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節日

從ICQ,MSN,手機SMS,到處都記錄著我和她的美滿旅程。無論她send來的是「做乜咁夜仲未訓?」、「今日路試又fail豬」、「多謝你張暖毯」抑或是「我拍拖喇!」我都像打了卡介苗般早有免疫,令情緒不致於太過波幅。然後,妳到了澳洲留學,我還未趕及掉下萬呎谷底,朱克伯格已在同年創立起facebook。我藉此再度走近妳的生活,追蹤妳在遠方的點滴足印。妳的校園班房、妳的sexy bitch姊妹、妳在melborne天氣晴、醉倒的妳在k 房的失儀相、及妳與Baby Calvin Boy的閃光錫錫照,都如實呈現在我的螢光幕上。也許看着妳的笑容,這樣就好。

聖誕大餐幾件事

BrusselsSprout是冬天時令的蔬菜,所以經常在聖誕大餐的餐桌上出現。它看起來像是椰菜的縮小版,大約是一粒糖的大小。之所以說它是個讓人又愛又恨的蔬菜,是因為它本身味道就有點苦。若果你吃的是不新鮮的,又或是煮過了的Sprout,那味道簡直可跟吃中藥相提並論。然而,有些人(例如我)就是很喜歡它那種獨特的苦澀。也許,那又是一個讓人想起聖誕節的味道吧?總而言之,Brussels Sprout就像臭豆腐,那種「一係好鍾意,一係就好憎」,毫無中間地帶的食物。

聖誕疲勞

即使是早有好感,「好朋友」一起外出,也是需要有目的地的。漫無目的地逛,直接地為思念而見面,一般得再經歷三兩階段之後才可以。既然明是慶祝,暗是趁機拉近距離,就不能像香港警察毆打市民那樣亂來了。始終大家不是大家的誰,見面總得出師有名。摸不清對方喜歡哪類電影,又或是對方根本沒有喜好,大剌剌地說趁節日出去湊熱鬧,那麼合理,那麼合情,推也困難。

以前既中秋晚上,一食完飯,你就嘈住要落樓下玩,好興奮咁點起一枝又一枝蠟燭,放響傳統燈籠入面,慢慢咁套起,好驚佢會熄,好驚佢會熄……最後無熄到,但燒著咗成個燈籠!或者你路過玩具鋪既時候,仲會貪得意,買黎一個大白兔燈籠,試圖再一次點起童年,但燃起既只有一份孤單。

一群華人在網上聚頭,一旦說起糭、月餅、豆腐花,很容易就會變成雙方的玩笑式對罵,以下是個例子,資料來自百度百科條目《豆腐腦戰爭》:2011年6月8日,有人在微博上說了一句:「豆腐花食鹹食甜,最見南北文化差異,彼此看見對方都想吐……」其後兩日,有關豆腐花食鹹還是食甜的微博話題已達到16萬條。基本上雙方的論點和理據是一樣的,只是寫鹹字還是寫甜字的分別。他們會說:「鹹/甜豆腐花就是正統的豆腐花;甜/鹹豆腐花是異端,是敵偽。」其間當然還會有不少直必腸的人,意圖調和雙方。當然大家的回應就是:「我不能接受鹹/甜豆腐花,所以你必然是異端。」

因為矛盾。基督宗教信仰就是充滿矛盾。而那些只以為讀過哲學的人,往往就會拿著基督宗教信仰的矛盾內容,例給上帝死而復活,就將基督宗教否定。有些人就是這樣而叛教的。批評基督宗教上帝觀矛盾更是教外人典型的論調。不僅伊斯蘭教和猶太教,強調論證的佛教也有類似的態度。最著名的例子就是聖嚴法師的《基督宗教之研究》。

2014年的受難節,讓我們重溫一段記載耶穌釘十架的聖經。主角是耶穌和他身旁的兩個犯人,故事是他們正在行刑臨死前的一段對話。

好趁白色愚人節

「我懷孕了⋯」「剃光左個頭。」「下個月去流浪!」,一看下去,就是令人嘩然,但在出題者出發,其實這些極可能是他們的心底話,只是平日說出來比較突然,固他們就好趁這個機會,說出一些難以讓人頓時接受的想法。如果言論或方案贏得身邊的人支持還是好,而就算不太支持,也別忘了一招必殺,「愚人節快樂!」。

