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田北辰

看罷昨晚亞視國際台的時事評論節目《Newsline》後,我終於得到啟發,取得靈感寫一些東西(我已經十天沒寫過一個字)。如果做一條狗的最終命運,是失去自己靈魂、思考的話,那麼新民黨的田北辰(二少),就是不錯的人辦。我實在不敢相信,當年他管理九廣鐵路的時候,也是運用這樣的邏輯模式去思考。不然,九鐵應該老早「爆大鑊」。

無緣無故的愛與恨?

解決問題要從根本開始,那類垃圾新聞主要是圍繞住「港人身份認同」。而到了最後,也只會演變成愛國與否的問題。田北辰不明白?正常!你永遠不要期待晉惠帝明白肉糜和米飯的價格相差無幾。但喬曉陽不明白嗎?不可能!只要看過《毛澤東語錄》,都知道「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

一人一蚊,送田二少去北韓

計劃經濟?四十年前行緊啦田二少,咁香港有無變成平壤呢?2011年出版的《Nothing to Envy – 我們最幸福》就描寫了脫北者離開北韓前的生活模式,國家禁絕人民自發進行交易活動,一切糧食資源按國家分配,就算明知要死,明知吃不飽也要按國家所講,按金將軍的話去做,小學數學書上的「八個男孩和九個女孩正在為金日成唱頌歌,請問總共有多少個小孩在唱歌呢?」這個就是真實的北韓世界,真正的計劃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