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碼頭工潮

陳百祥的土豪式消費

阿叻跪與不跪,我不在意。我不會為他跪回家而興奮莫名,也不會為他走數而咬牙切齒,反正他只是一個戲子,名乎其實的偽人。當然,理性上分析,阿叻沒有跪下來的機會,但阿叻這次跑出,的確別具意義。無線高層沒有發表對陳百祥的意見,但TVB藝員和廣告客戶率先表達反感,一TVB藝員匿名呼籲市民熄機,昨天亦傳聞一大廣告客戶抽起台慶當晚廣告。雖然不知真偽,但似乎客戶亦留意無線與其藝人最近毫無民心。無線可以不理一眾網民在網上瘋狂轉載其粗製濫造的出錯,也能接受大家熄電視,但卻不能不理會一班廣告大客的抽資,始終他們是無線的收入來源。

力量,始終來自群眾

四十天來,市民不單捐款、參與遊行和集會,還親自到碼頭探訪及慰問工友,有搬來種種物資的、有替工友付款買飯盒的、有替工友按摩的、有包餃子給工友吃的、有為工友出版刊物的,林林總總的支援方法,都証實了全港市民對這次工運的支持,各行各業的勞動階層、學生、主婦、社團朋友、政客們都來了!是一場切切實實的全民運動,是自去年反國教運動後最多市民參與的集體行動。

反思同樣是交通基建的另一個案例:機場。

為什麼沒有這種失敗的情況出現呢? 因為機場是由政府擁有的公司建設和經營,而外判服務是計質計量、衡工量值進行分配。而不是「價低者得」,就是這麼簡單的經濟原理而已。對於真正提供合資格服務的人,就收真正提供服務的回報。投入產出成正比,還有比這個自由經濟要再簡單不過的東西嗎?

難道機場的科技比貨櫃碼頭來得簡單嗎? 難道機場的人流和貨流處理又比貨櫃碼頭來得簡單嗎? 機場的建設要求又比貨櫃碼頭來得簡單嗎?

資方單方面拋出9.8%方案,拒絕談判,溝通,斡旋,他們的心態是:「你要就要,唔要過主!」這種唯我獨尊的心態,顯示這一班財主從沒有尊重過工人。從頭到尾,他們從沒有尊重過工會,談判桌上,藉口吃藥,托辭用膳,逃之夭夭,溜之則吉。在閃爍不停的鎂光燈下,一張張嘴臉無所遁形。面對排山倒海的輿論壓力,這些僱主的行徑尚且如此囂張、跋扈,我們絕對可以想像,在日常的工作環境中,他們會如何以更極端不客氣的方式對待工人。9.8%這一數值的妙處,有如頑劣的孩子賭氣,你爭取雙位數,我就偏偏給您一個單位數,你要我俾錢,我要你無面!吹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