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網絡參與

是咁的,別以高登為恥#yup#

「嘩!安已不!」閒時跟朋友閒聊,不經意吐出一句高登術語,引起嘩然。有些朋友笑而不語,有些則以立刻絲打稱呼我,卻同時伴以恥笑的眼光。還記得一次,上miss mo毛孟靜的課,忽爾,她一臉認真地問道:「對了,你們誰有上高登?」全班先是一陣笑聲,夾雜著竊竊私語之聲,卻良久不見有人舉手。Ms Mo再問,大家仍不約而同地矢口否認。先來利申一下,當時我也是沒有承認的。

網上購物的利與弊

在英國,網上購物已經差不多成為了日常生活中的指定動作,小至文具大至傢俱都可以在各大網站上訂購。至於香港,雖然也是有零星的網上商店,但因為受各種各樣的問題(例如安全性疑慮、香港地方小很容易到達實體店鋪)阻礙所以一直未有普及;直到近年在國內淘寶網的以及香港蘋果網上商店影響下,才漸漸普及起來。表面上這個服務十分方便,它提供許多不同種類的貨物,更為我們節省了外出格價及選購的時間。但實際上又是如何呢?我將會在這篇文章中簡短地表達我眼中網上(實體商品)購物的利與弊。

《南周》和《新京報》得到社會方方面面的聲援和支持。有在網上公開表態、有前往《南周》總部舉牌聲援要求言論自由,演變成一場遍地開花的極具中國特色全民抗爭運動。不能明撐的大陸媒體亦打擦邊球聲援,娛樂界名人也紛紛破禁在自己的微博留言支持。然而反抗越大打壓亦更大,網上的發帖攻防戰也越來越激烈。 1月10日下午,《南周》報社外部署了大量警察,很多抗議者被失縱被帶走。對於中方一連串打壓言論及新聞自由的活動,我們一班香港網民有下列四點聲明,並會於本周末周日分別在銅鑼灣及旺角行人專用區擺放簽名站,敬請聯署。

根據電視台的新聞片段,四隻小野豬尚未戒奶,由此推斷應是出生不久,請問署方為何能如此泯滅人性?不止拆散牠們一家,還令小野豬和母親骨肉分離,飽受驚嚇,與及不能吃飽,如小野豬因此還遭到署方人道毀滅,本人實在絕對不能接受﹗本人現向署方作出以下訴求:第一,請交代小野豬的去向,並堅決反對將其人道毀滅;第二,請務必將小野豬帶回金獅花園對開山坡放生,並盡力令牠找回「家人」。本人鄭重要求漁護署日後不要再圍捕並無傷害人類意圖的野豬。

我們決定發起「一人捐一蚊,CY也移民」,全港市民一人捐一蚊或更多(膠幣),希望能籌得五億,請您響應全個銀河系都好著名的影星陳啟泰號召,移民去瓦魯阿圖享清福。而您於萬分愛護的您的市民的支持下辭職,向阿爺遞信時,您大可以講:「全港市民熱烈支持我不排除用任何的方法劈炮唔撈享清福,您咬我食呀?」

(有興趣參加的朋友,1)請在《地球上的一天》網站簡單註冊帳號、2)在12月12日(週三)當日拍攝短片,題材長短一切不限,唯請儘量以高清HD 拍攝、3)在12月12日後有電郵通知你上載影片的詳情)《地球上的一天》跨媒體項目於2008年9月成立,以創造一個電影時間囊,一個國際網上社群,和一 齣長篇紀錄片為目標 – 當中所有片段皆由參與者在2010年10月10日 (10/10/10) 的24小時內拍攝,項目現已發展成為一年一度的大型媒體活動。

本人閱報得知亞洲電視舉辦亞洲先生選舉當中,有參加者逾期居留,被遣返大陸。本人僅盡公民責任,舉報懷疑罪案,敬希 貴處查證,以昭公義。

兩年前特首辦騁請了新民黨陳岳鵬當特別助理,他的其中一個工作不就是與新媒體有關的策略嗎?特首辦的Facebook page和微博,也是在那時候出現的(那Facebook page自梁振英上台後就不見了)。除了那條劣評如潮的「MC Jin x 曾蔭權宣傳片」和特首辦Facebook page之外,似乎與新媒體有關的東西都未得到過重視,直至反國民教育運動令政府焦頭爛額為止 - 那時候他們才發現原來網絡世界已經有能力影響實體世界。寫到這裡,我不得不說句,各位bloggers、改圖改歌專家、網路倡議者、鍵盤戰士,你們做的東西政府終於會看了。

現時「可加可減機制」,只跟據通脹率、工資指數掛勾,但就忽略市民的承擔能力。例如現時香港的通脹率,受「輸入性通脹」影響,即使工資有增幅之下,市民的負擔比通脹率低的時代,更見百上加斤,但港鐵的車費只管上調。此外,港鐵事故數目連年創下新高,因機件故障而引致服務受阻的時間,按年上升。港鐵未能照《香港鐵路條例》,提供應有的高效率服務,是否應該繼續向乘客索取高昂的車資?

