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發展

冰封三呎非一日之寒,香港新界因水貨客、雙非嬰而觸發的「光復」運動,與及最近終審庭裁定新移民住港一年就能申領綜援,本土意識不斷膨漲,新界東北計劃是為「中港融合」的陰謀論一直如影隨形,揮之不去。在愈見尖銳的中港矛盾之下,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第三階段諮詢在民間面對強烈反彈。亦是政府自天星、皇后碼頭及港深廣高鐵一役後,再一次因為土地發展問題而碰得焦頭爛額。

粉嶺地皮 - 打高球 VS 建樓

建屋量(30000間) 乘 房屋地皮的市值(每間150萬),450億。若粉嶺的地皮用作建30000間房屋(一半私樓、一半公屋/居屋),該地皮的市值是450億。用作打高球,(使用權)市值 318.25億;用作建屋,地皮市值450億。即使兩者並非蘋果對蘋果的比較,但在前者推算進取而後者推算保守的情況下,粉嶺這一塊地皮,用作打高球及建屋的市值相差131.25億。

每節完畢後,論壇主持都邀請與會的「教授」給予意見或總結。這些「教授」都沒有被介紹來自那一院校和學系。當然,顧問公司找來的,就當然是將方案和意見「各打五十大板」,然後一句原則上支持,就可以蒙混過關。學術迷信,不言而喻。更可笑的是,顧問公司ARUP及土木工程拓展署的代表,連公眾諮詢和公眾參與都當成為可替換的詞語。學術上,公眾參與的持份者互動是比公眾諮詢更強的。然而,整個公眾參與就只有一場工作坊及一場公眾論壇;論壇中所有人都將那兩組詞語自由調換,盡顯這些在雲端的SimCity Planner視民意如曾爵士一樣,就是如浮雲!

不少連銷商戶例如:一田百貨、星巴克咖啡將會進駐,吸引不少高消費族群,他們將會推動屯門的消費重心,由屯門市廣場一帶的商場群,逐漸擴散到V City以至新墟一帶,從而令整個屯門市中心逐漸北移。附近的商舖業主怎會不放過這些加租良機呢?

光污染反映發展思維落後

筆者喜歡在晚間上山遠足,對光污染深有體會。在沒有濃霧和下雨的情況下,於光害嚴重的港島柏架山一帶作晚間遠足,根本不用帶備任何照明工具;大嶼山、西貢的郊野群山,即使遠離市區,晚間仍可清楚看到路徑。遠足時仰望天空,縱然無雲無月,也是星光疏落。一次在凌晨攀登西貢蚺蛇尖時,幸運地抬頭見到北斗七星,有如發現新大陸。在香港,繁星點點的美景只能在兒歌之中出現。

作者按:過去大半年,這篇文章已先後在報章、書籍、網站和facebook多次公開發表,若不是陳茂波和發展局的同事大意疏忽,那便一定是蓄意隱瞞、蒙混過關。昨日(3.21)宣佈的《優化土地供應策略:維港以外填海及發展岩洞》第二階段諮詢,沒有因應統計處的最新數字修訂人口推算,導至土地需求的估算出現極度嚴重的偏差,無論背後出於什麼原因,對公眾來說皆絕對匪疑所思

浸大校園此刻有如靈堂一樣,電梯、走廊到校園外牆均拉上了寫上口號的海報,而新樓餐廳和連接新校外更長期「開檔」,呼籲學生支持校方爭取李惠利。可惜,就我所見,積極參與的學生不多。和校方心急如焚的態度相比,學生心平氣和得多。當然,即使我是新生,相對於興建中醫院的未來發展,畢業日子的來臨來得更近。不要問為何學生不積極支持,請問問我們為何支持。

經常聽到有人說發展和保育兩者需要取得平衡。對小弟而言,這是一邏輯謬誤:首先,兩者絕非對立,亦無衝突。另外,發展是set,保育是sub-set,不能放在同一屠面比較。換句話說,保育自身為一種發展方式,一般港人眼中的狹義「發展」,只是另一套方式。保育如何帶動經濟發展?香港自稱世界城市,但卻不懂如何利用保育賺錢。在東京,NY,倫敦,什至就近的台北,都沒有要求歷史建築及古蹟為銀行、商廈以及新建築讓路,而是盡力達到並存的效果。

美國反彈可期?

