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社會

一起舉傘,人心不散。現在勝利就差那最後的一里路,欠的就是一個啟動昇壓渦的按鈕。最近的加壓點,可以是週三立法會復會。泛民理應會提出彈劾梁振英,根據基本法七十三條,通過彈劾動議,只是更動彈劾程序,要求終院首席法官組成調查委員會而已。我們應該要脅那些這幾天全程龜縮的保皇黨,如果連調查梁振英濫放催淚彈、意圖下令射殺港人、動用黑勢力襲擊市民的機會都抹殺,那就要為立法會外佔領群眾行動升級而負責。群眾在動議否決一刻立即衝去中環實現佔領,可以是其中一個選擇。

喇沙利道的杜鵑

對於那幾位在官網無從得知姓甚名誰的校董們,我實在不想詰問他們聖喇沙的生卒年份,或是黃霑為校歌所譜新詞的頭兩句,甚或要求翻查一九六七、一九八九、以及兩年前正值反國教時期的daily announcement作對照,我只是想請教他們關於教育的基本定義;尤其若有校董有閱讀文匯報的習慣,認為罷課是被激進政治勢力煽動,那末學生是否更加需要由校內師長去闡釋正確的政治觀?就算是在這個九月入學的中一生,也應該會知道半年前有個叫劉進圖的報人被斬了六刀,往後的日子都是政治資訊的連番爆炸,相信足以令一個即將步入青春期的十二歲男孩,對身處的社會有所思考和產生疑問。當中學生只知黃之鋒而不知道王菲和謝霆鋒的時候,你卻要他們在校門外自行摸索政治參與之道,卻聲稱是要保障某些家長繼續對政治無知無覺的願望,請問這算是哪碼子的教育?

回想一下,最近一次去青少年中心已是中學時的事情了;那時被老師強迫做義工儲服務時數,用來交功課,換取在考試時借用自修室的時數。反正,都是「無事不登三寶殿」的情況下才會光臨。現在看著這個易拉架,發覺原來社區中心為青少年舉辦的活動都挺用心。密室逃脫是個時興的遊戲,動不動都要過百元才有得玩,更限時45分鐘,對學生來說,這是一種高消費的娛樂。

政府和財閥互通關節,盡情剝削,香港人往往勞動過度,以至整日無知無覺,腦海混沌無明,被迫行屍走肉;統治者再以維穩傳媒和娛樂工業昏蔽之,使其一來娛樂至死、二則接受現實。即使偶有抗命之念,也因為老闆已經買斷了他的人生,或許連僅僅是遊行的時間都擠不出來。

令人窒息的社教化

沒有人一出生就懂得甚麼是「恰當」行為,因此社會主流的規範和價值觀(values)都不是先天而來(nature),而是後天培養(nurture)。社教化(又稱社會化,socialization)就是一個從小開始的持續學習過程。我們透過家庭、朋輩及大眾傳媒等渠道,不斷學習「恰當」及「正常」的行為準則,從而建立自我及學懂扮演社會上不同的角色。久而久之,我們便會內化(internalize)主流的價值觀,亦不會再懷疑這些規範的合理性,反而自動視之為理所當然,甚至會批評那些不守規範的人。這就是社教化的威力。

每天都在自我洗腦的社會

反洗腦不是一朝一夕可成的是,洗腦的不一定是一個學科,一些大是大非的議題,洗腦的可以是日常生活不以為然的濫調。那些濫調,就一百遍、一千遍後大家就會開始不問因由的不斷重覆,甚至傳承。洗腦者,不靠一個明目張膽的政策,靠的往往是大眾的無知及相互重複的用語。Be aware.

北韓上月成功發射火箭光明星三號,為金正恩上任後主要政續,同時為金正恩推動經濟改革提供合法性。同時金正恩在過去一年大力清洗部分軍人勢力,如李英浩;同時在黨政軍系統安插親信,例如晉升玄英哲,為推動改革掃除障礙。加上,金正恩的姑姑金敬姬因長期酗酒而健康惡化,去年被揭發曾在中國秘密接受治療,但健康情況持續惡化。如金敬姬一旦病逝,北韓內部勢力或再一次清牌,對張成澤一方勢力形成打擊,甚至動搖金正恩在內部的權威,影響改革的推進。

我要安樂死

師奶把報紙在小朋友面前一晃,睇吓人地!小朋友隨即喊出一句大概連他自己都不明白的口號 - 「我要安樂死!」那個moment,全車靜曬,師奶面上又悲又驚又尷尬,層次分明而共冶一爐。啋啋啋,舌累口水講過!隨著車門打開,她帶著孩子奪門而出。

香港原來不安全?!