這個極具爭議性的大型工程是巴西的貝羅蒙發電水壩(Belo Monte Dam,又意譯為美山大壩),建成後將是世界第三大的水壩,但同時將是巴西歷史上最低能源效率的水壩。無錯水力發電是環保,但貝羅蒙發電水壩引致泛濫將產生大量比二氧化碳嚴重25倍的沼氣,加劇溫室效應。這個水壩將會摧毀原住民的家園,窮困農夫的耕地,而作出種種的犧牲卻只為成就這大白象工程。

於10月20日我們中大基層組注組閱過東方日報的〈中大逼遷職工無情講〉後,隨即於一星期內多次探訪工友,得知他們已於中大工作十多年,分別負責校園的保安、水電、宿舍和其他特別設施,並要於深夜、假日及惡劣天氣下需隨時侯命應付緊急情況,但校方卻要求他們要11月30日就要離開,並沒有對工友們作出妥善安排。我們因而向沈祖堯校長、許敬文副校長遞上以下信件,申明工友不願即時搬遷的原因及工友訴求。事件逼在眉睫,工友亦從上級承受極大壓力,校方至今卻仍未有任何回覆。請大家幫幫手, 否則工友就要在未有任何安排下被逼走了。要逼使校方回應工友訴求,極需要大家支持!

為港人熟悉的親子王國網站逃不了赤化的命運。近日,網民揭發了該站向大陸人提供來港的生育指南、封殺反政府的言論、封禁香港IP……赤化會否如傳染病般感染其他網站?網絡23條未到來,香港的言論自由是會否已經收窄?本文先為大家剖析親子王國赤化事件。

現實世界的電腦山莊

以起底的方式去「懲治」一些失言的網上小人物,不啻是懦夫的行為。如果你認為他說的話不當,你應該去告訴他如何不當,而不是拿不相干的私生活來開刀。不去正面面對和處理,借其他事情去攻擊,此之謂懦夫。當初有人貼出她的言論,並批評她的言論,這原本沒有任何問題,但是當網民將事情延伸到她的個人資料,以至毫無關係的前度男友個人資料,事情離原本她的失言已經十萬八千里遠。她的個人資料、情史、地址、電話,究竟與她的失言有多大關係?竟至於要成為被攻擊的對象?

我們尊重宗教團體的意見及擔心。真理越辨越明,公眾諮詢正是一個好的機會讓不同意見的人士可以表達他們的意見,凝聚共識。我們鼓勵不同意見的團體,可以放下成見,以理性開放的態度,參與公眾諮詢。而不是一開始就阻止公眾諮詢,窒礙公眾討論。通過公眾諮詢,我們可以一起完善條文,讓香港可以變成一個更平等多元的社會。我們促請立法會議員,可以拿起道德勇氣,通過這個理性務實的動議,敦促政府開展公眾諮詢,讓不同意見人士都可以表達意見。

走出虛擬,走進社區

成也互聯網,敗也互聯網。當互聯網讓組織社會運動更為方便,但似乎讓我們忽略了一群甚少接觸互聯網的人:平時只能接收一些主流媒體的訊息,或依靠各自的社區網絡。當各社會運動在虛擬的空間內組織、動員、遊說等,大放異彩時,他們似乎被「隔離」,出現兩個不同的「世界」。當社會運動強調要推動社會、公民進步時,這一群並非少數的人似乎未被重視。

我們發起這次聯署,是基於對國民教育科推行一事之關注。近月來,政府對民間清晰的討論聲音充耳不聞,我們感到遺憾和無奈。教育局成立的委員會以「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為前題,既有預設立場,亦無助理性全面討論。不撤回再諮詢而硬推一個沒有社會共識的空殼是不合邏輯的。我們認為,除了穿黑衣和到政府總部支持一班孩子外,作為對社會有承擔的專業人士,我們有公民責任就事件表態,並促請政府立即撤回「德育及國民教育科」。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