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篩選

撇開普選立法會的技術問題,這個方案好像很形而上,似是在POLI 1001的tutorial當中,討論香港應實行「總統制」還是「議會制」。但細想之下,普選的立法會即提名委員會,特首必然是經由普選進入議會的,這完全符合基本法規定(還省下特首選舉的公帑,香港人定必受落)。放在現今的時勢,至少方案有說服中共的理由,因為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只屬過渡安排,無論減少或優化功能組別,仍能「保障」建制派是議會的「多數黨」,而只要規定特首必須由直選議員出任,則算是履行了「普選產生」的承諾,卻立即大大加強政府的認受性,攤牌的時間又可推遲到討論2020年立法會組成的時候,以時間換取空間。

當然中共是否接受,是另一回事,但重點是要跳出中共的設限,不要中共說要「愛國愛港」,泛民就一個個爭住解釋自己也愛國愛港。玩政治,未必次次都要機關算盡,齊齊來I have a dream,拋多幾個「極樂方案」,幻想極樂總好過下地獄。

到了今天,二零一七普選 - 其實只是「可以普選」 - 他們知道再也不能推搪,於是甚麼「選擇太多不預選會混亂」、「預選不是篩選」、「外國一樣有預選」、「要確保不能選出對抗中央的特首」的荒謬說法紛紛出籠,說到底,仍是一班姨媽姑爹,在說著「It is for your own good!」

愛國愛港人民民主專政

現在有很多跳樑小丑出來說民主選舉都有篩選機制,那不單違反常識,而且是對香港人智慧的侮辱,只要稍為有常識的人也知道英、美、法、日等先進國家,他們的國家元首選舉都不是港共說的那種「篩選」,英美日是由政黨本身作黨內競爭(理論上非政黨人士也可以參與競逐),法國則是先要取得足夠的地方民選首長的提名便能參選,四者的大前提都是由普遍的民意授權,而不是由一個選舉方式不民主的委員會來提名的。所謂的篩選模式,其實是伊朗模式,他們也有一個「國家利益委員會」,由伊斯蘭教士決定誰有資格參選。

民主與篩選

皇帝太忙,沒時間自己看候選妃子,於是着太監「先拿個寫生來篩選一下」。太監就看誰的油水厚,就着畫師把誰人劃得好看一點;於是貨真價實的昭君只能淪落為「和蕃」的材料被「嫁」到匈奴去了。因此到了今時今日,還有人要鬧着玩這種「篩選」的玩意,除了「主子與奴才」的關係之外,應該還有一種「從中作梗的小太監」。要不然,讓人民真正做主,自己看、自己挑,又有何不妥了?

要是人民主子可以拿黑心食物來篩選質檢官員:出一件事就殺他媽的一個狗官,又看看還會不會有人還要到外地搶奶粉呢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