由香港註冊的「中國城市競爭力研完會」所推出的每年全國十大競爭力城市,香港仍然是最佳的競爭力城市,其次是上海,報告指兩個城市的競爭力日益收窄,而香港保持其競爭力,但上海也開始急起直追。是否同意此報告,實屬見仁見智。不過個人對其安全城市香港不能入十大,而深圳又卻成為第二最安全的城市確實有點奇怪。

沉默的代價

這節目由一個本身患有唐氏綜合症的演員扮演在超市幫工,替客人把貨物放進袋中,另外再找一名臨時演員扮演顧客,不斷辱駡該名唐氏綜合症的演員,看看四周顧客有何反應。從片段顯示,有些顧客視而不見或敢怒而不敢言,當中亦有部分顧客挺身而出,仗義執言,教訓該名臨記顧客一頓。這節目的意思就是想讓我們反省:面對不公義的情況時,我們選擇袖手旁觀,保持沉默,容許不公義的情況繼續發生,還是挺身而出,替弱者發聲,討回一個公道?

七百萬人鎖住一個島

在大眾的心目中,香港的發達與繁榮,正是數之不盡的人日夜苦幹所炮製出來的神話,所以,為著它的可持續發達與繁榮,新一代更需要被奴化與馴服。因此,自上而下的教訓是少不得的,年輕人不應有空餘時間,必須上進增值、積穀防饑、未雨綢繆……輕鬆,從來不是孩子接觸得到的思維模式,放下腳步,彷彿就必然等於輸掉人生。最後,連反映現實的歌詞也譜上了我們的刻板單調,原來可以「日頭猛做/到而家輕鬆吓」已經是莫大的恩賜。

談一談歧視的自由

基右理論上唯一可以討論的點是這並未是一個社會共同認同的道德:並因此認為少數性取向不受歧視未達到成為法律,甚至道德的前設。然而他們卻連辯都不敢辯,連為自己自辯的機會都失去。然而,當我們已經立法禁止其他歧視時,根據類推原則,我看不到禁止少數性取向歧視者有不立法的理由,尤其是在基右更為社會證立了這立法必要性。

Dow計算過,他說多花1元在早期介入,就可以省下日後17元的死刑執行費。(You can pay me now, or you can pay me more later.) 這有點像過去有人在喊「今天蓋學校,明天就不用蓋監獄」的經濟學版本。不過我更喜歡的說法是Dow演說時投影片上的標題:今天給他一個擁抱,他日就可能省下一付手銬。同樣是算計,但這種算計有溫情、夠正面、更有彈性。

需要再分配的,不單是財富

如果有人跟你說,你搵錢搵得少,你會早死一點,你信嗎?在歐美國家,已有不少研究指出壽命與相對收入(意即你在某社會上所獲的收入所處的高低,非指實數),之間呈正關係。學界對此的解釋,主要有三大主流。

無毒不是共 最毒梁振英

近日泛民連連拉布,好多人都認為浪費時間,但是他們又有沒有認真想過拉布之原因?政府只懂得官商勾結,無視民眾福利,又空口說白話,民眾的不滿還未解決,企係民眾個邊既泛民又點會唔拉布呢?大眾市民跟政府就好似我行我素咁,我們有我們的不滿,他們有他們的無良,這難怪近來越來越多像我這口尚乳臭的中學生出來表達不滿,甚至公然與政府對抗,全部都是梁種出來之惡果。試問這樣的一個政府怎樣得到民眾的信服和支持呢?

反過來想想,面試的目的為何?也許是在過程中增加對申請人的了解吧。要了解的,可能是個人性格,也可能是過往經驗。但我想,考官希望見到的,該不會是模仿社會中所訂下的唯一「標準」吧。這不但違背了面試的原意,更令回答的人失去了自我,被迫戴上了一副虛偽的面具。在我眼中,一切包裝、違背良心的答案,都是面具。現在哪管是幾歲的小孩面試,都要像登台般隆重其事,穿上格格不入的西服,扮得很成熟很有學識的樣子,走進面試室裡。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