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披戴基督可是甚為艱難的,因為在我們對將來的恐懼之下,往往出於個人的利益計算,我們會發現實踐愛德根本對自己不利,於是就放棄了,就在這黑夜跌倒。誰不知道愛人如己是應當的?但是,當你對一個受盡僱主剝削的農民工的關愛,或對一個被迫遷的老人的關愛,會為你帶來牢獄之災,甚至生命危險之時,你還會繼續去愛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