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社會民主連線

也談公民提名

民主黨拒絕堅持公民提名,新民主同盟、社會民主連線、人民力量、普羅政治學院及學民思潮等政團群起攻之。公民黨則態度曖昧,黨主席余若薇只不斷強調要向市民推廣公民提名之好處,假若市民最終認為公民提名乃必須,則該黨必爭取之。公民提名是否必須、是否不可或缺,眾說紛紜。本文試引多人之文章,圖梳理有關論述,供看官參考。

長毛正在談論的是陳偉江的作品。在WYNG大師攝影獎的開幕禮上,陳偉江拿了個特別攝影獎,碰巧的,長毛開幕禮當天,在沒有事先知道誰是得獎者的情況底下,就挑了陳偉江這張照片作為與學生對話的話匣。他說他對這張照片印象深刻,雖然他強調他並未看畢展覽中的所有其他照片。照片是陳偉江慣用的黑白攝影,照片中一個拾荒的小女孩,一手推着手推車,另一手抱着洋娃娃,手推車上堆着滿滿的紙箱。長毛與學生作分享的時候說,這樣的景像很震撼,但也很無奈。

縮短行程,同買竹漏數,兩者都衰,但衰的性質不同。在基督教的罪觀中,罪分兩種:一為「不該做的,做了」,二為「該做的,沒做」。上述情況,他不該去花市,但他去了,是為「不該做的,做了」;他應該付 $140 而付款不足,是為「該做的,沒做」。在短短一行,就示範兩種不同的犯罪方法,CY果真有罪魁的風範。

應該承認,迄今為止,美國政府實際上並沒有對中國所購買的美國政府債卷的用途做出專門和直接的詳細說明,但是任何人都無法否認的是,美國聯邦政府發行各種債券,包括國庫(treasury bills)、國庫本票(treasury notes)和聯邦政府公債(treasury bonds)等等,同所有國家的政府發行債劵一樣,本質上都是為了解決財政收支不平衡問題的經濟手段。因此只要我們對美國政府當前的實際開支結構做一個俯瞰,就可以明白中國援助美國的錢,被美國政府用在了哪裡。

(本文作者孔保羅為澳洲華裔學者,將受社會民主連線邀請於本週日來港舉辦座談會,親身講解他對中國大陸社會保障制度的見解,現轉載舊作並宣傳當日活動)放棄計劃經濟的保障模式後,中國的社會保障建設一直在沿襲西方模式,即由政府向具有一定就業、經營收入的社會成員,按其當前收入收取稅費,再轉給社會保障體系,對全部社會成員實施救濟性保障(例如醫療、教育、低保、失業、住房和養老等)。通俗地說:政府向目前就業的近8億人中的部分人,按其當前的收入水平,收取一定比例的稅費,然後轉給社會保障,對13億人實施社會救濟。這種稅費收入是否可以全面滿足13億人的社會保障需求?這是一個必須搞清楚的問題。

各人對人力社記理解不同,外聲人僅限觀察所得而下筆。社民連和分拆出來後的人民力量均只是政治團體(後者可謂是選舉機器),而不算政黨,可見包袱其實不大。眾多分析指他們代表的激進勢力抬頭,而他們亦因意識形態及行動方式分歧各走各路,不過最大問題是個人恩怨,導致危機四伏。

長毛:本人為候任立法會議員,特此趁 閣下宴請各候任議員的機會,表達我的意見。所謂「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之古訓,應是執政者之座右銘。我認為「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既受教師、家長、學生以至社會大家所詬病,唾棄,本就應該予以廢除,絕不能拖沓因循,久延殘喘!反而,民間已有共識之「全民退休保障」計劃,則是長者急須,恍如星火,閣下所提議之「雙倍生果金」,旣須資產審查,金額亦與民間所訴求之每月3000元相差遠甚,若閣下有心護老,敬老,何不立即啟動設立「全民退休保障」之日程,造福千萬長者?此外,我受「保釣行動委員會」委託,再三向 閣下提點,特區政府應督促海事處盡快完成啟豐二號之驗船手續,讓保釣人士可以合法行使行動自由,遠赴釣魚台列嶼宣示我國主權,否則,日本東京市長石原慎太郎不遺餘力為軍國主義招魂,替侵佔釣魚台打氣,而香港特首卻屢屢阻礙民間保衛釣島,能不親痛仇快,貽笑大方?