一個金融海嘯,讓美國經濟陷入前所未有的低潮,失業率高企,裁員潮成風,企業利潤下降,國庫也虛空,欠債之高根本是天文數字。這就是過去五年美國的寫照。但情況是否可以退去?要走出谷底,有數項原素在現今的社會是必須的,一是資金、二是創新能力、三是能源支持。這三樣美國現時都可俱備。

由「正確」評估方法就引伸出一個問題:「若然香港基建根本未能承受這麼多的旅客,香港是否有過多的酒店房」?前文引用有報導「曾俊華指2016年香港酒店房間將超過7.1萬」,看來酒店數目還會繼續增加。如果目前62,000間酒店房也是過量的話,再興建酒店豈不是浪費?前天《蘋果日報》頭條「長實蠱惑 酒店當住宅賣」可能是答案!

刨牆的賊

梁振英年代的香港,於是正式開進了這條顛倒是非,借勢毀壞制度程序的不歸路。因為要「重建」,要「發展」這個崇高的理由,於是佔業權兩成七的業主就要「顧全大局」,法例賦予的保護成了空談。因為要「樓價下降」,要「幫人上車」,所以地價差距不要管了,免補地價給千億李先生吧。這種似是而非,借一個看似崇高的理由,行敗壞綱紀之實的事情,在梁振英短短幾個月任期內,已一再發生。

隨著落馬洲支線的啟用,加上規劃中的河套區和將來的西鐵北環線結合元朗發展,把古洞北一併放入新界北的整體規劃,才更為合理。我們不是反對一切新市鎮的規劃和發展。但觀乎今次新界東北規劃,錯誤百出,理念不清,目標不明。我們認為應先擱置新界東北發展規劃,經廣泛諮詢、再商議,才可落實發展工作。

東北發展區如果不是做到100%公屋,全無「市場房屋」,香港年輕人根本無得分。建私人樓,炒得起的是大陸人、是深圳下來的黑錢紅錢。我的姊姊和姊夫大學畢業,育有一女,勤奮工作、節衣縮食、享受不多,成家了,卻沒有居所,都只是寄附舊家,時時煩惱買不起樓。做樓奴都要付得起首期。申請公屋,收入超標;想買居居,抽中的機率,與買六合彩沒有分別。

堆填區會爆滿的預言,政府講了二十多年。聽多了,公眾便像狼來了寓言中的村民,麻木了。再講一次,是否仍會相信?信又好,不信也罷,但繼續抱埋雙手,垃圾只會愈堆愈高,狼的確來了。好幾年前到屯門稔灣堆填區,看到四十層高的超級垃圾山;打鼓嶺堆填區更可怕,超過八十層樓高,到了現在,相信已經高過國金二期。

石湖墟潤記單車

相中舖前的單車,相信就是前一天,市民帶來的單車,等不著老闆完成維修便趕著走,就留下單車及鎖,讓老闆維修後就鎖在舖前,街坊有時間時就自行拿取,這種互動,有幸自己也試過。近年,見著老闆開始有些駝背,做這行幾十年,逃避不了的後遺症吧。影相當天,潤記休息一天,心裡想著,老闆真的要好好休息一下,不要太勞累了。記起拍紀錄片時與不同的老字號墟舖老闆傾談,不止一次的聽到一句「做我地咧D小生意,搵大錢就唔會架喇,都係搵餐晏仔,服務下街坊咁啦~」

季節

荷蘭是風車之國,除了因為近海之外,還因為國內幾乎無高建築物擋風所致(除了鹿特丹等商業中心之外)。思兼身處的公寓高五層,絕大部分內城的古董只有三層,新式的也高不過十層。城外圍繞的亦以農地以及森林等平原為主,荷蘭其中一個最有名的城市政策就是在Randstad(即最發達的鹿特丹、阿姆斯特丹、海牙以及烏特勒支四城,四個城市最遠距離相差不足六小時單車程,但當中除了城區內幾乎全都是綠化帶)高速城市化的同時保留了絕大部分植被 - 稱之為Groene Hart(綠色之心,因為地圖上其形狀命名),在不遠處的哈林城更有臨海的國家公園。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