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立法會選舉

來到2014年,仍有泛民朋友相信民主黨。儘管他們心裡是如何不滿民主黨於2010年的轉軚以及其後的取向,但因為「泛民情意結」,所以堅持不去批評、放棄民主黨。不過,事實是殘酷的。你對一個壞人好,他卻不必待你好。這一回,哪怕是極度溫和的真普聯政改方案,民主黨也不去跟大隊,傾都未傾,就率先幫中共「含撚」讓步。這是哪門子的泛民主派?

政改方案:該如學民仔一樣

筆者看過了他們的建議,覺得這些建議不但實際,至少連真普選聯盟也不敢提出(至今,真普選聯盟仍然只是提出全港選民一人一票選出提名委員會,筆者認為這樣還只是停留於間接民主的階段,因為人民沒有權提名任何候選人),而且更是另一個威迫梁振英政府盡快開展政改方案諮詢的手段。在此,筆者嘗試解釋為何學民思潮的政改方案建議是有效的,同時亦會嘗試指出他們的不足之處,希望學民思潮的朋友能夠反思之。

大家不可能單看民調預知選舉結果。說到「部分群體較難被民調接觸」,也許還有一個再簡單的比喻,大家會較易明白:「如果在香港高登討論區進行立法會選舉民調,有多少會支持民建聯及工聯會?支持民建聯及工聯會的選民又有多少上高登呢?」隨著議席增加,得票門檻百分比就有所下調,情況於新界東、西特別明顯,一大批候選人於民調支持度,全在誤差範圍內。

AKB48總選舉民主舉否,其實對我和你也影響不太,亦不用太認真去看待。勝出的AKB48成員並不會獲得任何政治權力、不會執政、不會管治社會,與我們的民生無直接關係。但是,如果在香港未來的政改方案中,立法會選舉和特首選舉像AKB48總選舉差不多的話,就即是意味著是一個假普選。

回看港大民調就是次選舉進行的滾動民調,抽樣方法為隨機撥出家居電話,撥出時間多數為晚上。可以想像,有一些人是較難被這個民調接觸得到的,例如較早睡的長者,需要輪班的朋友等,但這些人,卻有不少會投票的。以長者為例,他們大多較重視地區福利事務而非政治議題,會投票支持較多地區工作的政黨,結果他們支持的候選人,往往於民調中被低估;相反,較重視政治議題的候選人,得票民調中會被高估,得票高開低收。

電視台所得的原始數據(raw data)是一樣的,不過就個別選區就勢而言,NOW新聞台選擇先剔除因不同原因未有回答投票意向的受訪者,再計算候選人預計得票率;而有線新聞則未有剔除。前者好處是較明確知道候選人預計得票率,後者則可從「未決定」人士當中,知道選舉有多大變數。如果同學要引用不同民調數字時,記得小心處理。

登記做選民,對抗假普選

政府近日開始了新一輪選民登記的宣傳,呼籲合資格而未登記的市民在5月16日前登記做選民;已登記選民則可於6月29日前更改選民資料。一直以來我都會提醒學生,當合資格成為選民時,要立即登記。尤其是未來幾年,香港政治發展將進入重要的時刻,選民資格對未來的選舉都有重要的意義。

話歸本題。星期一至三短短三日,蕭若元與黃毓民分別在各自的節目中隔空開火,爭在還未點出對方的名字,但他們的講話內容,卻不斷炒起新問題,燒到更多完本不相關的人,至此,人力內部已經錯失了修補關係的機會(又或許從沒有出現過),各路人馬看來已經選定立場,人力解體只是時間問題。就算人力還維持表面上的團結,即立法會三名議員仍願意掛起人力招牌,但隨著人網跟人力切割,人力將失去動員支持者的主要機器,等同武功盡廢。

多元和諧社會

所謂一種米養百種人,七百萬人的社會上自然會有七百萬種不同的想法,這七百萬種想法中肯定充滿各種不同的對立面,難道就因此不相往來?立法會選舉中投給新民主同盟一票的我,卻有朋友是民主黨人,有朋友及同事投票給民建聯,甚至有朋友在親中共團體工作(而他和我及另一些投泛民票的朋友曾經合作!);我的一位天主教徒朋友與基督教徒朋友能做好朋友;還有我的基督教朋友能與同性戀者在同一組織合作了好幾年。這些例子正好說明,只要能互相尊重,價值的迴異並不會阻礙人與人之間的合作、交流,不同價值觀的人也可以當朋友。

我不團結

我是熱血公民的一份子,但全沒有內情,我知道的都是大家上網能見到的。有些事,是可以觀察得到的。黃洋達由頭到尾,都只係和毓民一起,沒有和其他人力參選人一起。毓民搭皇上,蕭生劉翁搭慢必,大舊自己搞自己。表面看似是策略,其實知道人網多少少,就知道黃洋達同人網一系,是口和心不和的。但為了選舉,一路谷住唔講而已。既然選完,而黃洋達又敗選,那還有甚麼團結的理由?黃洋達領軍的熱血公民,雖然是在黃洋達在主持「早朝天下」的時候成軍,但一定不是靠人網壯大的。黃洋達看形勢是會和人民力量疏遠,這當然會被人話他反骨。但仔細一想,不走,留來幹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