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立法會

上星期范國威提出議案要求特區政府制訂政策應以港人優先。只以四票贊成被大比數否決成為新聞。雖然即使議案獲得通過亦沒有約束力。然而當日還有毛孟靜、黃碧雲和TreeGun等人作出修訂,泛民各黨的投票取向各有不同,正好將動議並列比較,以看清各派在本土優先方面的立場。

撇除明星身份,如果支持佢去選,咁係旺角比人扑到頭破血流既人你亦都應該支持佢去選。大家做既野咁高咁大,講出心出力大家不比大家少,講犧牲我覺得比人扑更加大。如果唔係咪就係明星效應囉。

梁振英一直都在部署連任,而且正在密集攻擊傳統的功能組別界別!其勇武之處,絕對不是呆站街頭那一種!不過這種「趕盡殺盡」式的搶地盤行為,會否引起業界反彈?這點仍是未知。不過照道理香港的既得益階層不至於如此不濟,連俾人「剃眼眉」也會「啃得落」吧?假如連自己的利益都保護不了,還講什麼保障香港的利益?看來即使是和氣生財的老人家也要想想,到底「交棒」給誰才會日子好過一些。

功能組別選戰分析

功能組別其實在設計上,是英國人留下來保護少數精英利益,以求抵抗土共基層人海戰術的防範措施。當初英殖政府認定本土市民都是反對英殖的,因此在設計退出香港管治的同時,也要設法維護英國人的政經特權,於是才設計出「功能組別」這回事,以延續工商專業團體當初的「委任」通道。詳情可在馬嶽教授的著作看得清楚

決戰中環:民意拉鋸戰

看來香港人還是非常實際的。假如真的有辦法在不違反人大決定的情況下仍然可以爭取到市民可接受的提名方式,那麼這場政改爭拗還是有一線生機。之不過,隨着時間流逝,政府可以採取主動的空間也越來越少了。

年齡在40以下的選民比例,只佔總體選民人數的 32%。中年的人數最多(介乎40-60)比例是42%。有趣的是高齡選民人數(61以上)佔26%。假如我們認為年紀越大就會越趨保守,那麼今次佔中運動的主力,看得清清楚楚是40 歲以下的青壯人仕。那麼反過來看,反對佔中的,按年齡劃分,倒反而在選民人數上才是「大多數」!因此真正的懸念是:到底各個年齡組別之中,支持佔中的比例是多少?假如沒有這個準確數據,而只就整體年齡分佈來推測的話,只要是年紀越大就越保守的話,那麼佔中所引發的後果,應該是「民主派一舖清袋」。

一起舉傘,人心不散。現在勝利就差那最後的一里路,欠的就是一個啟動昇壓渦的按鈕。最近的加壓點,可以是週三立法會復會。泛民理應會提出彈劾梁振英,根據基本法七十三條,通過彈劾動議,只是更動彈劾程序,要求終院首席法官組成調查委員會而已。我們應該要脅那些這幾天全程龜縮的保皇黨,如果連調查梁振英濫放催淚彈、意圖下令射殺港人、動用黑勢力襲擊市民的機會都抹殺,那就要為立法會外佔領群眾行動升級而負責。群眾在動議否決一刻立即衝去中環實現佔領,可以是其中一個選擇。

唔拉布,佢地仲做到D咩?

立法會前日正式開始處理泛民議員就預算案提出的近一千二百條修訂,烏龍流會、曾鈺成黑面、王國興飲奶茶等等嘅搞笑野我就唔想多講。今次我想探討下一條我經常聽到嘅問題:「長毛、大舊班人唔拉布,佢地仲做到D咩?」我可以將喱條問題分做二個版本,每個版本嘅背後都有著值得我地去停一停、諗一諗。

筆者清楚知道不同派別之間水火不容,理念不同甚至不能合作。但筆者覺得「互相利用」及「合作」之間,有很多事可作。若果協調之後,擁有35%及25%支持度的人,能在兩次選舉中憑合共60%票數各取1席,這比起兩戰皆敗於40%的對家,不是更好嗎?恩怨這回事,在拿到議席之後才慢慢計,會更有效吧!

