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生物多樣

近月幾宗因非法砍伐土沉香而被捕的消息傳出,無不叫人欣喜,但實際上,這場沒有煙硝的戰爭也許比你所知的開展得更早,戰況亦比你想像中來得惡劣。

1988年,香港細辛(Asarum hongkongense)於大嶼山首次被人發現,至今仍只能在大嶼山可見,全球獨有,文獻指出,只見其花,未見其果;1905年,距今超過一百年,於大嶼山發現的大嶼八角(Illicium angustisepalum),至今仍未在本島以外找到,屬香港特有種;深山含笑(Michelia maudiae)及名字奇特的海島十大功勞(Mahonia oiwakensi),雖然不是香港特有,但境內獨大嶼山可見。

去Kaikoura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觀鯨。Kaikoura是紐西蘭南島東岸的一個小鎮,由於地形關係海產類異常豐富,吸引了不少海洋生物包括海獅、海豚以及抹香鯨在附近水域覓食。位於海拔700米的Lake Tekapo是南島著名的旅遊景點,藍綠色的湖水沿自紐西蘭最高山脈Southern Alps,由山上的冰川沖蝕岩石至粉末狀,並經由Godley River帶至Lake Tekapo。

有不少人會問,難道香港也有櫻花?其實香港所種植的是台灣品種的山櫻(鐘花櫻桃),而非日本普遍的染井吉野櫻花。其實早在數十年前,嘉道理農場亦曾移植染井吉野櫻花,只不過是日本品種抵受不了香港酷熱的天氣,經過十年的時間還得需放棄,真可惜。而嘉道理農場內所種植的山櫻就位於海拔五百多米高的上山區,胡挺生先生紀念亭附近。

消逝中的濕地樂土

黃斑弄蝶 (Ampittia dioscorides)是一種在濕地環境中生活的小型蝴蝶,展翅長度只有約兩厘米,翅膀合上時只有約成人小指頭的大小。濕農田、荒廢田野等淡水濕地正是牠們經常出沒的地方。雖然弄蝶科 (Hesperiidae)蝴蝶大多沒有奪目色彩,但休息時的型態就十分獨特。牠們會把前翅豎起,後翅伏下,看起來就像一隻戰機!

在黃金時段看CCTVB,見到有一套很久沒有播放,由政府環境保護運動委員會製作的宣傳片。聽了以下內容後,筆者沒有因此而感觸,反而聽到發火。點解聽到發火?就是因為這個政府,如同那些主責教育的官員送子女到外國讀書一樣,表面上播宣傳片大喊「保護生態環境」,但身體卻非常誠實。

香港「飛虎」

虎斑蝶翅膀上的老虎斑紋鮮艷奪目,令人印象深刻。只要看一眼這蝴蝶翅膀上的花紋,你不難聯想到牠的名字 – 虎斑蝶,英文名是Common Tiger。牠天生就有一身老虎紋裝扮,橙色底色加上黑色間條紋。牠是否要借山林霸王的氣焰趕走敵人?虎斑蝶其實身懷劇毒,毒素大多是來自牠幼蟲時期進食的有毒寄主植物天星藤(Graphistemma pictum)。因此,虎斑蝶就以橙色警告色包裝自己,向天敵表達出如︰「不是吃我,吃了我你會難受的﹗」一般的訊息。

永恆的白鯨──莫比敵

經典小說《莫比敵》(Moby-Dick, or, The Whale),或譯《白鯨記》、《摩比‧迪克》、《白鯨莫比敵》,香港有譯作《白鯨無比敵》、《無比敵》,是美國文豪梅爾‧威爾(Herman Melville, 1819-1891)在1851年寫成的作品。背景是十九世紀中期的美國,故事是從一名在捕鯨船皮廓克號上當水手的青年「我」 - 伊西梅爾的第一生角度,敘述船長阿哈率領全體水手追捕一條被捕鯨者命名為「莫比敵」的白色大抹香鯨的經過。

假如你從沒看過海豚真正自由暢泳的樣子,給自己四分鐘,看看這近日在網上漸被廣傳的短片吧。八月六日,Mark Peters與同伴們在加州聖克魯斯對出海域捕吞拿魚,他於船底配置了一部攝錄機,希望隨著船隻前行能拍下吞拿魚的鏡頭,誰知道吞拿魚沒露面,而攝錄機後來拍攝到的,竟是一群追著船尾游個不停的太平洋雙面白海豚!以高清拍攝的畫面甚至像電影特技畫面一樣鮮明亮麗!但是,若要談到「輕快樂韻」,這短片所拍攝到的海豚,牠們的快活姿態,跟「海洋劇場」裡每天趕表演的同類們恐怕有天淵之別。分別在於,那裡不是海洋公園,而是海洋。不是人類追著牠們跑,而是牠們自由隨心地追著人類的小船。

