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社會主義

一些人在談論「與國際接軌」和「轉軌」的時候,他們追求的目標實際上是資本主義。中國的百年救亡歷史顯示,許多後發展國家的發展歷程顯示,資本主義道路是走不通的。有時候,「摸石頭過河」是需要的,但是,不應迷失過河的目標。作者引述了鄧小平同志的話:「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只有社會主義才能發展中國」

問考評局出題是否帶有政治傾向,或者對題目感到嘩然的人,其實同問太陽會否係東邊升起,或者對太陽從東邊升起感到嘩然的人一樣咁搞笑,因為問題早在百多年前就有答案。

左右逢源

《國富論》的成功,在於當中的理論不單沒有違反人性,反而充分地利用人性,運用踏實貼地的手段,達致某些理想。所以,我們承認某些現實,例如人性的「醜惡」,例如政治的「黑暗」,不代表我們就可以因此犬儒、因此放棄追求理想;也不代表我們應該抗拒現實。反而,當我們看清楚現實的情況,就更能夠找出一條真真正正通往理想的道路。

在左翼眼中,所有窮人都是不良制度之下的受害者,他們沒有犯錯;相反,他們很勤力很辛苦,所以我們要體諒、包容他們。左翼不會去想,有些窮人,是因為貪婪才顯得很慘(因為他們又要一星期飲一次茶,然後又想去旅行),又或懶惰或理財不善(如參與賭博、買酒買煙等等),而變得貧窮受苦,並非完全制度之過。鋤強扶弱沒有問題,但「扶弱」也要扶得有理據、有邏輯。

曾經有法國學者分析,藍精靈其實有共產主義的隱喻。藍精靈卡通誕生於共產主義跟資本主義激烈角力的冷戰時期,故事中藍精靈的角色設定、人物形象甚至生活方 式,都無不充滿「共產主義色彩」。藍精靈村莊就像是一個「共產式烏托邦」,村內沒有貨幣,所有藍精靈都有自己的獨特工作,共同為公家生產,食物、資產則集體擁有,是一個均富的社會。而唯一穿著紅衣服的精靈爸爸,蓄著一把大鬍子,則顯然代表共產之父馬克思。所有藍精靈都在偉大的精靈爸爸領導下一次又一次地逃離邪惡巫師加達的魔掌,避免被吸乾精華的厄運,也很有「大海航行靠舵手」共產式人治「領袖崇拜」的味道。

李逆熵:《反轉經濟學》

香港科幻小說之父語個稱呼,李逆熵當之無愧。二十多年期還是小學生的我,已經是他的忠實擁躉。他是我的科幻小說啟蒙老師,帶我進入科幻小說的殿堂,教曉我什麼才是真正的科幻小說,衛斯理那些冒險故事嚴格上並不算是科幻小說。他曾在天文台當科學主任,一直為推動香港的科幻和科普不違餘力,寫了不少關於兩者的書藉。這次他的新書《反轉經濟學》,從科幻科普出走到經濟學,挑戰我們視之為理所當然的主流經濟學,批判資本主義和新自由主義。我又怎能錯過題材這麼吸引的書呢,在書局遇上便立馬買回家細讀。

為了減低工人的對抗性,各國政府將五月一日這個抗爭日子訂為假期,這個諷刺無比的制度化做法,就好比《進擊的巨人》故事中由殘存的人類建立出來的高牆,將自己關在一個籠中,享受著虛假和平,慢慢遺忘了抗爭的歷史,遺忘了自己仍被資本主義所剝削,遺忘了階級爭鬥的意識……故事中的城牆守衛和大部份的人類失去了危機意識,其中一名士兵說:「如果巨人真的破壞了城牆,我們自會做好我們的工作,只是過去100年也沒有發生過一次。」回到現今的香港,每年的爭取最低工資、標準工時、集體談判權等的五一遊行只有三、四千人,或許主流群眾可能覺得勞工保障尚算足夠,又或者就算覺得自己被剝削得很嚴重,也不會想到反抗,在五一勞動節當天還是去消費玩樂。

有人或會懷著一腔熱血去咬定《2+2=5》講的是階級矛盾,資本主義社會下工人被資本家剝削云云。有一群人甚至會前仆後繼地借這首歌的MV直斥資本主義的醜陋,轉而歌頌共產主義。 這種因急於擁抱社會主義而草木皆兵,杯弓蛇影的膠化心態不但貶低了MV和歌背後想探討的價值,包括共產政權的腐敗,更抹殺了理性討論的空間。這首歌,雖然可衍生出無限個版本的解讀,但作為一塊照妖鏡,亦足以考驗自稱左翼人士對左翼思想的理解。

