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童年回憶

<數碼暴龍tri.>的質素的確受到各大的網民質疑,因劇情重心並不是有如15年前的系列,放在被選中孩子與數碼暴龍的戰鬥與冒險;而是他們經歷成長過後,如何重拾與同伴的相處。不過撇除評論劇情的好壞,你有否發現,其實自己早已經變了戲內那些不懂體諒主角的大人們呢?

「吓?又行沙田?借問聲同行九龍塘又有乜野分別呢?」每次我呀媽叫我行街我都會講呢句。唔好吹到成個香港無野行,沙田都無咗好多野行啦。您唔好同我講:「好多名店囉H&X吖Xara吖x田吖……」我呸!您可能話全球店鋪、什麼潮牌的都集中在沙田好方便,但我可以同你講,好悶好悶好悶好悶好悶好悶!!唔知其他人點唸,喺我眼中呢堆店鋪嘅目標市場喺內地客,而唔喺沙田學生、都唔喺沙田友……

不甘生於科技太發達的年代

現在的孩子過的是怎樣的生活呢?我是不太體會到的了!若然我是千禧年代出生的孩子,我必定會十分不甘生於科技太發達的年代。科技發達當然會為人類帶來無限方便,但科技太發達,卻會剝奪了小孩寶貴的童年。小孩們再不如我們這些90後,手拿著的再不是公仔書,再不是兒童快報,沒錯,是Iphone和Ipad;他們放學後玩的再不是波子棋,而是wii 和nds。他們的生活充滿著各式各樣的科技產品,兩歲的小孩子不會唱abc,而是在玩ipad mini temple run,縱然不懂玩,也要學習大人用手指滑來滑去。

(劇透注意)上周公映的《五星大聯盟》是夢工場最新動畫片,看劇情和五位守護者陣容,令人聯想在今夏播放的《復仇者聯盟》。它在視覺效果上很出色,但故事單薄之餘,也讓華人觀眾難以投入觀賞;它被安排在十一月上映,更是致命傷。在劇情方面,縱使像《復仇者聯盟》一般的震撼,終究仍是單薄,從開始到結尾,不是爭爭吵吵,就是打打殺殺。本片意念也不新鮮,用的都是以往常用的正邪對決劇情公式。小朋友固然看得過癮,但對成年觀眾來說就欠缺了弦外之音。

出奇過出奇蛋

直至近年,電視廣告又再展現出奇蛋的演變 ─ 今日變成以膠殼包裝的「奇趣蛋」。早排復活節我見超市有特價,結果就買咗一隻,打算感受下節日氣氛之餘,順便回味返童年的感覺。只見當年的蛋形的朱古力已變為膠製的半邊蛋殼,盛著用匙拂嚟食的甜死人朱古力,朱古力中更嵌入兩粒微妙的脆脆;另一半蛋殼就放著玩具,雖然事過境遷,但玩具的種類卻十年如一日,我又抽到一個老鼠擺設……

直到今時今日,褲豪雪糕車喺我眼中的印象已經唔係好食,抵食之類,而係成為一個香港特色ICON,雖不至於成為一個消失嘅集體回憶,但至少成班小學雞追住車跑嘅畫面已經無乜機會遇到,而紅白藍嘅雪糕車身,亦開始俾廣告商睇中,貼到成架廣告巴咁,呢啲唔知係咪顯示意識形態嘅消失呢?重有另一樣可惜的是,就連OK軟雪糕都成為我的回憶之一了。

要數香港嘅特色街頭小食,雞蛋仔理所當然係其中代表。每次放學一出門口,就有一個年約六十嘅阿伯拉住架車仔,一路唱住馬小玲一路將蛋漿倒入模具之中,不消一會,新鮮熱辣的雞蛋仔就出爐了。當年煤氣爐在街邊車仔檔中可能重未普及,阿伯的雞蛋仔使用炭爐製作,佢將一個個貌似蓮藕的煤放入火爐內,在小學雞時代的我看來並非了不起,但喺呢個買少見少嘅年代,炭爐雞蛋仔竟然逐漸成為一種特色賣點,實在唔知講乜好。

魔法少女變身!

呀,講到真正變身,除咗由少女變成豬嘅寶妮之外,喺《尾少女戰士死啦悶─最後星光》入面嗰三條「星光三劍俠」到底是否算真正變身,就非常值得研究了。本來為男兒身的他們〔動畫有無上裝泳衣照〕,一變身後即刻變有胸又著裙,到底佢哋算係變性定易服呢?至於何解魔法少女動畫變身(換衫)過程係咁詳細而且赤裸裸呢?嗱,既然片中有咁多囡囡,一眾麻甩觀眾們當然都想細看身材啦!當少女們配合音樂由頭換到落腳,最後完成再擺個Pose呢一連串動作去講畀大家知「我換完衫喇」。雖然可能變身過程喺設定上其實只係短短嘅三秒,但只要將呢三秒慢鏡重演就可以令動畫製作每集掙多成分鐘之餘,亦令不少男性觀眾熱血沸騰。

含得啜得嘅戒指

戒指糖,小學時代女生至愛,人人都期望只要戴上呢隻戒指,就可以變身做魔法少女。話明係糖,當然含得啜得。但因為糖係會越含越細,所以一眾少女們都會作出以下選擇,就係一日未玩厭都唔肯將其放落口。未知大家會否意會到將糖長時間暴露於空氣中是多麼的黐塵,食糖時再將啲塵食埋落肚,真係名乎其實的「食塵」了。記得此舉曾令同學A個肚足足屙咗成日,搞到之後每次玩完都要好似食生果咁,要用水沖洗過先敢享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