就在腳邊的小彩蝶

斜斑彩灰蝶的寄主植物是一種在野外常見,比較矮小的植物「火炭母」,牠大部份時間都是在較低層草叢中,我們腳邊的水平位置飛行。低飛的習性加上嬌小玲瓏的身驅,即使牠顏色搶眼,卻不易被我們發現呢!如果你想在香港找尋色彩斑斕的蝴蝶其實不用攀山涉水,因為牠們不一定罕見。要注意的是我們應該時常保持細心觀察,即使一隻細小蝴蝶也可使你有驚喜。

吉隆坡雀鳥公園

在吉隆坡的一天,在沒有計劃下就決定去KL Bird Park。吉隆坡雀鳥公園,面積20.9英畝。園內有3000隻雀鳥,約200種不同雀鳥,當中90%馬來西亞原生鳥類,10%外來品種。進入公園尤如入了一個巨型鳥籠一樣。不像香港公園與鳥隔開。這是一個重要元素,在行人路上會有雀鳥在旁飛過,會同雀鳥共用一條道路,所以時刻也要留意頭頂會否有鳥糞會否從上跌下來。幸好筆者在園內沒有中頭獎連安慰獎也沒有。進入正門迎接我們的是美麗的鸚鵡。

在黃石旅遊是很忙的事,早上出去找動物,看風景。晚上回旅舍我就會找出當天所見到的動物的名字,身體特徵和習性。例如黑熊和灰熊有甚麼分別,狼和郊狼又有甚麼分別,為甚麼總是有幾隻小鳥跟著美國野牛,加拿大馬鹿的角是怎麼長出來又丟了等等。又要找出 溫泉,間歇泉,硫泥塘和噴氣孔的分別和形成原因。身為一個地理系的畢業生,我在黃石終於看到我從前在書本上所讀到的。只是 ,我不用再靠圖片想像,因為我都能聞到它們的氣味,感覺到它們的溫度,親眼見到它們的顏色形狀,聽到它們發出的聲音。

原來屋苑的流浪貓,就是令蟑螂等昆蟲數目下降的「大恩人」。2個月前,筆者開始餵飼屋苑下的流浪貓。與其說是流浪,就說牠們是無家可歸的貓吧。這些貓兒都由東涌的愛貓義工定期照顧,並且進行了捕捉、絕育、釋放 (Trap-Neuter-Return, TNR) 手術,不致令社區出現更多流浪貓。昨天(26日)晚上,座頭的管理員說,有住戶投訴貓兒在大廈門口附近聚集,「有礙觀瞻」;如不作出處理,會自行要求漁農署捕捉云云。聽畢以後,筆者真的無名火起,有感這個城市的人真的病入膏肓了。

就像我們小時候「揀飲擇食」,蝴蝶幼蟲對牠們的食物都十分有要求,一種蝴蝶通常只會取食一種至幾種「寄主植物」。其中,香港有一種弄蝶科蝴蝶就以大蕉為寄主植物,換句話說就是從小愛「吃蕉」。因此牠的名字叫黃斑蕉弄蝶,英文俗名是Banana Skipper。請大家不要誤會,黃斑蕉弄蝶「吃蕉」跟我們「吃蕉」是不一樣的,分別在於我們吃的是果實,而牠們吃的是蕉葉。蕉葉對黃斑蕉弄蝶幼蟲來說除了是美味的營養大餐外,也是重要的建築材料。

熊出沒注意

如果想去看熊或其他動物,最好的月份是五,六和九月。原因是熊會在冬天時進入一種類似冬眠的時期,七八月又太熱,熊一般會走到高地避暑,所以這些季節都見不著熊。五,六,九月比較涼快,牠們會在低地活動。其中,清晨,日落和雨後最大機會看到牠們。我記得有人說過,在黃石公園裡,最危險的動物不是熊,而是那些只顧找動物而不專心開車的人類。所以無論如何,為了動物為了自己,還是要小心開車啊!

向日葵

「我的向日葵念著我的太陽……」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