那一年的愚人節

「洗唔洗玩咁大呀?今年o既愚人節真係精彩!」一笑置之,未曾當真。唯在那天的晚間新聞,無線以此消息作首個新聞作報導,白影才知道,這非無中生有。這無疑是哥哥於愚人節中送給大家最大的「惡作劇」!2003年4月1日,這一天,很多人心中也留下一條永不磨滅的傷痕,愚人節自此不再是單純的開玩笑節日。

而4月1日,幾多個怕羞內向嘅死毒撚,藉住呢個機會向女神表明心蹟,那怕失敗嘅時候要強顏歡笑咁講句愚人節快樂……不過呢一日,就算成功又如何,女神嘅答案真定假其實都同個表白一樣,只有自己知,與其做隻只係敢係愚人節表白嘅無膽鬼,不如大膽係平常嘅日子表白啦,不嬲都話,講都有50%機會成功,嚟講,永遠都只可以睇住佢係人哋嘅懷抱中。

英國沙福郡一個農場,新近出現了一隻會生出方型雞蛋的母雞。真的可能嗎?今天是四月一日嘛~愚人節愚人,是英國媒體的慣例,方型雞蛋則是英國獨立電視台 iTV的本年企劃,而大部份媒體的企劃,都和今年大熱的蘇格蘭政治有關。

「我愛妳。」我在手機螢幕中敲下。其實,妳也應該一早料到吧。我沒有什麼特別才能,老豆亦沒有順道把黃金鎖匙放進我口中,我口才不好,不懂把普通的生活瑣事說成charm爆的演講台詞。對於追求者眾的妳,我實屬沒有什麼過人之處。

過年過節都要神經兮兮,研究「拜年攻略」,回應親戚間尖酸刻薄的提問,甚至叫小朋友學習特別的拜年技巧,難怪香港咁多人痴線。香港人,就是小事斤斤計較,大事忍氣吞聲的族群。小事上抽到人水,沾了些甜頭,就志得意滿。魯迅當年講禮教吃人,率獸相食,今天看來,也相去不遠。

過年病變:烚熟狗頭

每年除非紅白二事,一年裡總見不過三兩次的遠房親戚,在拜年期間皮笑肉不笑,故作親近,獵奇式的八卦問長問短,展開「團年飯」話題:讀邊科?做邊行?賺得多嗎?拍拖未?點解未拍?結婚未?點解未結?買樓未?生仔未?虛假問候,令漫長的應酬更痛苦,年復年的問題,年復年的失憶,年復年的耍太極答案,齊齊做大戲,香港人確是最有耐性的生物。真正關心你的人不用到限時才聯絡,亦不用每年重覆問題,更不會扮親切亂給主意。

每逢大時大節都會播同一款式的電視節目和永遠都出現洪天明不再講、被三姑六婆問哩問路、以關心為名八掛為實的煩人。更害怕是年復年都做同一樣的事情……同一樣的事不斷不斷重複……令我想起《史力加》有一集說他厭倦了自己的婚後生活,一樣的情節發生在長時間中。我不能理解有人可以樂在其中,也許我並非與親戚的關係很好、雖是可以沉悶時做到自娛境界,但只能維持一、兩小時……

可開設更多口才工作坊

中國傳統節日和習俗那麼多,只教拜年遠不足夠。既然有關工作坊已引起公眾廣泛注意,大收宣傳效果,何不打蛇隨棍上,多辦幾個這類工作坊,賺個豬籠入水?誰都知道香港中產家長一聽到「教育」二字,就會即時智障地乖乖掏出腰包送錢,有錢不賺,無異是「天與不取,反受其禍」。以下是一些值得盡快開辦的好口才工作坊,要賺趁手。

頁 1 / 6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