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環保

如果24小時不眠不休,連續以雙腿踩單車推動發電機,感覺又會如何呢?健身教練車志健(Brian Cha)在6月7日起連續24小時,以單車產生26923瓦電力, 成功打入健力士世界紀錄,比起2008年Simon Ender的紀錄多出足足一倍有多。全程只有47分鐘上廁所或接受應急治療,其餘時間 – 包括吃飯,都要踩著單車。

這是法國藝術家為了表達「世上只剩下1600隻熊貓,請好好保護牠們」的訊息而創造了1600隻不同造型的熊貓。不過,恕我不敢苟同這個「藝術品」。藝術品不是鬥多鬥大,之前100隻叮噹、大大隻膠鴨,都是空洞無味,小妹真的不懂欣賞其價值,甚至看著會有蓮蓬 feel的不安。藝術品,應講創意和理念。1600隻熊貓,創意欠奉之餘,理念講環保也是自打嘴巴。

日本捕鯨,欲罷不能?

案件的關鍵就在於何為符合「科研活動」的豁免要求。國際捕鯨公約的第8條第一段容許成員國批出特別准許證,令國民可「殺死、捕捉和治療鯨魚以達致進行科研為目的」。法庭雖然同意成員國可用第8條賦予的酌處權來決定是否批出特別准許證,但這不等於日方可隨意決定何為符合「科研活動」之要求。對此,法庭認為「以達致進行科研為目的」這句子需完整地詮釋。這即是說,即使該捕鯨計劃「涉及」了科研活動,若該計劃不是「以達致進行科研為目的」的話,日方仍不能運用第8條的豁免權。

中環既無工廠,亦非位處邊境,汽車明顯就是最主要的污染源頭。很多人大概會認為毋須再討論下去︰中心商業區嘛,必然車多擠塞空氣污濁,難道就要中環禁止車輛駛入?

我們視中華白海豚為香港的象徵,可是近十年來,由於來往珠江口及澳門的船隻愈來愈多,是直接減少白海豚數量的主因,「十年前我香港水域有超過150條,但到了2012年,只剩下61條。」Samuel 亦對政府近來意圖開發大嶼山感到憂心,「機場第三條跑道、港珠澳大橋、東涌、大小蠔灣、交椅洲等地填海計劃、石鼓洲焚化爐、東大嶼發展第三都心等,上述工程都會把白海豚趕入絕境。」

作為環保團體,我們堅信必須珍惜資源,源頭減廢才是治本之道,實施廢物按量徵費、擴展生產者責任制、優化回收渠道、提升公眾意識等,必須劍及履及地進行。同時,我們也明白廢物問題積累經年,當前情況嚴峻,擴建堆填區和興建焚化爐可解燃眉之急。可是,我們和關心環境的市民都憂慮,末端處理設施計劃一旦輕易過關,政府可能重蹈覆轍,恃著有退路而鬆一口氣,源頭減廢工作放軟手腳,這是我們絕對不能接受的。

Panasonic在公布新一年度加薪時,指出由於中國的空氣污染嚴重,故該公司會向被派往中國工作的員工提供該外薪金作補償。

4年前,即2010年的時候,當時地球之友向傳媒宣稱「歐盟二期(巴士)殺人空氣」(明報 / 東方日報),指繁忙路段的40%空氣污染物由專利巴士排放,當中主要污染源為2600架歐盟二期巴士。當時他們更要求提早淘汰歐盟二期專利巴士,但又沒考慮提早淘汰巴士會增加巴士公司經營成本從而之有加價壓力使市民「搭巴士貴過搭港鐵」而更改出行模式,還有提早退役帶來廢車處理業及建造新車所產生的碳排放及污染。4年後,這個組織卻又自打咀巴,指私家車佔65%繁忙路面車流,香港路面過多私家車導致擠塞和污染。

「虛擬三十」,就是希望在三月二十九、三十日這兩天,在上環太平山街和卜公球場附近的路段,展開一個由民間自發的交通和道路使用經驗,包括讓所有司機,嘗試將車速放慢到時速三十公里或者以下。

平心而論,今屆政府的空氣政策真的一洗頹風,幾個本會一直要求的對症下藥措施,淘汰柴油車、更新空氣質素指標、資助更換石油氣巴士及的士的催化還原器、推出健康質素空氣指數等都一一落實,以特區政府一貫辦事的速度而言,不可不謂「神速」。當然,這也是多得邱騰華年代,只得一項姿勢多於實際的停車熄匙措施,毫無政治意志的反襯。如此「神速」也只是嘗試追回過去多年的停滯不前。

環保斗問題

運輸署的網頁也只有一份所謂的環保斗外觀及放置指引,內裡的指示,卻十分離地,例如要求所有環保斗都用黃色作主色,晚間在旁邊放置雪榚筒或閃燈。首先,不同公司因公司形象、防盜等理由,斗身掃上不同顏色是很正常及普遍的事,而環保斗本身沒有儲電裝置,要提供電力給閃燈是不可能,只可靠閃燈內的電池作供電,電量有限,而且閃燈的光線也影響到附近民居內的居民休息。

人哋日本做源頭減廢唔係淨係從市民身上打主意。國分寺市所有可以循環再造的垃圾都係免徵費的,包括各類紙製品(包括普通紙、報紙、紙包飲品盒、紙皮……)、塑膠製品(唔止膠樽,係幾乎任何塑膠,例如膠袋、保鮮紙、發泡膠、各式包裝,小至一張糖紙)、玻璃樽、金屬罐、衣物等等。

其實這類碎木可以用作壓製俗稱「蔗渣板」的建築/裝修用木材。一般人認為蔗渣板不耐用,故用途不會太廣泛,或者價錢「點好都唔夠婆羅洲柚木」。其實耐用性是視乎生產的過程中的壓力和密度,與及凝固劑(即係膠水)的成份。在歐洲,有一種高密度蔗渣板的橫切面有如魚蛋般看不到木纖維,而且很重。這種板可用作製造傢俬,廚房無縫枱面的基底板,甚至興建房屋(當然不是高樓大廈,而是歐美常見的木結構平房)。

與其借「環保」之名匆忙硬推個別方案,政府倒不如盡快認真交代,如何規劃整個九龍東地區的綠色交通運輸配套,包括加快改善九龍灣及觀塘地區的行人設施、改善路面網絡,以至考慮在住宅用地附近設立低排放區域,限制高排放車輛進出,進而將這些措施連結到集體連輸系統的規劃,形成完整的九龍東低排放整體運輸策略,這才能讓「環保」運輸系統真正發揮改善空氣質素的效用,達致「環保」的計劃目標。

香港的空氣污染指數,由去年尾開始,一直處於高位。內地各大城市為應對問題,頻頻出招,部分招數狠兼辣。但特區政府新一份施政報告,環保的章節,已 經由第一份報告中的焦點,變成了點綴。環團、傳媒翹首首以待的時候,空氣治理部分盼來的只是短短四段,純粹是提醒大家,「有訴求,請回顧去年內容」。

回收廢木,談何容易?

年初四,Now TV及無綫新聞分別報導有關香港木材回收業經營困難的狀況,貨櫃碼頭及機場等港口倉庫區大批木卡板等可循環再用的木材,每天被當垃圾送去堆填區棄置。昔日筆者工作上涉足過廢物處理及回收的行業,當中更包括貨櫃碼頭等地方,每天就眼見大批載滿木卡板的環保斗貨車出入貨櫃碼頭一帶,但不是前往將軍澳堆填區,而是附近的西九龍廢物轉運站當作一般廢物處理。

頁 1 / 9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