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田北俊

黃台之瓜的自由黨

田大少中伏,弟弟田二少撇清,仲落井下石,屌多兩錢,只能嘆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歷史上兄弟相殘的權力鬥爭難道又少了?玄武門之變、七步成詩,甚至有人搬出隋唐過渡之際宇文化及和宇文士及兩足弟的故事引以為鑒。這段歷史我都唔係好熟,大約係咁:隋末唐初,連連征戰就亂到仆街,宇文氏都是一方勢力,不過當然不夠李唐鬥。阿哥化及算有點風骨傲氣,唔夠打,不過「人生固當死,豈不一日為帝乎!」,所以橫死掂死都做下皇帝,過下癮。

田少與鶴頂紅

當年田少如此公然「造反」,破壞了董建華處心積慮、部署良久的政治任務,尚且能繼續當他的全國政協。但政治一天也嫌長,何況十年。十年間政治氣候早已巨變,正如他自己所說,此一時彼一時了。我相信「梁振英應考慮請辭」是他的真心建議,無奈今天的政治環境,就是說了一句與阿爺立場不同的肺腑之言,隨時便能惹來「殺身之禍」。殺雞儆猴,阿爺的訊息明白不過:做建制派,不是港幣與美元的聯繫匯率,不存在容許波動的區間,必須緊跟中央的路線。阿爺說梁振英做得好,你們這班建制派不能說他不好,更加不能要他下台。

縱然今次田北俊變成犧牲品,但他的建制不是一日煉成,因著他一次敢言被清算一事而對他釋出過份的善意是不智的,尤是看回最近有關他的新聞,他一直走在建制的路線上──否決泛民提議調查梁振英收取澳洲上市公司五千萬一事,也曾以私人名義捐款三十萬支持警方工作。

田家好兄弟

從古到今,兄弟分別投向不同的勢力是常見的事。他們為了家族利益,多頭下注,尤其是在亂世之間,朝不保夕之際,為了保障家族存亡,必須狡兔三窟,才有存活之機。一想到家族利益,個人榮辱也要放在一旁。

田大少真狡猾,老是常出現

身邊不少親朋好友對田北俊都有個唔錯的印象,他們覺得「田大少」是少數「有良心」的建制派,會主動批評及反對政府,最經典就是二零零三年因反對「二十三條」立法而請辭行會成員一職,他此舉曾嬴得無數市民掌聲,現時仍然有人津津樂道。現在田北俊又因為陣前倒戈而犧牲,甚至有朋友好欣賞佢,覺得佢「講真心話,為左香港好都俾中央罰,好戥佢唔抵」。

田大少的前世今生

我和田北俊其實談過幾次,那時我在新城電台時訪問過他幾次。感覺上,他這個人是有點公子脾氣。這次事件是怎樣呢?我覺得他是真心相信梁振英應該辭職而作出這個勸告。而他覺得這樣做是為香港好,因為現在這樣已很難管治下去。

你作為一個藍絲,而又想活得好的話,建議拋開思想,不要有獨立思維,盡做極左活動,你便可以保命和保著你的飯碗,你要榮華富貴,你要坐享其成,當然也是自然不過地出賣你的原有價值和靈魂,不要跟其他人說要有良知,要有思想,你想也不要想,因為田北俊便是你的最佳人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