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碼頭工人

資方單方面拋出9.8%方案,拒絕談判,溝通,斡旋,他們的心態是:「你要就要,唔要過主!」這種唯我獨尊的心態,顯示這一班財主從沒有尊重過工人。從頭到尾,他們從沒有尊重過工會,談判桌上,藉口吃藥,托辭用膳,逃之夭夭,溜之則吉。在閃爍不停的鎂光燈下,一張張嘴臉無所遁形。面對排山倒海的輿論壓力,這些僱主的行徑尚且如此囂張、跋扈,我們絕對可以想像,在日常的工作環境中,他們會如何以更極端不客氣的方式對待工人。9.8%這一數值的妙處,有如頑劣的孩子賭氣,你爭取雙位數,我就偏偏給您一個單位數,你要我俾錢,我要你無面!吹呀?

醒覺不會帶來自在的感覺,尤其醒覺多源自教訓。教訓本身就是一種記憶,毋怪乎記憶雖常帶來惆悵,甚至痛苦,但也是人與人之間關係的基礎,也就是說,有了記憶,人才有能力去愛。倫理學家耳各利特(AvishaiMargalit)的理論曾言:「關愛(caring)是通過記憶來起作用的。相互關愛是因為在過去有長久的聯繫。我們關愛誰和記得誰是同時發生的。我們不能說,我關愛一個人,但卻不記得或記不起那個人了。」當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如果能夠重視記憶,則證明他們的社會重視人倫,就算聲音紛雜欠缺和諧,整體而言卻總會表現出文明關愛;相反的話,這個社會則會禮樂崩壞,境況堪虞。

佔領中環,後事如何?

「長江中心」這個地點,是「龍蟠虎踞」之選,應該完全準確。光是以上周邊設施能容納的人數,絕對多過香港大球場。

一百五十年前,英國海盜上岸,就是在這個地方架設起一個管治中心出來。「首富選址」,又怎會沒有考慮過這點呢?

這股「人潮」能凝聚的話,要是向海旁走去,就是政府總部和新立法會大樓;向山邊走去,就是梁振英的總部以及美國領事館,可以鬧出一個國際大新聞出來;向東邊走去,那是「阿爺的錢箱」中銀大厦,多走一步就是最高法院;換言之,香港的「立法、行政、司法」三大機關,都只是幾分鐘的腳程。這個還不是心臟地帶是什麼?

香港工資高?

所謂「工人加人工會拖垮香港經濟」,從這個角度來看,的確是對的:因為香港的經濟早就被地主會的各位老爺們抽乾抽淨、市民的生活早已在水深火熱之中,經濟可說是弱不禁風。要是這個時候,工人們還「不識抬舉」,居然想對經濟增加一丁點的壓力,那麼香港經濟的確會支撐不住的噢。因此,他的確「很精明」,尤其對數字看得非常通透,連這麼難看得出的角度他都能看得到,果然不愧為首富的「頭馬」。

佔領中環,誰是主角?

試想想,到底將工人趕離碼頭,而又若然行動要「升級」,下一站會到那裡「集結」?

除了首富的中環總部,還作何他想?

而這個地點只可以用一個「絕」字來形容。因為正好「龍蟠虎踞」,完全「鎮」住香港的中心位置:半山花園道入中環(連接美國領事館/禮賓府)、中環往金鐘、中環往灣仔、面向中英兩大銀行以及舊立會大樓。這個「心臟中的心臟」,正好是兵家必爭之地。若要「佔領中環」,這個才是最佳選址。

巨企吝分毫,首富較錙銖
主和僕各異,人與物無殊
且管牟暴利,何必恤勇夫
節儉同刻薄,爭肯割膏腴
爭氣討工價,論理招口誅
生來非牛馬,宰殺任狼狐
狼狐計自短,仁義道不孤
淘金不念恩,他朝夢同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