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神聖一票

我今年二十多歲,跟一位朋友創作了一個政治紙牌遊戲,套某些今日的香港價值,我是在「抽水」、我在搞「二次創作」、我是麻煩的「80後」。可是,當社會越來越多人去用這些標籤去為別人定位的時候,何不思考一下為甚麼越來越多惡搞?越多越多人敢去「冒犯」人?我正職是一位在海外研究生物學的科研人,每天都要應付繁重的實驗,而我可以告訴你,我對政治從來不感興趣!我甚至討厭看到那些「香港政圈鬧國際笑話」的新聞。在我跟友人設計的紙卡裏,有張牌寫著「政治很污糟」,是我的心聲。那為甚麼我還是想做這件事,不是因為熱中於政治,是政治本身就是我們的一部分(身在海外的公民亦如是)。這是「作為公民」的一種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