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練乙錚

梁振英上任後第二次攻擊練乙錚的文章,上一次是關於梁振英與黑社會的聯繫所作的評論。綜觀練乙錚該兩篇文章,行文皆根據客觀事實分析論說,並無人身攻擊的言詞。梁振英曾說對於批評「罵不還口」,卻一再高調以誅心論攻擊練乙錚,重複以公權力打壓言論自由。梁振英已成為所有時評人的公敵,我們在此對梁振英作出最嚴厲的譴責。

周融應該理解現今科技才說罷。他指高清播放應在家中,其實已經是失笑。他知不知道現在的手機的屏幕,其實已經能夠支援高清的播放,難道這些手機生產商 是傻的嗎?看低質素畫面用高質屏幕?連這些市場資訊也不懂便寸王維基的不足,可謂是爛文。再看看香港電視的商業策略,其實是透過現有的法規去取得最大的利 益價值做生意,而且一直都是合符條件。正如當年他以回撥與本地電訊商搶生意一樣,否則大家現今的電訊服務可以有這樣的低廉嗎?

梁振英,what the _ _ _ _ !

你個梁振英,奢想挽救自己已無得救的民望,不惜煽風點火,撕裂社會,把一些早已慢慢淡化的事件重起火頭,製造敵我矛盾,你這些蛋散,還有資格面目做 一市之首?仲話自己成日「微服出巡」,嘿,你真的把自己當成皇帝,平時著住黃袍返工的麼!再看看場外那些惡霸(嗱,我無講個「黑」字呀,陣間又收律師信, 我會好驚驚架),如假包換就是文革年代的文攻(場內)與武鬥(場外)。練乙錚當天收到律師信,如今看來,練兄是道出了事實,某些人才會這樣發爛渣!

有人說「漢人的血汗錢養活了藏人」,因為從1951年到1995年之間的44年,北京給西藏的錢物總值350億元,即是西藏人平均每人每年從北京得到五百元;因西部大開發之故,新疆的GDP從一九七九年到二零零九年間平均增長10.7%,高於全國平均增幅的9.8%,而且自1994年,北京大幅度增加新疆的財政撥款;至於香港,儘管坐擁三萬億外匯儲備,卻也難逃「靠阿爺養」的惡名,因為CEPA、自由行、人民幣離岸中心等都看以是中央故意「放水」,厚此薄彼,難免令內地人看得眼裡擠出血水來,來香港消費都不是味兒地吐出一句:「要不是咱們,香港早就XYZ……」。

筆者認為梁振英不必大費周章,發律師信以扼殺評論員的言論自由。香港記者協會榮譽秘書盧曼思表示:「練乙錚以評論員身份分析事件,梁振英都要發律師信,是否扼殺表達自由?他這樣做令人好擔心,亦感遺憾」。根據「無國界記者」所公佈香港的新聞自由「急劇惡化」,排名從34位下降至54位,新聞自由已面臨岌岌可危的局面。當新聞自由這座城堡已難以支撐時,我們一直重視的言論自由等的核心價值亦有機會被侵蝕,多元的聲音及珍貴的言論自由在政府高度介入下將受到壓逼。另外,令筆者詫異的是,當選前梁振英強調會抱著虛懷若谷的心態,虛心聆聽,當選後他連一點聲音及意見都不願意聆聽及接受,可見其器量狹小。

練乙錚如689的剋星

每次練一出手,梁便露出醜態,更見其政治技巧低劣、心胸窄,甚至是用愚蠢的公關姿態,實在得不到民心。一份報章所說的話,評論員常發表意見,實屬平常,而且政治人物是需要接受公眾下的監管,因為其行為是會涉及公眾利益,被監察的程度比其他平民為高,也應該接受不同的批評,而不是一見有不合自身利益的文章便要發律師信。從氣量和形象,梁這次又再被扣分。