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禁慾

思兼本以為只有梁美芬才會說出中學生不應談戀愛,大學才應該談性的保守思想。但Shadow兄行文中每每隱喻的處女情結,實在令晚生吃不消。請別再把女生當作是毫無慾望的人。現代女生擁有慾望本應無罪。最麻煩的是當我們不想說,不敢說,不願說如何愛的時候,女生總是在被欺騙感情之後才恍然大誤。當初中性教育只是教切面圖,墮胎的影片只讓女生看(而造成這的很大機會是男生)的時候,我們是否將太多的自我保護的責任,以及禁慾的教條捆在女性身上?又教得我們太少如何愛,如何保護別人?

哀悼春色

有數量龐大的盲毛家長,香港不用想甚麼性教育。停留在橫切面就好,個個都是生物學家就行,其他不用知道。避孕不用知道,因為家長不想「鼓勵」學生做愛,於是不設防有之、計愚蠢的安全期有之,總之有沒有套,都會做;有套的可能戴錯;冇套的可能沒有門路可買;貪小便宜買到強國的可能會悔恨終生。在香港,事後丸又是處方藥物,好像生怕少女們能夠成功避孕的樣子。

撇開不同學者對相關經文的詮釋問題(例如有學者指哥林多前書該段的原文意思是指信別的宗教人的行為,包括與男性廟妓性交),作為討論,我先假設基督徒應該尊守主流宗派的經文詮釋 - 聖經要求信徒不親男色。除了親男色,教徒也不應淫亂、拜偶像、姦淫、孌童、貪婪、醉酒、辱罵。那是信徒個人信仰生活的問題,不是社會整體操守問題。能夠持守上述各項的基督徒是可敬的,是值得效法的。可是,那是信徒個人的事。當問題涉及社會價值觀和公民權利的時候,信徒的個人行為標準就不應強加於整個社會。

與神對話 — 關於 HPV疫苗

我:如果有一支針,一打就會濫交,那應該叫春藥吧?神:孩子,那不是春藥,是用來預防子宮頸癌的。我:吓?那為甚麼有人會覺得打 HPV 疫苗會引至濫交?神:是咁的。按他們的邏輯,女童打了針,就不怕有性病,不怕性病,她們的小男友就可以打她們肉針,永無後患了。啊,「打肉針」就是造愛,這個你知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