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維穩

要不,我地接受總有一天要回歸中國,成為強國人嘅事實。要不,我地就只剩低一條路。呢條路係咩?唔駛下下畫公仔畫出腸掛?香港最詭異的地方係,我地每個人都期待一場改變命運的大事件出現,但係我地冇人有勇氣參與同發起。

今次基真小學十歲女生墮樓案發生後,校方有寧先通知聖約翰救傷隊,而不打三條九這種違背常識的做法,實在不足為奇。集體主義下,言必理性,事必既定程序。縱使理性只係片面,程序違反常識,校方亦只懂條件反射式地遵循指引。一旦偏離了既定程序,這些飽讀詩書的知識份子就不知所措,進退失據 ― 學校這個制度化機構的集體意志,早就剝奪了個體的常識反應。儘管眼前是血淋淋的是血肉之驅,是命懸一線的靈魂,校方心裡面仍在打著如何避免形響校譽,如何卸掉校方責任的小算盤。此情此景,是否似曾相識?我們離鄰近地區某大國,又近一步。

維穩才是最大的顛覆

電視發牌事件,也明顯再次來一個「壓力測試」,對於阿爺來說,也又真是意外收獲:那就是立法會的「直選組別」投票通過特權法的動議、而最後需要「功能組別」保駕護航才能完成「面子工程」。很明顯,對於未來的「政制改革」,阿爺還會賣帳讓功能組別消失乎? 既然又是關係到「維穩魔咒」,功能組別今次「立下大功」,那當然又是「千秋萬世」啦。

其實這道「維穩魔咒」不是什麼新鮮事物,只不過共產黨執意「破四舊」,那麼掉在故紙堆裡面的《廿四史》另加《清史稿》也又不求甚解,這個不足為奇。而奇是奇在:每朝末代,都是以「維穩」為主,而最終都以垮台收場;而習近平也只懂看着「蘇共垮台」,也不想想其實答案早就寫在中國歷史之中矣。

港共之首梁振英日前到天水圍社區會堂出席地區論壇,絕對是有備而來的。天水圍在地理上較為偏遠,除了地區人士之外,其他人專程前往該區狙擊梁振英的意欲相對會較低。透過建制派與鄉事派的組織和動員,導致在內場近三百名憑券入場的市民,佔九成也是支持政府的聲音。在這個場合下,「土皇帝」梁振英好像朗讀聖旨般,高調地向倒梁的傳媒和政黨開火,批評舉報「梁粉」涉貪的人沒有道歉,打擊市民向廉署處舉報貪腐,企圖消滅廉署。

梁文道那篇《仇人也是鄰舍》,是高級的維穩文。不小心看就中毒;中毒之後很容易產生胡亂包容症狀。繼而模糊了是非對錯,心灰意冷。大學時上過道長的課,有段時間熱追梁文,覺得幾中肯而且看得深遠。近年漸漸不讀梁文了,是覺得,咁多年佢都冇進步過。十幾年來,時局變化咁大,一個公共知識份子,還能一直保持中肯抽離,這邊冷抽一下那裡反諷一句。鮮有表達清晰立場,明確指出哪裡不對,究竟是哪一方的責任較大。這道長仙風道骨,不食人間煙火,實屬異葩。

《公天下》︰以古諭今

作者引經據典,描述了「公天下」(堯、舜)、「平天下」(禹、湯)、「兼天下」(文、武、周公)、「霸天下」(秦始皇)和「龍天下」(漢高祖)各種模式和利害關係。歷代的統治者就是想方設法求個長治久安。他用國土規模與中央集權的正關係(曲線或直線不論),指出由於幅員廣大,要天下太平就需要中央權威來「維穩」,以力維穩,越維穩越不穩,越不穩越維穩,變成極權,貪腐茲生,亂源不可收拾,朝廷最後崩潰。可是不論各種天下模式,朝廷會土崩,中國卻不會瓦解,種族和文化的承傳不絕,天下很快又「抱在一起」,這是儒家寧取家天下而放棄公天下的底因。

在學民思潮的facebook「疑似愛港力成員踢傷學民思潮成員黎汶洛!」只有800多人like,172人share,40多個comment。那個林慧思事件刪節版本,在爆料快報facebook的「阿SIR冷靜應對發火女教師!!」,31225人like,12438人share,9258個comment,當中大部份是對該教師的口誅筆伐,可說是群情洶湧,甚至有人提供資料,著人到教師任教的學校投訴。警方對於愛港力成員跌傷黎汶洛,似乎沒有積極處理,而網民的迴響也不如「阿SIR冷靜應對發火女教師!!」般熱烈,當然,這當中不排除有五毛的存在,可是也看到了部份巿民的特性,我們對粗口很敏感,對女教師講粗口很反感,可是卻看不到比粗口更暴力的警力,更看到青關會對法輪功的挑釁,對香港言論自由、表達自由的破壞。

