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紀錄片

紀錄片

記得讀書時,老師教我們拍攝紀錄片,盡量讓片中主角帶出故事,導演可以安排某些「情景」,但最好能「隱形」。《一首搖滾上月球》的導演黃嘉俊「要」拍一部紀錄片的意圖太外露,背後主催的「四分衛樂團」替他們創作好「需要」言志的歌曲,有時蓋過了片中想表揚的父愛。

用常識應付弄虛作假

弄虛作假,不是「強國」專利,國際權威亦有自我沾污。今年8月,權威科學自然紀錄片頻道「探索頻道」(Discovery Channel)的長青節目《鯊魚週》,就因為弄虛作假而鬧出風波。節目指1942年12月在南非開普敦附近海面拍到19米長、已絕種的史前巨型掠食動物巨齒鯊,並請來所謂「專家」胡亂吹噓一翻。當觀眾紛紛信以為真之際,節目完結前竟然在畫面下方閃縮地打出4秒簡短「免責聲明」,指仍未核實內容,片中事件和人物經過戲劇性改編等,並狡辯地重申巨鯊傳說仍在全世界流傳云云。事件激怒觀眾,大張撻伐。

「史大林都幾好丫~」

主持訪問了一位當地人,那個女人帶他去看Stalin 的mosaic 畫像。Dimbleby 不明白,說這畫像令他很不安,坦言他只見到一頭怪物。那女人卻說Stalin 不是那麼壞︰「會發生大清洗都不是他一個人的錯,如果他是一個大魔頭的話,不會到現在仍然有這麼多人擁戴他。」Dimbleby 是英國佬,當然不接受這一套,他沒有反駁女人的說法,只是反問了一句︰「你願意俄羅斯再次被像Stalin 這種人統治嗎?」女人說︰「很難說想不想,不過希望可以見到當年Stalin 管治下的蘇聯,那時經濟很好國家又很美麗,人民生活又很幸福快樂。」Dimbleby 不置可否,他去俄羅斯的目的就是為了了解當下的俄羅斯及俄羅斯人。

電影節由只成立了一年多的本地義工組織「脫北者關注組」及來自南韓的「北韓戰略中心」合辦,一連兩日播放五套有關脫北者的電影,包括獲提名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Crossing》。脫北者關注組創辦人Owen形容自己是一個「行動派」,和另外三名香港人遊覽南北韓,在北韓看到火車站的乞丐(Owen稱他們「派了些糖」才看得到),在南韓看到針對中國遊客的關注脫北者活動,四人忽發奇想,認為可嘗試運用香港特殊的角色,對中國和北韓施加壓力。他們成立脫北者關注組,開設街站、參與遊行反對中國遣返脫北者,關注組現有約十名義工,這次他們希望透過電影節這種比較軟性的活動吸引人們關心北韓人權。

紀錄片主要是紀錄瑪莉娜於2010年在紐約Museum of Modern Art (MOMA) 舉辦大型回顧展的情況,也介紹了她的生平及時過去重要的作品。現年67歲的瑪莉娜,從事行為藝術30多年,外號「行為藝術之母」,她的表演,探討著表演者與觀眾間的微妙關係、身體的極限與想像的各種可能性,作風大膽及具挑釁性。

除了追夢,本紀錄片欲帶出的訊息還有很多。透過每一個老人,說一個故事,講一種人生觀:有豁達的映美奶奶﹑有深情的桐伯﹑超有責任感的賴清炎團長﹑ 幽默的王中天爺爺﹑豪爽的李達基……一路看的時候,筆者非常投入,咀嚼不同老人的故事,情不自禁地代了自己進去,感同身受,所以當看到筆者最深刻和最愛的桐伯的故事時,兩行淚也自然地流下了。還來不及思考一下自己的愛情觀,就到下一個老人的故事了。眾多導演欲說的價值中,筆者覺得在責任感與知難而退兩者之取捨﹑生死觀這兩個位置特別值得停下來細想。

(有興趣參加的朋友,1)請在《地球上的一天》網站簡單註冊帳號、2)在12月12日(週三)當日拍攝短片,題材長短一切不限,唯請儘量以高清HD 拍攝、3)在12月12日後有電郵通知你上載影片的詳情)《地球上的一天》跨媒體項目於2008年9月成立,以創造一個電影時間囊,一個國際網上社群,和一 齣長篇紀錄片為目標 – 當中所有片段皆由參與者在2010年10月10日 (10/10/10) 的24小時內拍攝,項目現已發展成為一年一度的大型媒體活動。

《KJ音樂人生》是十七歲年青人黃家正的紀錄片。這個男孩與音樂一見鍾情,他視它為一生追尋的目標。在別人眼中,這個天才狂妄自大,不屑與世俗人談音樂,那種反叛和不肯妥協,令他變得孤獨。從他在校際音樂節中的表現,可以看到他對團隊的恨意,有了團隊就沒有自己,在一班人的喧鬧聲中,就更看不清音樂的意義了。紀錄片也講及他與家人的關係,那個全心栽培他成材的父親,對他容忍的哥哥,以及敢怒不敢言的妹妹……跟家正的關係似近還遠,這些都是他成路上的重要片段。紀錄片令我感動,我見到一個熱愛音樂的年青人的偏執,令他可以在比賽中大放異采,為了在音樂上天天進步,他失去很多,也被人誤解,不能說值得或不值得,這本來就是他要走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