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移民

你有想過移民嗎?

今天身邊再次有不少朋友考慮移民。有的是美加澳紐,有的是台灣,原因很簡單。今天香港風雨飄搖,願意說真話的人,被解雇,被辭職,被河蟹,被滅聲,被消音,被停職,被陰乾,被斷米路,層出不窮。你還說沒有變?

香港未必出現移民大潮

今日想移民和有能力移民西方的香港中產,就不可能如以往般一窩蜂地人移我移。再說,今天的中產,比起以往的中產,更加膽小。不是嗎?怕失業、怕樓價跌、怕教育制度不好、怕自己的孩子做不了interview之王、怕……總之就是甚麼都怕。說穿了,就是非常害怕改變,那怕是變得更好(如樓價下跌)。移民是人生和家庭的大變動,香港刻下的怕變中產,相信即使真的想移民,也大多過不了膽小這一心理關口。

移民

筆者八九六四後還在大專念書,眼看血染天安門,義憤填膺,不明白為何大家選擇移民而不起來反抗,當然要移民也沒有能力。但近期越來越多朋友的聲音,都說在考慮移民,又或是讓子女盡快到外國升學,然後再為他們申請移民。香港已經回歸了好一陣子,現在才來移民,所為何事?有甚麼比六四屠城更可怕?是不公義的特首選舉、是強推的國民教育、是不平等的司法制度、是大魚大肉的廉政公署、是顛倒是非的愛國團體、還是名存實亡的一國兩制?反正這一切一切加起來,就如一柄無型大刀架在市民的頸項上,令大家透不過氣來,移民之念由此而生。

港人住apartment 整咸蝦蒸豬肉,絕對是經典,因為加國天氣冬和暖氣是通整座大廈,倘若有這些勁特別味道食物的話,便全大廈都會有,起初你會常聽到有人搞到因為食物而有投訴,但是後了一兩年這些新聞便再少聽到。這便是大家要去適應當地的生活習慣。當然也包括互相理解,加國很提倡多元文化,所以中國人有新年,加國總理甚至會說聲Happy Chinese New Year,甚至你在學校想放個新年假,老師也會尊重你,這便是包容。

帶上護照去佔中

「幫港」的英譯為 Silent Majority Hong Kong,簡稱 SM‧HK,這是否屬西諺云之佛洛依德說漏嘴,反映他們潛意識期許中共跟他們(港人)應存在某種S與M的關係,筆者才疏,未能判斷,看來要請城中才子(如陶傑)好好分析,開我等市民之民智也。

早前國教家長關注組召集人陳惜姿撰文,文章題為〈驪歌再唱〉,指出身邊許多友人,此刻眼見香港前途黯淡,不得不認真考慮移民,上世紀九十年代移民潮之歌看會再次奏起。也許那些港人計劃移民的動機,與周融不盡相同,但客觀效果,也是丟下香港這個死局,讓香港大多數沉默且「貧賤不能移──民」的港人承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