花生酥,維穩騷

好些時候我會對所謂「Rock」這字感到十分迷惑,一時高舉「Rock」是甚麼甚麼精神,甚麼甚麼宗教,一時又說不要想得太複雜(他媽的,當初誰在說Rock是怎樣怎樣的?),大家只是為口奔馳而已云云。那究竟「Rock」是不是單純一種音樂形式,僅此而已?如果香港人甘於這樣是沒問題的,只需要從一而終即可。平時說 Rock 如何如何,一有事又說自己不是 Rock ,這與搬龍門沒分別。

過去也有演唱會會預告舉行日期,先讓樂迷期待,再在一兩星期後的某一天宣佈明天或後天售票。這次卻突然宣佈有這個活動,還要大家盡快決定第二天是否要去購票!主辦當局這種手法,就是想短時間內讓喜歡K-pop與那兩隊本地樂隊的樂迷一天之內將消息傳開第二天快快售清門票,避過傳媒與網上媒體的討論,反正門票火速售罄就好。這活動不先向外宣傳再在以後一兩星期後才售票,主辦者其實是考慮到輿論或許會對活動增添變數,最後才會以這種手法售票吧。

致Mr.:搖完維穩騷就快滾

眾所周知,Mr.只是一隻特區政府的應聲蟲而已,所以批評他們參與七一維穩騷的人不多,我也覺得說來都多餘。不過,我見到他們以下的所謂聲明後,頓時感到啼笑皆非。與其說他們發聲明,倒不如說他們根本在發爛渣,不過這次的爛渣,不單顯得他們沒有政治智慧以及流於以偏概全,而且口不對心,所說的東西與他們所高舉的理念相違背。

橡膠樂隊:一盤生意罷了

其實問題,就是香港沒有樂壇,只有娛樂圈。而娛樂圈是幾個老細的遊戲,旗下的藝人,根本沒選擇。而公司,亦只當娛樂係一盤生意,生意,只論盈虧。老細要討好政府、大陸,先會有生意做,這是現實。結果,音樂人不能有稜角,更不能挑戰制度。我們見過不少 band 和歌手的墮落,由有 guts 有態度變鵪鶉,實為生意作怪。Rubberband,由簽唱片公司開始,他們應該知道,這是一盤生意而矣。

禁令

.

對於中共政權,自由不單只是一個不能說的話題,它更是中共的禁忌。對於打壓夏令營,這個政權不會在乎來自任何人的批評或爭論,因為它根本不重視。今天,Co-China選擇妥協,他朝,大學也會選擇妥協,到最後我們亦無需討論甚麼學術自由了,因為我們都沒有自由了。

柴姑娘,你的神不是我的

身為信徒,我們要體察上帝的心意,但這不等如我們要隨意把事歸因上帝。當然我們明白上帝是「第一因」,萬事的起源,但我們也不能直接「咩都入哂上帝數」的。我們要懂得分辨事件的原因,我們得承認,世事很多時都只是如常地進行,按著物理、因果而發生。我們當然希望上帝會掌管,但大家不要忘了,聖經不是充滿了詩人對上帝沉默的投訴嗎?

今天我們卻又來多一件駭人聽聞的事件,就是一個小孩因為父母上訪,他卻被扣留起來,一扣便四年,導致語言失調、肢體殘疾。當我看見這段新聞短片時,真的哭起來,實在傷心難抵,怎可以有一個國家的政府如此對待自己的人民而且還是一個小孩,維穩到要這個地步?這種維穩真的是可以保持社會的安定嗎?真的是可以讓社會發展嗎?真的讓我們成為強國嗎?這讓真的讓我們無私進步成就我們的中國夢嗎?如果真的是一一可以,寧願不要。

這次討論並不是他們的選情,而是我們看看中共對這次選情有怎樣的解讀。就是不要有選舉,一次也不可以,只有獨裁專政可出現在中國大陸,否則執政者是不被尊重、不被擁護甚至會有被轟下台的可能。現在大馬沒有變天,但不等如執政者安安定定,在中共眼中,反之是永無寧日,有礙發展。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