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精神病

在海濱長廊漫步的胖虎父子

這人約三十來歲,體型恰如胖虎般魁梧,穿著一件加碼紅色短袖圓領汗衫,在他身旁永遠伴隨一個白髮蒼蒼、沈默不語的老漢,低著頭走在胖虎後方,像影子般隨行,大概是其父親。途人遇上他們全到彈到十丈遠,當然本人亦有因而稍稍偏離原定航道。

在醫療體制裡,人不比政策大、不比預算重要。醫院發言人說,「有關程序完全符合精神科專科門診病人分流既定指引」,「有關個案事後已按一般程序,由精神科醫生覆核,醫生亦同意病人評估結果及診期安排」blah blah blah。這一切就是程序,死人塌樓,都是鐵一般的硬。我的親身經歷也是如此。如果你精神情緒出了問題,你不是去看私家醫生,就是看公立醫院。私家醫生不用等,服務好,但診金和藥費,常人絕對負擔不起。我看過一段時間,覆一次診,三幾千絕對免不了。但我需要私家醫生寫那封介紹信,不然我也要等到2046。

新生精神康復會去年開始與「惜食堂」合作,每天分發70-80個健康營養餐盒給在葵青接受訓練之精神病康復者及區內的弱勢社群,機構亦將於今年4月把「食物分享計劃」拓展至屯門區,透過分享食物以關懷精神病康復者及弱勢社群。可惜的是資助「食物分享計劃」的基金只能維持3年,而撥款會逐年收窄,部份行政開支亦由機構負擔。Chris指出:「機構除了缺乏穩定經費外,人手不足及欠缺地方儲存食物亦是一大難題。」

主角是頸以下全身癱瘓的人,他有錢有地位有樣貌,擁有別人窮盡一生所追求的一切,然而卻因一場自招的意外而變癱了。這電影沒有戲劇性地安排他自暴自棄尋死發瘋,反而讓他繼續去照常生活,看書看歌劇食大餐甚至發展書信情緣。然而,他內心卻已知道自己再沒有幸福的權利。

現代精神科的發展源於人文主義興起、唯物主義和科學主義抬頭的年代。很多人,尤其是沒有任何宗教信仰的人,是人是純粹的生物,靈魂並不存在。一切的心理變化、情感、意志等都只是腦部的化學變化的產物。在這背景下,精神科的研究也由心理學的層面走向生物化學和精神病理學的方向。但精神科的研究有幾個局限性。就是你無法量度一個活生生的人在情緒變化時腦部化學物質的反應,這也是該書作者指精神科沒有科學根據的原因。

小心,《新報》出沒!

《新報》在12月2日的頭條,以「小心,癲人出沒」為大標題,加再上一幅手持刀具、面目猙獰的人物插圖,報導精神病新症每年3萬的新聞。這種誇張失實的報導手法完全是在侮辱精神病患者和康復者,將他們標籤成有暴力傾向的社區「隱形」炸彈,製造恐慌,分化社會,鼓吹歧視,全完是忽視精神病患者及康復者的感受。精神病患者及康復者都是人,大部份仍可正常在社區中生活,有暴力傾向的只佔極少數。

精神科危害精神健康

生物不會發展出無用處的事物,情緒反應本是生物求生本能。例如遇危險時神經系統會發出作戰或逃生指令,使身體出現一系列變化,如腎上腺素分泌、血壓上昇、心跳加速等,以備作戰狀態。假如沒有這些本能,人類早已不能存活。故情緒本身不是問題,有問題的是不適當的情緒反應,如不合理的認知事件方式等。故此不應袛是消除身體症狀,不處理背後的心理因素。所以,從心理上根治問題,才是徹底的方法。

醫生總是鼓勵病人吃藥的,因為這是他唯一能幫到病人的方法。前後兩個醫生口中的抗鬱藥原理卻是另一個版本的:因為大腦的分泌出了問題,分泌不到血清素。而藥可以補充血清素,使大腦能夠重拾處理負面情緒的能力。我也調查過自己自己在吃的藥,找到的也是這種說法。不過,我對這種說法一向存疑。因為我覺得這種藥發生的作用更像最上面的那種說法:切斷情緒。只要我嘗試不服藥,人又會變得非常情緒化。聽一首普通的歌,都會十分感觸;看電影,會流淚,不能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