反資本主義綱領

資本主義創造了人類歷史的空前進步的年代。人類迫使了自然力屈服在科學之下,為人類的生產力提供無償服務。人類先祖為了能夠使用火而付出的心血和生命,現在看來都是不必要的,任何一個現代社會的家居都可以輕易使用到水、電、火而不需付出甚麼努力。資本主義一下子就讓人類脫離了蒙昧年代,進求人類理性的進步。資本主義本身要求不斷的知識進步,要求不斷的技術革命,只有這種不斷革命才能讓資本主義繼續存在下去。於是,我們社會的生產組織、生產技術、生產方法都在不斷改變的持續運動之中,造成生產力和生率效率的飛速進步。

我們都是活在Jonestown

Jonestown的教訓其實跟香港的命運相似得可怕。一群當初相信民主回歸的領袖,帶領香港人及其下一代「回歸祖國」,跟隨「中國人堀起」的路。「回歸」後中國人政經社全方位掠奪港人所有,理想崩潰而留下殘酷現實。這些領袖,有的醒覺了,卻做不了甚麼事;有的選擇放下原則,與勃起中國為伍(很多港英精英媚共,甚至現在成為梁營一員,比比皆是)。至於被帶領到這個死胡同的香港人,只能萬般無奈作出掙扎。

一人一蚊,送田二少去北韓

計劃經濟?四十年前行緊啦田二少,咁香港有無變成平壤呢?2011年出版的《Nothing to Envy – 我們最幸福》就描寫了脫北者離開北韓前的生活模式,國家禁絕人民自發進行交易活動,一切糧食資源按國家分配,就算明知要死,明知吃不飽也要按國家所講,按金將軍的話去做,小學數學書上的「八個男孩和九個女孩正在為金日成唱頌歌,請問總共有多少個小孩在唱歌呢?」這個就是真實的北韓世界,真正的計劃經濟。

香江詭詞考

當今香港論爭多多,令人心煩。有爭論本是美事,皆因這代表吾人關心政治。惟爭論中常夾雜詭詞怪語,令人耳目昏眩。此等詭詞可分為三類:一,本身詞義模糊,解釋甚多而產生歧義;二,乃政權創造之「木語」(wooden language),用以蠱惑人心;三,本身詞義清晰,卻被濫用矮化甚至扭曲。現列出其中十一詞,略略分析。

奧巴馬回去讀書,考入大學,做過普通的工作、也做過非謀利的社區工作,幫助窮人、有色人種等等。他做州參議員的時候,他主要的工作是試圖改善死囚待遇、增加愛滋病預防工作和貧民的醫療預算等等。沒錯,這些事都是小修小補、小善小德。這些工作做得好了,也不代表「以資本家和政客為首的資本主義壓迫制度」會有改變;是的,社會上還是會有被壓迫的人,美國仍然會繼續蹂躪其他弱小國家。這就是擺在奧巴馬面前的世界,他可以選擇在無敵的道德高地批判一切都只是治標而不治本,也可以選擇投身於這個惑亂的世界,敢於沾污他的衣袖。

今年持續數個月的經濟收縮,使中共當局改變了防範經濟過熱的審慎態度,宏觀調控的方向由防止資產泡沫湧現轉到寬鬆政策去。在7月7日溫家寶還在說:「要毫不動搖地繼續推進房地產市場各項調控工作。」,到8月16日他卻說:「物價漲幅繼續回落,貨幣政策運用空間增大,金融對經濟的支持作用在加大。」 在自去年9月9日以來的45週間透過人民銀行進行公開市場操作和調低存款準備金率,向市場注入了約2萬億人民幣。貨幣的寬鬆政策加上放寬了對過熱樓市的管控,甚至很多時地方政府會為購房者提供津貼補助,刺激了中國樓市回暖。

歐洲著名史學家霍布斯邦於10月1日逝世,享年95歲。作為歷史學家,他以歷史著作《年代四部曲》稱世,以左翼的筆觸勾勒了由法國大革命至冷戰結束的西方歷史,被稱為「任何人學習現代歷史的最佳入門」。他一直是共產黨黨員…直至共產黨解散。貝理雅的第三條路令他失望,共產主義崩潰使他更形孤獨…他留下令人欽佩的,或許是那種歷史感,和那代人甘向理想及組織献身,願做小人物的情操,所以他歌頌歷史上的小人物不無原因…

在芬蘭,約七成小於三歲的孩子,都是媽媽自己在家照顧的。因為大部份芬蘭家庭都認為,托兒服務很難完全避免照顧者或環境的轉變,而幼童最好是在穩定的環境中生活,若能始終由同一個人照顧較好。那麼,如果外出工作的母親和在家照顧兒女成長的婦女皆有社會貢獻的話,那只有外出工作的人才有退休金,便對在家照顧孩子的母親十分不公平!於是,「居家育兒津貼」的政策終在1986年獲得通過。以2004年的金額為例,第一個三歲以下孩子可獲發每月294歐元,超過一個孩子在三歲以下再多84歐元,有任何其他學齡前孩子再多50歐元。即假設帶著半歲、2歲和5歲三個孩子的母親,每月的「居家育兒津貼」就有428歐元(即使現時歐元匯率低,依然有4103港元;即使是兩個三歲以下孩子也有378歐元(3624港元)。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