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立法會選舉系列

一如選前民意調查,於投票日進行的票站調查 (Exit poll) 也是代議民主制國度裡非常流行的學術活動。從英語譯名可見,是選民投票後離開票站時,調查員詢問選民剛剛的投票選擇。除了最基本的「你剛才投票給誰」之外,也可能會搜集選民年齡、學歷、收入的基本資料,又會查詢基於甚麼因素(如政治立場、經濟立場、候選人形象、政黨品牌等)決定投票意向,更重要是詢問選民去屆選舉投票給誰,今屆是否改變支持對象,以得知民意變化的趨勢,憑此分析民情的走向。可是,又一如選前民意調查,票站調查也只是工具,而工具是死物,可被賦予其他用途。

假設抽樣方法無誤,看民調其實仍要留意支持度以外的地方。參考截自八月初刊於《明報》的附圖,各區民望之首並非何黨何派之士,實紅框所示之「未決定/唔知/難講」是也!各區聲稱未拿定主意的選民多達23-30%,比支持度最高的候選人高出一成甚至一兩倍,當這大批游離選民於投票日終於投下一票,大局就足以徹底改寫。另外,也應留意藍框內的「抽樣誤差」,亦即統計出來的數字的可能誤差幅度,舉九龍東民主黨候選人胡志偉 ((該區其他候選人,請自行查看附圖!))作例,調查得出7%支持度,但由於誤差率最高達6%,換句話說胡志偉真實民望可能介乎7%-6%=1%與7+6%=13%之間,前者等同陪跑,後者在混戰亂局已勝望穩健,可見一旦一併考慮誤差率,民調數字甚麼都表達不來!誤差率高,最大原因首推樣本數目偏低,以各區數日累積受訪者只得寥寥兩三百,即每日約數十,其實樣本相當少,自然較大機會有所誤差。

舉例說,今屆新界東有20張名單,假如每張名單有兩分鐘時間自我介紹,單單第一節已花掉40分鐘。即使論壇歷時三小時(180分鐘)而中途沒有插播任何廣告,每張名單平均只分得區區九分鐘,實在不足以讓有誠意的候選人層次分明地闡述其理念及主張。如此一來,候選人分秒必爭之下不懂以極其動聽的一兩句話(哪怕根本毫無內涵)吸引觀眾耳膜就注定吃虧,只得人人都走上「搶sound-bite」的路線。到頭來,不足以達到傳訊效果的選舉論壇,還是候選人希望見到的選舉論壇嗎?選舉論壇時間緊迫,自然要把握每分每秒。論壇最精彩環節,首推候選人互相質詢,向競選對手狙擊到底。一般選舉論壇的規則,是給予候選名單一段時間質詢任何對手,但該時間是包括問和答,當對手回應發問者,是消耗發問者而非他自己的時間。那麼理性的候選人會如何利用這規則?

候選人要爭取選民支持,當然要製作各式各樣的宣傳,傳統宣傳品包括街板、海報、直幡、小巴廣告等,隨著互聯網普及,競選網站、宣傳短片和facebook競選帳戶等亦漸受候選人青睞。在香港,這些競選宣傳都受到《選舉活動指引》(下稱《指引》)規範,不能隨意而行。可是,隨著新媒體迅速崛起,宣傳渠道日增,成為訊息發佈者的門檻日低(筆者現在已是訊息發佈者),《指引》能否追上時代的步伐?又會否為競選宣傳帶來一些灰色地帶?

筆者經過拙系列首三篇介紹香港選舉制度,以及初步分析香港那種直選制度衍生出來的現象後,認為立法會看似一步步邁向普選(假設「2020年廢除功能組別」是真的)之時,實在需要於普選來臨前透過制度規劃,盡可能革除現時直選制度為政治生態帶來的流弊,否則將來就是建立了民主體制,政治民主還是上不了軌道。

不少選民(尤其是泛民選民)可能有特別心儀的政黨或政治人物,但他們未必會對其他泛民政黨或政治人物不屑一顧,反而希望盡量多泛民人士進入議會制衡政府,因此香港選民(尤其是泛民選民)的政黨忠誠度不算太高,選舉時心中可能支持多於一個候選人。難題來了,進入投票間,手執一張眼花撩亂猶如酒樓點心紙的選票,如何是好?在酒樓,只要你胃口夠大,可以將點心紙瘋狂的劃花,選擇大量點心,但選舉無論如何都只能投一票!於是,選民要作出「策略性投票」。

不同的選舉制度,會造就不同的選舉及政治生態,或明或暗的塑造了政黨和選民的行為模式。本文先談政黨因應制度特質而作出的部署。分拆名單,各名單只爭取足夠讓名單首位的候選人勝出已經足夠,較能「善用」有限的選票。故此,掌握較多票源的大政黨(例如民主黨、民建聯)越來越傾向分拆名單參選,以期議席數目最大化。

筆者相信不少讀者看罷標題後,馬上就能答出「一半直選,一半功能組別囉」(答不出「一半」,最少也說得出「一些」)。可是,選民投下的選票,是經過甚麼準則轉化成不同候選人取得議席與否的基礎?相信不少讀者對此半懂不懂,但議員怎樣選出來,與香港的選舉生態、議會生態以至政治生態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故此筆者還是希望對香港政治有興趣的朋友,加深認識香港的選舉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