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相片

被稱為千塔之城,布拉格舊城區幾乎是東歐必看的美景之一,問到看千塔的最佳方法?除了登上舊城鐘樓外,就是登上能一覽布拉格全景的皇宮山玻上觀景台了。從舊城廣場出發,經過查里大橋及城門,再沿山玻走,大約 40 分鐘路程可達。每逢正午十二時,皇宮門外更會有憲兵換班儀式,幾乎是到布拉格的遊客必到的觀賞環節。

隨遇而安 · 志記鎅木廠

從1947年開業至今,這家古老鎅木廠已有67年歷史,當中經歷了三次搬遷,從北角遷到柴灣,再從柴灣遷到古洞,志記鎅木廠見證了香港幾十年來木廠的興衰。曾渡過種種難關的志記,在上水古洞馬草壟的現址經營至今逾30年,卻有可能因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再次面對遷徙的命運。

近日在台灣為反核遊行作圖片報導時,腳跟的筋膜炎發作,弄得走路一拐一拐的。無他,兩機三鏡一燈腳架連其他配件及平板電腦等等,整個人,重了三份之一。我從來都沒有察覺到原來身上的器材是這樣重的。直到在機場,地勤人員表示我的行李過重,我只是將後備相機、配件及一支鏡頭拿出來後,足足已輕了六公斤之多。女友看到,痛心得她差點哭出來,搞得我也眼紅紅。我想哭,是因為我這份使命感間接使她受到傷害。

『成功爭取』系列,主要是議員千辛萬苦地爭取了一些地區設施或巴士路線重組等,這類成功爭取綠公仔燈延長兩秒,保障街坊過路安全雖然不被讚賞,但總算是做了一些政績,打穩了地區工作。

香港,由一個小漁村變成了遊客的「購物天堂」,旅遊熱點。大澳,由一個小漁村變成了遊客的「購物天堂」,旅遊熱點。雖然大澳沒有百老匯,沒有莎莎,服務員也不懂煲冬瓜,但依然熱鬧。今天我以遊客的身份到訪大澳,這個保存了香港從前漁村面貌的地方。

早前談拍照後不要溜跑,要嘗試跟被拍者眼神接觸,可能很多人會覺得只是紙上談兵,是「講就天下無敵,做就無能為力」。剛好最近一次在台北拍攝就遇過蠻多有眼神接觸的例子,在此分享一下。我這樣做不是要說明自己厲害,而是想跟大家說:只要拍攝者願意主動溝通,無論對拍攝者或被攝者而言,「街頭攝影」都可以是快樂和美好的喔!

昨晚我在年宵過了夜,早上才離去,我發現今天的銅鑼灣與平時見開的十分不同,她安靜了,她沒有大吵大鬧。

【相片故事】癱瘓曼谷

泰國反對派月中開始「癱瘓曼谷」行動,向總理英祿施壓。今天,看守政府在曼谷及周邊地區實施緊急狀態令60天,應對暴力襲擊。

社會上常有聲音說自由行或內地人就如蝗蟲一樣,搶奪了香港的一切,就如大路傍的店鋪逐一變成藥房、金鋪、錶行和化妝品鋪頭等,總之是一切香港人不常到的鋪頭。我們可曾想過,這其實可以是自作自受?地鋪和商店的關係就是租客和業主,除非是自置物業。關鍵是在於我們不爭氣、不團結,業主沒有留意所租給的租客的顧客是否本地人,大眾沒有時刻警醒這群業主,要本土優先,不要因利而拋棄原有的租客而租給顧客對象主要是內地人的商人。結果,地鋪慢慢溫水煮蛙,改頭換面,造就今天的情況,羅馬亦非一天建成的。

嘉咸街百年市集中一檔菜檔檔主曾表示這區的重建令居民遷移這一區,生意大跌就不用說,街坊與街坊的笑談也少了。以往到了七八點仍然是燈光鼎盛、車水馬龍,今天已是人去樓空。嘉咸街百年市集中一檔菜檔檔主曾表示這區的重建令居民遷移這一區,生意大跌就不用說,街坊與街坊的笑談也少了。以往到了七八點仍然是燈光鼎盛、車水馬龍,今天已是人去樓空。

被遺忘的一城夜色

生活來去匆匆,很少機會停下來欣賞身處的環境。於是,有時候我選擇晚上到外出攝影,希望在日常經過的建築物及街道上,記下那些被遺忘的一角,拍下一張滿意的照片,察看長期被忽略的城市夜色。

齋戒乃伊斯蘭教五功之一。逢伊斯蘭教教曆9月,教徒就必須於日間指定時間「封齋」,晚黑指定時間「開齋」,齋戒須時一個月,亦名為齋戒月(Ramadan)。齋戒月的日子長短按規定,以滿月始,以滿月終。在齋戒月,伊斯蘭信徒須每日敬拜5次。

無論雨怎麼打。

在地動天搖的一瞬間

波士頓環球時報新聞影師 John Tlumacki 剛好於爆炸現場,位於衝線點而本身正忙於拍攝波士頓馬拉松的John, 憶述於第一次爆炸後的反應。因現場有可能藏下多枚爆炸品,John 被警方告知現場相當危險,但John 仍堅持進行拍攝及將圖片第一時間發放到報社。

回想起中四時候的美術課,談到缺憾美,當然表表者正是維納斯的斷臂。當年,的確有種想法:「斷手都叫靚?」。直至數年後,我去到法國羅浮宮,看到維納斯的斷臂的實物,才明白缺憾美的背後意思。缺憾美雖是不完整,但留給我們許多想像;而當中的美,正是我們對事物的想法。人正因為沒有完美,我們才會追求完美,這樣我們便會不斷進步。

華光社區現位於台灣台北市中正紀念堂東南方,由於當年附近因所屬台北刑務所,只有底下階層才居住這區,而當時附近大多是刑務所人員宿舍。因政府收地以發展金融及數位中心而要求居民自行安排拆卸平房,遷出及賠償/徵收多年來使用土地的費用。大部份的居民已遷出,空置平房的出入口也被封閉住以防止閒人出入,華光社區被迫拆遷前仍有不少老店食群肆。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