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立場新聞

幫內容農場寫東西的,是freelancer。Freelance會收錢,只是不固定,金額也少,但終究是有的。但DemandMedia上市之後,這班提供內容的作者,不會收到任何花紅,寫來寫去,就是為他人作了嫁衣。于為暢之後再舉一個例子,就是HuffingtonPost以 3.15億美元賣給AOL,創辦人AriannaHuffington一夜之間成為富婆,旗下作者一個仙花紅分成都沒有收到。

劇中的Riggan正正是大家的寫照,不只是演員。不論是小小的臉書使用者,抑或是所謂網路紅人、政治明星,等等等等,都是人格分裂的。想批評現在種種荒謬現象,但同時又要跟著這些荒謬現象走。用一句話可概括:「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

以facebook營運的角度去看呢?like數其實不值一提。真正要談的是fans的參與度(也即是engagement)。此報告希望從墳場新聞與主場新聞之爭帶出facebook專頁經營的一些數字及指標。

前面行山菜菜子的「我xx,我yy,我zz」未解釋清楚,就先擺幾個名人出來「解話」,一堆繕稿B呢叭啦,沒錯,公關上很正確,連勝文的繕稿少嗎?最後結果有怎麼樣呢?最好笑是一堆「放長雙眼睇,葉局長無呃你」的論調,最厲害還找有 #CCTVB 的老記者出來說很感恩,要信這個團隊。我們很相信這個團隊會繼續「策展」新聞,啊不是,是「賊剪」新聞。這個論調簡直荒謬透頂,本來說如果所有記者編輯重新聘請,重開機,好還有個蜜月期,或者觀察一下。

生曬臘腸,豬腸為衣,前事不忘,後事之師,不仁不義離棄同道戰友,無禮無智偷文兼虧本,當城中首富李嘉誠都要惺惺作態聲稱自己「君子愛財取之有道」,蔡東豪連最無恥的文過飾非都假手於人,糾結群黨動員親信博客撰文「曬馬」當弘道,失信於人,然後諉過他人,自以為是已達登峰造極。

在談蔡東豪之前,先看看完全唔關事的王維基。經營媒體受盡打壓,慘受整蠱,王維基認第一,冇人敢認第二,這兩年他投資數以十億,卻被689政府玩到殘, 猶記得一班市民去仍未圍封的公民廣場撐HKTV發牌,那邊廂王征條粉腸居然率眾去跳核突舞,撐「亞洲良心」,慘在亞視唔出糧,今時今日仍未被人釘牌,HKTV卻要在網上窒下窒下咁播。

主場打著梁文道等人的名字,四處拿別人的文章,卻不付一毫紙稿費,蔡東豪那班人,明明有錢人,但不認為自己需要俾錢。因為他們其實根本是看不起網絡,也看不起作者。主場新聞將每日報紙的頭條大小事炒稿,評論又是免費攞,抄其他網媒的新聞;雞蟲叫雞尚且完事俾錢,主場則是免費叫雞,還好像恩賜了作者——你有得同梁文道蔡東豪陳冠中文化人藝評人並列喎,仲想點呀你。

蔡東豪付出多少唔係我地鬧佢既重點,而家係咪鬥付出得多呀?咁所有窮家子弟呢世都唔夠多啦付出,有錢人一定付出得多啲架啵。人地就搵命博,蔡東豪就去行山,到底邊個付出得多啲?自以為蔡東豪的犧牲比其他人更多更大?易惜行究竟知道多少?!

《火鳳燎原》中,賈詡常說「公子獻頭」,如今嘛,彷彿看見「東豪獻菊」,為的,正正是「黑暗之後,就是光明」的「黑暗兵法大義」。然後,忽然又有一單新聞爆料,指網域的註冊日期,剛好就在清場翌日。爆料的,是《熱血時報》。《火鳳燎原》有一常套句:「讓敵人猜到你的下一步。」我懷疑《立場》故意在那一天註冊域名,亦不介意讓熱時、謎米、明報翻出黑材料,因為最怕的,反而是「無人問津」。

雨傘革命爆發不久,泛民集體潛水,偶爾出來,其動機亦離不開「重奪話語權」,後來呼籲抗爭者退場之頻繁,更不亞於政府,成為建制的中流砥柱。《主場》以往與泛民關係密切,處處為其護航。若果《立場》無法指出自己與《主場》有何分別的話,有人將其定義為「代表泛民立場的喉舌報」也怪不得人。

喜歡或欣賞一人本質上無分對錯,但若喜歡至喪去理智,問題可大。年紀尚輕,為了觀看偶像的演唱會,詢求家人更多的零用錢或是動用本是用作應急之用的儲蓄,但自己尚未有能力賺取金錢,家中亦沒多餘錢,這樣孰是孰非?又或是,盲目相信偶像所言,以一貫支持的心態追隨,遇上批評就在網上與反對者展開激烈罵戰,耗盡身心,這樣又是好是壞?

這項安排的核心,全在於承託人及受益人,前者應為專門經營信託管理的公司,後者則大有可能為蔡(或其另立公司)本身。受益不作派發而全歸傳媒事業,大概可理解為公司有盈利而不派股息,但由於不能以同一間公司同時兼營授受的角色,因而股份受益人必須由另一個人或公司(可為空殼ShellCompany)擔任,也就是說,「左手交右手」而已,頂多就公開帳目對照而知道盈利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