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立法會補選2018

近日坊間盛傳姚松炎隨時可能被DQ,不能代表泛民參選西九補選,這刻從當時泛民的初選,理應是排第二的馮檢基出選。但是泛民卻沒有意圖根據這種規則去走,卻又找來另一老將梁家傑,為所謂的PlanB,甚至又盛傳另一真PlanC的曾健超。原本排第二的馮檢基,卻被摒之於門外。到近日馮檢基走出來說他決定退選,不再玩了。

星期日的泛民初選,參加者大力批評:投票時間太短、票站太少、地點不便、要交住址證明太煩⋯⋯諸如此類。在資源緊絀下,這些問題一早就可預視。如果不滿,應該在報名前先旨聲明,例如說:「不夠十個票站的話,便會退出。」現在趙家賢辛辛苦苦搭了舞台,又要給一眾主角們柴台,兼且輸了初選亦會賴主辦單位安排失當,也真教人十分沮喪。

趙氏呢啲垃圾,對埋曬啲田北辰都老鼠拉龜,人地田二少爺,愉景新城無洗衣舖無吉野家,佢真係咁都拉攏到呢兩間嘢返來,你話啲當區居民點會唔俾票佢?你趙恩來做過乜嘢令人會俾票?口口聲聲話自己係反圍標專家呀?你係咁叻,新西就無曬啲圍標啦?得罪講句,「敗軍之將何以言勇」就係講呢啲人。即係好似項羽咁,一隊軍隊殺曬威曬,人地劉季「雞鳴狗盜」咩人都用,攞埋你個天下返來,你工黨自己已經節節敗退,僅有嘅餘力唔係拉攏可以合作嘅人,而係向已經柒到無人想理嘅張生地毯式找碴。

因雨傘革命爆發後聲稱「面對非一般的壓力,感到極度徬徨及疲倦」退出社運及後又從香港眾志借屍還魂復出社運而被稱為「彈出彈入」的周庭,於較早前發放新一輪的造勢活動,包括新一輪宣傳口號,宣稱呼籲民眾要「和他們一起勇敢」云云。明知有臨陣脫逃的前科依然叫人去跟隨你們究竟係咩玩法呢?

初選最討厭的地方,就是要參選者都要告訴選民,投我是對的,是聰明的,是合理的決定。而投別人呢?就是錯的,愚蠢的,不合理的選擇。

我就唔知《HK01》有幾憎周庭,但觀乎佢哋呢幾日,又安排專訪又一日一POST咁原汁奉上任亮憲的金句soundbite,我就覺得肯定來者不善。

先有張秀賢自己話有青政本記支持,轉個頭又出多個劉穎匡,一開場就話有青政支持。佢地係咁講青政支持咪又係為左所謂嘅政治倫理,又想叫市民含淚睇大局。只不過泛民個大局叫關鍵一席,你個大局叫政治倫理啫。有原DQ議員支持唔係壞事,但你想憑一句支持就叫其他人為政治倫理收工唔選,其實咪又同泛民當日話「關鍵一席」叫天琦下次先選一樣咁無視市民政見,只叫大家含淚支持

朱凱迪同屬左膠社運出身,故此幫郭出選不為意外。但意外的地方是,工黨內部當初對郭出選分歧甚大。在工黨討論參與新東補選時,有傳部份聲音郭出選會令同屬新界東的工黨代表張超雄尷尬,而何秀蘭更反對郭出選,在最後更投下反對票。可惜,那些意見最後敵不過已經「做刁」的大多數。而促成「做刁」,相信與李卓人及朱凱迪不無關係。

街頭社運戰神的殞落

我仲記得,佢以前成日叫我地,唔好掛住網上鬧交,呢啲嘢係無意思嘅,多年後,佢喺個網度鬧我,我都對此語塞。

上文提到,港島選戰本身以為毫無懸念的反對派與建制派兩營對壘,據最新消息所指,前社民連及人民力量成員,有「維園阿哥」之稱的任亮憲正積極考慮參選港島區補選,兩派陣營對壘的局面可能有變,以任亮憲出身背景及狙擊對象黎講,他的基本盤介乎基層至中產,政治光譜偏向民主派及對民主大黨無好感的選民,而呢一班選民於港島區確實不在少數。假若任的取態再向中間靠攏既話,工黨啲票睇怕係港島補選後鎅到乜都冇。

據先知消息,有新東地區人士在最近一次聚會中,看過疑似巴治奧支持劉穎匡參選的同意書。隨後,部份地區人士便對宣稱有本民前及青政同意出選的張秀賢有所懷疑。一些與會中人更認為,劉的支持比張的更為扎實。雖則黃台仰及巴治奧曾於九月初,親自與鄭宇碩表明,張為他們認可的民主派候選人。但是,現在黃台仰已逃離香港;而鄭宇碩亦未有在過去向公眾當面確認此事。故此,部份地區人士早在初選開始時,便質疑張宣稱有青政及本民前的支持是言過於實。而張秀賢在苦無物證及人證以中立為由不出面作實之下,被質疑時亦只能夠「床板夾春袋」。

政界流傳,巴治奧近月對張秀賢態度曖昧,令本土派二三線人物蠢蠢欲動,希望促成「我代表巴治奧的青政」一說而劍指3.11大位。其中一位,便是中大本土學社,曾經為新民主同盟社區主任,現時為社區網絡聯盟的劉穎匡。盛傳劉將於周六舉行記者會,宣佈自己受青政支持出選3.11新東議席。

新民黨一早就已經協助鄧家彪,按理建制派於港島亦應加強合作支持建制派既候選人。不然,今次補選建制派於港島既選情將會相當嚴峻。

局部地區性政治倫理

今次班人初選邊個我都唔撚會投,係呀我係唔撚盡公民責任,屌你我盡責係你得益,我又無著數。唔好同我講咩神聖嘅一票,因為民主派班人根本唔撚care有無你班網上毒撚本土派嘅一票,而投民主派嘅呢票,我唔會再投落去。 呢個社會唔需要多一個泛民嘅順民,而係要有一同班撚樣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