在文件的第一頁,我們看到教育局的預算為473.695億元,當中包括7個綱領:(1)局長辦公室;(2)小學教育;(3)中學教育;(4)特殊教育;(5)其他教育服務及資助;(6)職業教育;以及(7)政策及支援。當你細心看有關綱領,你會在綱領(5):其他教育服務及資助,即第32段找到國民教育的簡介。

年初一、二,香港各區夜市興旺,讓香港人重拾嘉年華式掃街的樂趣,當大家掃街掃得大呼過癮的時候,部份人不免提出一個問題,那就是為什麼香港不能有一個更靈活的小販政策?年初三傍晚,正當我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FB上已經出現大批食環署人員出動掃蕩深水埗夜市的畫面。看著那畫面,又想起2000年政府消滅市政局和區域市政局的不光彩歷史。

發牌風暴十大議員

立法會否決引用《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下稱權力及特權法)調查發牌事件,人神共憤。功能界別與分組點票之禍患,昭然若揭。看此鬧劇,難免嘆聲連連。辯論議案之過程,波譎雲詭,高潮迭起,有人怒轟好氣憤,有人華麗急轉身。現選出發牌風暴十大議員,排名不分先後,立此存照。所謂「大」,非褒非貶,只解令人印象深刻,獲選者有奸有忠、有黑有白。

這一次的版權條例修正呢,政府將這個分發(Distribution)的定義擴散到溝通(Communication)的定義。即是話如果在電子通訊或其他層面上去傳這個所謂侵權物品的話,也可能觸犯刑事。這樣,就會影響到很多人在正常生活時候的用途。例如在Facebook上分享圖片或其他(物品),若果那些是一些侵權物品的話呢,那樣會有機會會觸犯法例。

港視留守員工嘅呼籲

一個電視牌照,除了關乎員工的「飯碗」問題,也關乎香港文化發展問題,更關乎香港市民生活質素的問題。事情一日未有合理交代,抗爭一定會持續下去。香港每一個人都應有份為今次事件,繼續關注事態去向並積極參與。市民除了可以自發參與留守,與員工共同進退之外,還有更多活動讓市民到政總參與,同時繼續關注事件並支持留守員工。在下於此代留守員工呼籲

有啲車齡太舊唔能夠加裝「尿素鼓」或更換引擎。我就回應「我問過一個SCR (即「尿素鼓」)嘅供應商,佢話「舊到一部用吉拿引擎嘅珍寶巴士都可以改到,但做PROGRAM SETTING要花相當多時間」;另外就以一部車齡35年的退役中巴MCW運往澳洲後「將二戰後設計嘅吉拿6LXB更換上美國環境局EPA11標準嘅CUMMINS ISBe6.7 220ps」

我開始推想,如果以立法會提名特首,如何能夠符合中共的目標,即是在一個可控的情況下選出特首?當我讀到陳雲寫道: 「最好是等待二〇一六年立法會改選之 後,用當選的議員組成選舉委員會。即使二〇一六年的立法會選舉,功能組別仍在……」情形開始清晰了──留意陳雲寫的是選舉委員會,不是提名委員會!如果仍然是小圈子選舉,那又如何至少在字面上符合普選的定義?有一個辦法可以做到:規定特首必須由直選的立法會議員出任!換句話說,不會設立特首選舉,市民只能選立法會,然後由立法會議員間互選出特首,亦即行英式的內閣制選舉。列明特首必須由直選議員出任,那這個特首從提名到當選,都可完全符合普選的定義了!但由於有先在2017普選特首、再於2020普選立法會的原則規限, 2016就不必廢除功能組別,於是建制派仍 然是立法會內的多數,變相中央就可以直接欽點2017的特首!而按去年立法會配票的成功經驗,要送一個中共欽定的Prime Minister入議會(到時特首作為北京在港的 首僕也是名實相符),就算這個人毫無地區 人脈甚至選舉經驗,也是毫無難度(如謝偉俊)。……

去到決定2020立法會的普選辦法時,中共當然可以關人:一是中聯辦種夠票,配以改劃選區,保證建制派過半而全面直選,未種夠票也可以繼續在普選的定義耍花樣,保留功能組別有備無患,再者即管讓你反對派否決方案,但特首已經是「直選」產生……總之,就是冇得輸。

夠厲害吧,但這連橫計還有一個最毒辣的效果──瓦解佔中。

頁 1 / 6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