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社交媒體

我未有勇氣把Instagram 刪掉

為甚麼照片一定要是好看的?為甚麼Caption一定要感人肺腑?未算感人,也最少要引你共鳴。為甚麼兩個人拍拖二人世界的時候要一起望鏡頭拍張合照,再放上Instagram?甚麼時候開始,兩個人拍拖的事非得要公諸於世。我當然知道,因為那是你們自己的相簿,那些經過放在大家都能看到的地方的相片都是為了自己拍的,原意不是為了給別人看的。嗯嗯,明白了。開一個展覽放出一堆自己的照片,然後聲稱這些照片都不是給人看的。嗯嗯,明白了。

賴叔同其他上述嘅受害人,都係喺Facebook被匿名舉報用假名。Facebook以保障用戶、確保每個用戶都係真身為名,禁止用戶用假名化名花名筆名。作家喬靖夫就係咁要改返真名。

真 · 偽

耳邊不乏聽到一些羨慕的聲音:「A君同佢男朋友好SWEET呀!佢地唔知點點點……(下刪數十字)」「佢成日放女朋友D相,我都好想我男朋友係咁呀!」那時候,我只能冷笑一聲。你不知道的是,這些相片背後有多少風風雨雨,上傳者是否用戶本身,上傳者要營造幸福小女子的形象而把事實放大十倍,甚至百倍我都一一明瞭。

二月Facebook上流傳一篇《新移民綜援婦月僅一萬三千多元度日》的新聞被明報證假,這篇轟動的假新聞獲得過百萬點擊,有人估計原作者因此賺了超過兩萬元廣告分紅,Buzzhand所賺更加難以估計。有份轉發的人呢?完全沒有任何好處。假新聞人人傳播,贏家只會是Buzzhand以及最初發佈假新聞的人。

「宜家up上去,無人讚架。夜啲多人先啦。」他認真道。如果一句說話、一個狀態和一幅相片太少人like,我們便會索性把它刪掉,心中還暗付:「太樣衰啦……啲人會唔會以為我無朋友。」漸漸地,我們轉大頭照,或者心情不好想亂打幾句發洩,也要先停一停,諗一諗,問一問「like神」。「會唔會無人like架?」

我是一個社群編輯,新聞網的社群編輯;我同時也是最優秀的農夫,以及最勇敢的海盜。我跟大家一樣,徜徉在名為臉書的汪洋大海上,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被大海給「回收」。人們稱漁夫為「討海人」,跟海討一口飯吃;而我們則是「討臉人」,跟臉書討點流量,跟粉絲們討點讃、討點分享與評論;在大海底下,漁民除了禱告,還能做些什麼呢?

我就可以簡單跟大家解釋一下我知道關於面書的運作:如果你只是加了好友,或是按了很多專頁,而你不按那些專頁的「讚」,你的面書其實就不會那麼容易出現那些貼文。根據各方的資料提供,面書一天其實大概會把二百至三百條左右的訊息傳到你的頁面。而如果你有超過三百條資訊,面書就會按照你的「喜好」篩選一些「你想看的東西」,把你「不想看的東西」都隔走。

乜春野IG女神?!

唔係講笑,唔露邊有人睇同FOLLOW?連GOOGLE都慳番,幻想力高小小連生理需要都解決埋。至於女仔,IG完全係一個比賽場地。比賽D咩?可以分好多項。食物同名牌就唔多提,因為大家都講到爛曬。不過以下幾點真係不得不提。因為我長時間受到女友言語轟炸。全部都係話人地點點點。

無情的事實說明了,港大一些候選內閣為了於選舉勝出走火入魔,而且越來越激進,公開勾結外國勢力。如果讓他們利用了「以like壯勢」方式,奪取權力上台,這些人當選學生會之後,就會經常邀請外國人員來港大視察;要和校委會對抗的時候,他們就會邀請外國勢力來香港擺陣,與校方角力。這樣,港大的自主權、港大的安全,再也不能獲得保障,港大定必成為國外勢力入侵本港的一個橋頭堡。

香港大學學生會候選內閣的facebook專頁,超過90%對這個專頁讚好的讀者都是來自香港,怎會出了一大堆來歷不明的異邦兄弟呢?(明明香港大學就沒有這麼多學位給海外生啊!)

Facebook及Instagram,於1月27日14時10分左右發生了全球大停機,這次的大停機歷時約1小時,到15時08分左右才逐步回復正常服務。受害的雖然只有Facebook及Instagram,可是波及的還包括一眾需要以Facebook及Instagram為referee的網站。

在網絡上寫文要紅,最重要是懂得傷春悲秋,毫無道理地斷行,這些都是常識,不用我多說。我們不斷在酸這群矯情作家,完全無法理解為何一個蒼白無力的FacebookStatus可以得到數萬個Like,但你們有沒有想過矯情作家背後爆紅的原因到底是什麼?

以facebook營運的角度去看呢?like數其實不值一提。真正要談的是fans的參與度(也即是engagement)。此報告希望從墳場新聞與主場新聞之爭帶出facebook專頁經營的一些數字及指標。

選戰

一個關鍵字,叫Qsearch。根據台灣兩家科技雜誌的報道,台灣的科網公司Qsearch,一家得到Echelon2014優勝獎,SSW創業競賽得到評審一致青睞將代表台灣到瑞士競逐 50 萬美金投資,再得到ASIABEAT2014 亞洲創業之星,獲得台灣三星提供的 30 萬台幣獎金的公司,是做什麼的呢?簡言之,就是找出誰是面書世代的「言論領袖」,看那些帖子,那些話題有廣傳力。

無線的真正目的,不是為收視,而是為了洗版。沒錯,是Facebook的Newsfeed。

呃Like,呃Thoughts

說穿了,like其實一文不值。但放眼今天,我們卻對一個like趨之若鶩:花盡心思拍照煉字,都只為搏君一like。連大學副校長都認為學生願付上法律風險為求呃like。到底,like的價值在哪?

頁 1 / 9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