王丹呼籲香港市民支持陶君行:「我希望香港的朋友能支持陶君行,不僅因為他是我的朋友,更是因為我覺得這麼多年、二十多年,他一直堅持在做。就從這麼堅持就應該給他支持。我們需要這樣的人,為香港為中­國的未來努力。民主運動本身就是多元,香港社會不應執著哪一手段是正確的,應該「雙軌並進」,一方面要有制度的規範,一方面要保留社民連這種抗爭的社會運動力量,這様香港才能早日實現民­主。」

1966年,我在彩虹邨出生、長大,跟爸媽、弟弟過著簡樸但堅實的生活。父親以傳菜員一職擔起一家六口的開支,每天拼手抵足,但依然重視我的學業,希望我能夠憑知識改變命­運,不用再辛苦生活。面對政途頓挫起揚,我始終無悔無愧。唯一感到內疚的是,我沒有如父親所願,好好去過安逸的生活,且讓他看見自己的兒子每天被臭罵、被檢控。但我還是相信,他會因為我而驕傲­。我沒有變,還是來自彩虹邨的那個小孩,一直為自己的信念奮鬥,為我的家而努力。民主的路,也是回家的路。我知道,這條路難免艱辛,但我不會孤單。因為,你將與我同行。

強烈譴責風水師傅李丞責先生「詛咒」香港愛國愛港愛黨的民建聯團隊,民建聯及工聯會團隊勤政愛民,鍾樹根、曾鈺成、王國興、蔣麗芸、陳鑑林、黃國健、梁志祥、陳恒鑌、譚耀宗、麥美娟、葉偉明、陳克勤、葛珮帆、劉江華、李慧琼、陳婉嫻團隊定必全取四十席。:)(編按:文章純粹認為李師傅評論的不當之處,並無鼓勵讀者票投民建聯,作者亦羅列所有候選人名字,不構成任何招致選舉開支的行為。)

2004年,我承蒙大家支持進入立法會,未敢為此竊喜,反而戰戰兢兢,仍然繼續為「倒董爭普選,反一黨專政」而奔走呼號!未忘勞苦大眾受官商勾結所害,替大家鼓與呼,直面權貴,毫不退縮。身為議員,不屑敝帚自珍,不但於議事堂遭驅逐,更於街頭一再被捕,屢遭政治檢控迫逼。今年3月,因於去年9月衝擊「替補機制」論壇而被判兩個月監禁,不過是晚近之例!禍起蕭牆;又由於在2010年與其他四位議員辭職,以五區補選進行「變相公投」,讓大家可藉此以「一人一票」,向小圈子選舉大聲說「不」,堂堂正正地高呼「2012雙普選」!

我同意社民連行政委員黃浩銘的講法,梁振英一定會對應徵者起底,特別是共產黨是講求成員出身的組織,就算行動不會穿幫,成效都極為有限,這個是我到今天為止我都反對此行動的原因。而且事件曝光亦只會節外生 枝,引起無謂爭拗。

【輔仁記者Sherman 6月5日訊】六四燭火晚會後,社民連發起遊行,約四百人遊行往中聯辦要求平反六四,期間曾被警方指為未經申請集會及要求返上人行道,但無阻止遊行人士繼續佔用一條行車線前往目的地,遊行順利完成。

可能你不認同人民力量或社民連的手法理念,但他們確實利用拉布戰,令一眾保皇派現形,突顯香港議會之荒謬。泛民此刻不應停滯不前,反而應更積極參與拉布戰,揭穿一眾保皇派為求保皇,不惜犧牲市民利益的真面目。近日看到面書上的分享,部分反對拉布的朋友已經逐漸接受拉布,甚至支持拉布戰。在這個時勢下,泛民不同黨派應更團結一致,參與拉布,抵抗惡法。

日前和娘親閒聊,原來她無事在家,也有聽立法會的拉布戰。可是,她的感覺就不太好,她的評語是「係咁講無聊野」。身為兒子,當然沒有學王國興議員一樣「口誅筆伐」母親,但想到她不明白拉布的真義,也屬可惜。反覆思想了一兩日,還是覺得要解釋全盤事實太費神,母親未必有心機聽。於是在下想到了用 TVB 劇的情節來向她解釋。當中比喻當然能完全解釋事態,但比喻的作用,是帶出一點,而非全盤事態,希望看倌明白。

從議會看建制

坐在電視機前,望着毓民奮鬥中的樣子,聽着他引經據典解釋不同字詞,還有面前堆積如山的書籍,這能在建制議員身上出現嗎?這種毅力,大概是他對世事感到不憤而生的,而建制議員在他的毅力之下,大抵只能睡、玩手機和寫毛筆字。我們有機會欣賞議員秀麗的毛筆字體,是十分難得的,甚至有人認為他們只懂服從啊。不過,那些毛筆字在一千三百項修訂和各大經典著作面前,並算不上甚麼。然而,他們會因此而感到慚愧嗎?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