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稅

當個快活偽窮人

說窮,其實也不然,至少三餐溫飽,月尾有錢剩,閒時更能外遊。第時生個BB,由幼稚園開始有學券制又有學費減免、書簿津貼、車船津貼、免費午膳,讀大學仲可以借Grant/loan,畢業後叫仔仔即刻申請破產,連錢都唔洗還!一蚊都唔洗就可以大學畢業,其實唔難。

很多人念茲在茲的是,就算來港未滿七年,貧窮就是貧窮,要幫就是要幫。但同樣很多人的想法是,七年是一個不成文的門檻,一個讓人正式「入籍」的門檻,你達不到,你貢獻不夠,就不夠資格得到完全的公民權。情況有點像外國移民,也要住夠一定年期,達到某些語言資歷才有完整的公民權。

「負入息稅」這措施在美國、英國、新加玻等國家也有推行,它其實是由主張自由放任資本主義的美國經濟學家佛利民(Milton Friedman),在上世紀六十年代提出的。當時,他眼見美國政府的扶貧措施降低了窮人工作動機,其扶貧效果亦不佳,因而提出了將累進稅率的結構,擴展到低收入階層的福利措施。簡單來說,當低收入人士的薪金低於某一個水平,他們不但不用交薪俸稅,還可以倒過頭來獲得政府的現金補貼。而補助程度取決於被補助者的薪金,基本上,補助金額會隨著其收入的增加而減少。

應實行高額累進物業稅

問題還不止於稅率公平與否那麼簡單,還有政府如何通過合理稅收以導引經濟健康發展。由於地價、樓價、舗價等不正常地飆升,各類物業的租金也水漲船高。中小企、小店艱苦經營之下,租金卻吞噬了大部分利潤。較具規模的企業,也會因利之所在,將所得的利潤,多投於物業的買賣和出租。整個營商環境因而丕變為以物業升值和租金收入的「食利」導向,而非創新的、勤奮的「創利」導向。這不但嚴重打擊社會民生,更長遠地削弱香港的競爭力。試問世界上哪一個經濟體是主要以本地物業升值和租金收入來提升國際競爭力的?

現時長實集團有份營運的酒店包括九龍海逸君綽酒店、嘉湖海逸酒店、北角海逸酒店、都會海逸酒店、九龍酒店、港島海逸君綽酒店、8度海逸酒店、海澄軒、海韻軒、海灣軒、雍澄軒、1881 Heritage酒店等等。根據香港旅遊發展局數據,以2012年1至12月酒店平均入住率89%(12月達92%)計算,酒店出租情況和營運環境也應該不錯。然而,長實選擇在此時拆售旗下雍澄軒「酒店房間」,難免讓市場猜測拆售「酒店房間」會否陸續有來,也會讓人質疑長實是否有能力營運旗下酒店業務。

至於練老師提到「連偉哥為得變為戰略商品」的論點,請恕晚輩坦白說,中國的假貨問題無理由要香港人全盤承擔,大陸人利用其高漲銷費能力湧港搶奪是必須設法制止。即使撇除物資被搶購短缺的問題,單是大量消費現金湧入造成物價飛升也是坊間有目共睹,苦害的還是710萬香港市民。所以我本人是認同要「搶一樣,就納入一樣」的做法。單是今天,已經傳出「唔俾運奶粉咪運尿片、衛生巾囉」,難道要女士們時光倒流到一世紀以前,將玉扣紙墊入「衛生帶」嗎?為何港人要為大陸的假貨問題作出犧牲?

土地收益佔政府近兩成的經常性收益,加上地產項目間接帶來的稅收,使到政府更加不能夠不把資產價格保持在一個較高的水平,以維持其收入來源的穩定。因此物業租金以及資產價格過高,並不只是房屋問題,而是土地問題,更是產業問題。要解決這個問題,政府必然要進行徹底的產業升級,並對稅制進行改革,以擺脫目前香港以地產業和金融業為經濟動力的經濟結構,才是治本良方。

淪陷回憶:奶粉配給制

我並不是叫中國人滾回中國的自治派。不過兩天前看到報紙報導的畫面(左),就不期然想起上次香港要進行主糧配給,已經是日治時期的三年零八個月(右)和重光後的一段短時間。中國水貨客在海外搶購奶粉,引起當地居民不滿和傳媒報導(例子:荷蘭、澳洲、德國),此情此景真的令人哭笑不得。在討論這究竟是供求問題還是中國人的問題之前,我想介紹一本很多年前曾經引起關注的小說《黃禍》。

「五條支柱」多元化退休方案能滿足四個目標。充足性,為香港所有人提供充足的收入以防止和消除長者貧窮;可承擔性,涉及的財政負擔為個人與社會也可以承擔;可持續性,財政上可行,並在可見的將來都能維持;堅固性;能夠抵受經濟和人口波動的影響。

徵費不是一項政策

一些附近國家及地區如台灣均有進行類似措施,即定期有專人到各區收集家居可回收廢物。此法旨在令大眾對回收及分類感到「麻煩」的感覺消除,令大眾不抗拒自行減廢。與此同時,亦可把其他環境政策元素加入,如以電動車作運載廢物車輛,便可同時試驗其可行性。另外該筆收入亦可用作資助相關非政府組織及大學部門進行相關政策研究。總之,不要把錢收回來便算,不要以為「徵費」就是完整的廢物政策。

還有更嚴重的技術問題:聽候一個非民選政府制訂路線,這個無恥的殖民政府會端出甚麼好菜?期待它會如君所願,向企業加利得稅?實現諸位左傾理念者「財富再分配」的雄圖大願?一廂情願以為政府會為你們籌劃?這不僅是放棄自身的自由和責任。還要讓政府設計路線圖?那最後只會是讓你們這班蟻民自己供、更可能會搞得像強姦金一樣成了管理或投資人員漁利的工具。一個邪惡、不為本地人利益服務的政府,你還給他大權去管理大家的錢,這件事最後可以有好收場嗎?

觀乎主流對SSD 的看法,仍是認為SSD 是個利民政策,特別是能夠打擊炒家更令人拍案叫絕,因為他們都是「抵X死」的。SSD 一再加重負資產的風險,令置業人仕的儲蓄負擔上升,同時將有更多人不合適買樓。我不反對額外印花稅可以短線壓住樓市,我只望大家停止為這政策歡呼。問題,遠未到解決的地步。

我相信,一再加大SSD,能買樓的多只會是不怕SSD的人。這些人有兩種,一部份可能是長期有極穩定工作的真正用家,二就是有錢及有好多資產的人。我相信,樓房可以把下游社會階層帶向較上層的能力將進一步失去,下層朋友就只能留在下層了,買樓仍然未輪到你。

反對按揭利息稅

如果政府打擊的目標是外來資金,按揭利息稅並不見得有效。外來資金隔山買牛投資於香港地產,多會採取長線收租的策略,只要香港的租金回報率高於海外的利息,長錢便有利可圖。外資若果是以百分百資本買樓,或者先在海外融資,按揭利息稅根本毫無作用。稅,政府可以之賞善罰惡,但是,稅也可以帶來很多麻煩。香港的成功,就是稅制簡單直接,也沒有太多尋租空間,大家可以專心搵食。萬稅的地方如美國、歐洲和中國大陸,公司、個人浪費在稅務的錢和力不知多少,香港人身在福中不知福。為了香港的長遠競爭力,廟堂的權貴,在野的智士,打「稅」的主意時,請小心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