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緬甸

桂河橋及中國遠征軍墓地

在刻上「孤軍墓」大門配有墓誌,也有淡淡的一句英文譯名“Chinese_Soldier_Monument”,一切是那麼的莊嚴,褪色的文字附有年代,告訴你這是異域的地方。大門旁樹立著斗大的字句寫上「中國遠征軍」再加上墓室的是個巨大的軍人形象頭像及頭盔正中有著國民黨青天白日的標誌,而「中華英烈浩氣長存」、「中國遠征軍功高如天」等斗大漢字提示旅客這裡有中國人長眠著。這處地方據說是一些泰國華僑集資建造的,是為重現中國遠征軍的無奈無助離鄉的形象,而網上資料更直說這個設計主題是「死不瞑目」,那個軍人一定要露出雙眼。

仰光 – 當地多份報紙週五紛紛印上半版全黑的頭版,有些還包括示威標語,抗議當局囚禁記者。

早陣子因撰寫有關國際介入內戰衝突地區的衛生事務的研究文章,重拾已擱下多時有關「事實獨立實體」(de facto independent entity)的資料搜集。這些獨立實體符合《蒙特維多國家權利義務公約》(Montevideo Convention)有關構成主權國家四條件中之三:永久人口、固定領土、有效政府,然獨欠最後亦是最重要的條件,即外交能力,未能獲得國際社會的廣泛承認,被拒於聯合國門外,以下是現存的實例

緬甸的民主進程借鑑

今日新聞報導緬甸政府再次釋放了多達五百名囚犯,當中大部份是政治犯。這可見緬甸政府已經逐漸解除了昔日的獨裁政權,逐漸地走向民主道路邁進。當然這路仍然是遙遠之極,在其國會議席當中,軍人政權仍然是佔了最大多數,昂山素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雖是最大的反對黨,但卻是國會中的少數派。要在文明議政社會中,仍然是舉步艱難,必需要極大的能耐才可以再得到更多的改善空間。其議會的結構,讓我想起我們香港的議會,該國議會的議席有如特制給軍方般一樣,這如同我們的功能組別般異曲同工之妙法,既可以對外聲稱民主邁進,但實在仍是牢固於軍方手中。

倘若昂山素姬在中國的話,她未必在其有生之年可以到挪威首都奧斯陸領取她的諾貝爾和平獎。這是因為她所面對的政權和人民的差異。每人生怕自己都成為另一位李旺陽無故一囚二十年,比轉是你?你會走出來嗎?現在身處香港,我們可以上街是因為還有這種法治精神,社會倘存有點公義。但在國內呢?這種無形壓力是執政者無恥給予人民,要人民成為啞巴,成為弱聽,不聞不問,只能見神舟上天空,不讓見一人枉死於獄中。

微微變化中的緬甸

一年後的仰光,昂山的競選海報在鬧市懸掛,小販紛紛穿上她的人像汗衫。我再次造訪 NLD 總部,乘坐的是一輛貼滿 NLD 黨徽的出租車,司機願意把送到總部正門。NLD亦已成為合法政黨,昂山正馬不停蹄為四月一日的議會補選四出拉票。然而,緬甸得到民主、自由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