俏話、也有人選擇靜靜地享受這個美妙的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